臺灣時報
首頁 > 關於我們 / 台灣時報簡介
小 中 大
創立沿革


一、本報創立沿革和經營過程


  民國三十五年,台灣的報業吹起昂揚的號角,二十八家報社相繼成立,讓整個台灣言論市場呈現百家爭鳴的盛況。就在這一年,「臺灣時報」躬逢其盛,前身就是在台灣花蓮創辦的「東臺日報」,當時的發行人是陳篤光,因為在三十六年三月四日發行日文版專刊報導「新華民國」,不久,改由花蓮縣議員吳萬恭接任,仍以民營報社型態獨資經營。


  五十三年三月十六日,「東臺日報」遷往台灣彰化,更名為「中興日報」。五十六年改為「臺灣日報」,由夏曉華收購經營,改名為「臺灣晚報」,發行人由唐隸接任,在員林印報,彰化市發行。


  六十年二月間,「臺灣晚報」向內政部申請變更登記核准後,於三月底召開發起人會議,四月五日在高雄市成立「臺灣時報籌備處」,同時租下中正四路一六七號一棟五層大樓,正式展開遷移高雄的籌備工作。六月十八日首次召開股東大會,通過公司章程,選舉董監事組成第一屆董事會,推選吳基福為首任董事長,聘夏曉華為發行人,報社進行改組,於同年八月二十五日創辦「臺灣時報」。從此,一份左右台灣輿論的民營報紙正式創刊,立即受到政界、輿論界和全國社會的矚目。



  臺灣時報總社設在高雄,報導翔實,言論公正,強調南北平衡、堅持本土路線,發行後在南部受到廣大讀者的迴響。為配合報份快速地大幅飆升,六十一年九月在高雄鳳山市中山西路三八0號興建印報廠。


  六十二年二月第一期工程完成,編輯部和工務部同時遷入印報廠新廈作業。


  六十五年六月一日,本報擴建新廠房落成,向日本東京機械公司購進高速彩色輪轉機亦安裝完成啟用。從這個階段開始,結束了老技術的鉛版印報作業,全部改以照相製版印刷報紙。


  六十九年十一月三日,本報姊妹報「遠東時報」在美國舊金山創刊發行,同時啟用越洋高性能雙向文字傳真機,強化本報與美國之間的新聞報導交流。


  七十一年五月一日,由於轉投資在美國創辦的遠東時報發生財務危機,董事會為力求圖存,度過難關,因而進行改組,公推常務董事王玉發先生接任董事長。


  王董事長是台灣著名的企業家,善於經營管理,挾著雄厚的財力和放手經營報業的雄心壯志,讓本報得以安度財務危機的難關,重新出發,至此,為臺灣時報開創出嶄新的局面。在王董事長卓越的領導之下,實施現代化管理制度,重視報社同仁的工作績效,從編輯作業、採訪報導,一直到廣告和發行業務的營運,採取多項改進措施,很快地讓本報轉虧為盈。同時,購置位於高雄市中山一路一一0號(中山、中正路大圓環邊)大樓,裝修改設為「臺灣時報總社」,於七十五年八月二十五日,慶祝遷高發行十五週年社慶同時落成啟用。


  七十七年一月,解嚴、報禁開放之後,本報因為長期以來建立為民喉舌、不畏威權體制、疾言批評時政的口碑,一本公正、客觀、超然的編採政策,敢言人所不敢言,關懷弱勢族群的聲音,尊重社會各階層的需求,獲得廣大讀者的支持與信賴,在讀者的真心力挺之下,發行業務持續走紅,與其他報業相較呈現一枝獨秀快速成長的局面。為了配合蒸蒸日上的報份發行和廣告業務的發展,同年初在高楠公路旁購地興建佔地三千五百坪的高雄印報廠,七十八年六月二十八日舉行落成啟用典禮,邀請美國懷俄明州州長蘇利文、懷大校長羅來克聯合剪綵,正式按鈕啟用。


  高雄印報廠建地七百坪,是三層專業大樓,同時購置美國高斯都市型彩色高速印報機三部,西德最新巨型彩色雷射分色機二台,西德電腦自動傳版機雙相收發各二部,日本寫研新聞專業電腦排版系統三套等現代化新設備。



  北部為台灣政經重心,為了讓政府各部門和公務機關便於取得本報翔實的報導以及服務北部讀者,在兼顧北部送報時間「零時差」的考量下,繼高雄印報廠落成後,續在五股工業區內興建佔地一千二百坪台北印報廠,安裝美國高斯都市型彩色高速印報機二部,於七十八年十月底落成啟用。為加強服務中部地區讀者,在台中工業區內購地一千五百坪,興建台中印報廠。


  八十六年,本報正式啟用電腦檢排系統。八十九年八月三十一日,網路科技突飛猛進,牽動報紙作業產生革命性的變化,本報採用啟旋新聞排版系統,全面完成電腦化建制,與時俱進,所有編採同仁全部人手一機進入電腦化作業,加入了全球電子化、數位化的報業新戰場。而全面電腦化也讓本報在新聞版面編排上,更能掌握新聞時效,進而讓讀者得到更即時性的第一手訊息。


  同年十一月,本報全面改版,改為全彩的印刷,而這也是全國第一份連同標題和圖片都是彩色印刷的報紙,呈現更具有質感的視覺享受,除了拉近與讀者之間的距離之外,也正式告別台灣綜合性報紙五十多年的黑白歲月,扮演報業進入全彩世紀的領航者。


二、突破威權枷鎖 撼動黨國體制


  戒嚴時期「黨國一體」的體制,國民黨政府藉由掌握媒體資源分配權和報業所有權,除了輕易控制新聞言論報導的方向之外,就連報業的人事權也介入安排。當時,威權政府實施掌控報業的手段,包括:


  一、國民黨政府掌握報紙用紙張、政府廣告,藉此對順從與違逆的媒體進行獎懲。


  二、戒嚴時期前實施報禁,台灣報業一直維持只有三十一家的局面。但是,其中光是黨政軍直營的報紙就有十五家;而民營的十六家報紙當中,也是大多由與執政黨關係密切的人士所經營,但報紙的經營權卻受到黨政軍的完全操縱,如果報社突然有不利於政府的言論出現,可能就會發生政府介入要求報業經營者轉讓所有權的情況,當時,其中最鮮明的例子就有李萬居的「公論報」,而傅朝樞的「臺灣日報」在戒嚴時期也因此成為軍方的報紙。


  在這種報業的白色恐怖之下,多數報業為了生存只好選擇向執政當局示好,充當黨政軍的傳聲筒。但臺灣時報在這樣肅然的政治環境中,卻始終堅持民主自由,突破執政當局的枷鎖,相當支持有利於台灣民主發展的黨外運動,因而本報自威權體制時代起,就建立起「監督政府的在野報」的風格,實際透過社論和新聞報導,堅持臺灣時報六十年來的一貫風格,就是「無黨派」、「獨立報」。


  例如,民國六十八年十二月十日在高雄爆發的「美麗島事件」,震驚國內外,由於事發地點是在高雄中山路、中正路口的大圓環,本報因地緣之便,全程見證這個撼動台灣未來民主發展的民主運動。


  但本報不畏強權,突破黨政軍、憲警調的重重封鎖,冒著被「抄報」的危機,率先刊登兩幀憲警與民眾嚴重衝突的暴力照片。


  就算到了事件爆發之後,黨政軍對這些推動民主運動的先賢展開緝捕行動,每逮捕一位黨外人士,台灣媒體和報紙同業都報導各地燃放鞭炮的慶祝新聞,當時只有臺灣時報秉持哀衿勿喜的心境,在六十九年三月十七日實際上以「寬大為懷、獨立審判」的社論,認為在寬大為懷和獨立審判的兩大基本原則之下,處理此一不幸事件,一者法律尊嚴得以維持,再者民眾對政府的向心力得以加強。


三、報禁解除後 堅持社會公器


  民國七十七年,政府解除不准報紙新設、每天篇幅不得超過三大張(十二頁)的禁令,為新聞媒體自由化樹立里程碑。報禁解除將報紙業務移由行政院新聞局掌理之後,開放受理新報社之登記申請,報紙張數及印刷數量也不再限制了,一時之間,報紙家數如雨後春筍般增加,八十五年的全盛時期登記申設的總計就有三、四百家之多,就算實際發行的報紙也多達五十餘家,發行張數亦大幅增加至十餘張。


  從民國七十七年解除報禁至九十五年的十八個年頭當中,報紙的經營卻更加困難。一直到現在九十五年為止,每天發行的報紙持續萎縮到僅剩下二十來家。因為報禁解除相對增加報業之間的競爭,這原本有助於增進社會公眾的福祉,但十八年來新聞媒體的整體表現,質量並未隨著同業競爭而增加。甚至,以報業經營者的角度來看,並未因為報禁解除之後讓報紙同業共同「把餅做大」,共同分享報業市場擴大之後共享廣告和報份增加的榮景,相對地,十八年來的報業市場並未擴大,變成「吃掉你一份報紙,我才能成長一份發行量;吃掉你一個廣告,我才能增加一個廣告主」的惡性競爭。


  在此情況之下,報禁解除之後的台灣報業,不要說有影響力的報紙屈指可數,報業要能支撐下去,已經是慘澹經營,否則,就會面臨關報社的命運。而十八年來也陸續有一些曾經風光一時的報紙如中時晚報、中央日報、台灣日報、民生報等紛紛走上停刊的命運。


  臺灣時報由戒嚴時期在後山花蓮出刊開始,接著轉戰中部地區,最後落腳高雄達三十五年以來,由地方報開始經營至今天成為全國性報紙,戰勝報業競爭的壓力,走過篳路藍縷的報業成長史,就是因為在台灣解嚴之後,本報在王玉發董事長堅持「社會公器」、不為私利服務的一貫風格,獲得讀者的肯定。


  而相較於報禁時期就大力支持民主運動,報禁解除之後,本報持續關心台灣民主的發展,主張國會全面改選,倡議正副總統、台灣省長和台北、高雄兩個直轄市長必須由民選產生。在解嚴之初,政治氣氛尚未完全明朗,一黨獨大的情勢仍然根深蒂固,但本報堅持新聞自由的立場,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因而獲得廣大讀者的支持。


  近年來台灣報業發展面臨網路媒體和電視新聞兩路夾殺,廣告市場規模的分食效應,加上閱報人口逐年下降,整體經濟不景氣,民眾購買報紙的意願也相對降低,使得媒體經營陷入空前困境,如何調整經營策略和計畫,讓臺灣時報永續經營,成為未來發展的重大思考方向。


  而臺灣時報多年來一直秉持公正、公平、客觀原則,版面呈現完全符合王玉發董事長揭櫫「台灣人關心台灣,台灣人看臺灣時報,談台灣事」的辦報宗旨。未來仍將堅持愛自由、愛民主、愛國家、愛本土的原則和信念,維持超然獨立無黨派的特色,發揮輿論功能,堅守媒體的天職。


四、媒體重新洗牌 南部第一大報


  隨著電子科技的進步,電子媒體和網路媒體在新聞界竄起,大致上說來,台灣傳統報業和全球各國的報紙同業都一樣,遭到網際網路及廣電媒體的競爭,面臨閱報率下降、廣告量銳減等生死存亡的壓力,市場競爭壓力更勝於以往。


  而台灣報業除了面臨電視及網路的競爭,在民國九十二年五月時,香港人黎智英來台灣創辦「蘋果日報」,報紙同業之間互相爭取報份和讀者群的競爭達到最高峰,對台灣報業的經營出現空前變化。由於港營媒體走八卦、羶色腥的路線,讓讀者大開眼界,搶走其他報紙的大量讀者,許多報紙的訂戶和零售報份都受到嚴重衝擊。因此,為了衝出「叫我第一名」的報份成績,不惜透過大量贈送來拉高報份。


  但是,由於臺灣時報自從戒嚴時期起,已經建立「本土報」、「獨立報」的特有風格,與其他報紙同業成功區隔出來,因此,儘管媒體生態已經全盤改變,但臺灣時報始終能穩坐南部第一大報的地位。


  尤其,在媒體之間相當有公信力的潤利公司,也針對全國六大報的風格進行分析。其中的全國五大報就包括了創刊到今年(民國九十五年)屆滿六十週年的「臺灣時報」。


  他們的分析報告這麼寫著,台灣五大報目前情勢如下:


  蘋果日報:「蘋果日報把自己定位成一個年輕化的報紙,將香港式的羶色腥、狗仔隊的報導風格置入」。


  自由時報:「自由時報的閱報率連續九年持續居全國第一,顯示受到廣大讀者的肯定」。


  聯合報:「聯合報讀者群較為理性,重視休閒生活與品質,崇尚年輕與健康取向的消費價值觀」。


  中國時報:「中國時報系,擁有全方位媒體集團的力量,以優質媒體角色企畫多項活動」。


  臺灣時報:「臺灣時報是在地化報紙,為強調與高雄地區的文化有密切關係,未來編輯方針會朝更多元豐富的在地化內容邁進,並多介紹屬於當地的藝文風情;而地方性報紙以其貼近讀者、實際、生活,具有很強的可讀性、服務性、實用性等優勢壓倒全國性大報,是與讀者最貼近的報紙媒體。


  臺灣時報現今將發展重心放在中南部,在呈現新聞時會考量與電視、電台進行專案性合作。」


 


  這份分析報告對臺灣時報著墨最多,顯示臺灣時報受到潤利公司這家在電視、廣播、報紙、網路媒體廣告監測及有效廣告量統計相當專業而建立口碑的專業機構所關注。


  甚至,臺灣時報因為堅持台灣主權獨立、反對急統路線的辦報風格,儘管經常透過社論、新聞、分析、專題等輿論,嚴厲批判中國北京欺壓台灣的霸權的心態,但是,也因此吸引大陸學者來台研究。


  如大陸學者陳飛寶在民國九十三年來台訪問,主旨是對台灣幾家報業進行研究和蒐集資料後,特別研究臺灣時報,並做出結論:「臺灣時報在解嚴後,即時作戰略轉移,將向全省發行,改為濁水溪以南,擴大大高雄地區新聞版面,更新設備全彩印刷,內容本土化。並且向來以在野自許充當對執政者監督的角色。」


  可見,儘管臺灣時報不像一些統派媒體透過主張兩岸統一的言論勤於向中國北京政府示好,但臺灣時報的影響力仍然受到對岸關注。在此情況下,臺灣時報將發揮更大影響力,盼影響中國放棄七百餘顆飛彈對準台灣的鴨霸心態。


  而事實上,臺灣時報關愛台灣這片土地、疼惜台灣人民的辦報宗旨,也獲得廣大讀者群的真心力挺,實際上以訂報支持臺灣時報繼續為台灣這片土地發聲。


五、堅持愛台灣 建立本土化風格


  本土意識在台灣已經成為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事實上,早在台灣本土意識尚只是政治界和文學界關注時,臺灣時報就已經透過新聞採訪的重點、版面的編排和社論的議題,六十年來秉持「臺灣時報愛台灣」的一貫立場,終於打響「台灣人愛看臺灣時報」的名號,建立了一份完全台灣本土化的品牌。


  情勢顯示,這五、六十年來,台灣本土意識的傳播主要是透過報紙(特別是副刊)、文學雜誌以及以文學作品為重心的少數本土化出版社所倡導。而臺灣時報創刊六十年以來,之所以會在所有報紙同業間,單打獨鬥開闢出教育本土意識價值的傳播方向,最重要還是因為自中國國民黨從中國撤退到台灣數十年來,一直將台灣視為「反攻大陸的跳板」,換句話說,將台灣當作旅館的心態,所有的政策走向、教育方向都強調大中國的思想,以近乎催眠的方式要讓台灣人認為「我是中國人」,在這種台灣本土意識數十年來遭到國民黨政府嚴重扭曲的情況之下,一直深受台灣讀者信賴的臺灣時報,除了忠實扮演社會公器以及監督政府的「第四權」角色之外,更是將宣揚台灣本土意識當作「報綱」,率先對統派陣營刻意扭曲本土意識的荒謬進行批判。


  因為,「本土意識」並非在台灣才存在,全球不管哪一個國家,只要它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擁有獨立的國格和悠久的文化,很自然就會產生「本土意識」。因此,台灣和國際上早期的一些國與國之間的文化衝擊一樣,都有一段被壓抑、被扭曲的本土認同感。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德國人因為戰敗曾經在文化上產生自卑感,尤其面對戰贏它的美國文化,有時還會產生「很哈」的認同感。但台灣不同於如德國等其他國家,本土意識是因為「戰敗」而自我輕視,反而,「台灣人愛台灣」的本土意識,遭到藍色政府透過宣揚大中國意識等無所不用其極加以漠視。


  在此情況之下,做為一份已經被國人定位為真正關懷台灣的本土報紙,宣揚台灣本土意識已經成為本報的宗旨,而事實上,本報經營出來的濃厚「台灣味」,也受到許多團體和讀者的認同。例如,靜宜大學中文系過去曾開授的「台灣報界文化田野調查」課程中,要求學生提出包括「如何看報」的報告,藉此一窺大學生對報導的解析能力,提供如何培養思辨能力的參考。學生肯定臺灣時報新聞報導較大眾化,用詞不會太誇張或太偏激,以本土化為特色,是目前最具台灣意識的報紙。證明本報用心強化本土化和台灣意識,獲得讀者回響。


  但是,「讓台灣人愛看臺灣時報」的報社特有風格雖然受到肯定,但最終目的,本報還是希望能夠對國家社會帶來實質的影響和貢獻,才能回報讀者對本報的厚愛。對於這一點,相信本報的新聞傳播已經對台灣社會和民眾達到潛移默化的效果。


  近幾年台灣本土化意識的大幅揚升,也在公元二○○○年和二○○四年的總統大選,以選票反應出具體的結果。例如,二○○四年總統大選的結果,許多民調和學術研究都解析這次大選結果,是台灣民間一直都在發酵的本土意識的一次爆發性展示。本報在王玉發董事長和王玉珍發行人一直標榜「台灣人才是台灣這片土地的主人」的辦報精神,終於開花結果,更加堅定本報希望凝聚台灣生命共同體既有信念。


  不過,本報強調「我是台灣人」和本土化的台灣主體意識並非只是狹義的「台灣人主義」。本報對台灣人的解釋是廣義的,視居住在台灣這片土地的兩千三百萬同胞,不管是河洛人、大陸人、客家人或是十二族群的原住民,都是「正港的台灣人」。例如,先總統蔣經國去世前公開表白「我也是台灣人」,與本報的台灣人觀點不謀而合;而現在的親民黨主席宋楚瑜過去擔任台灣省長時提出的「新台灣人主義」,與本報的立場也相同;甚至,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當年參選台北市長的最後關頭,前總統李登輝拉起馬英九的手,並做球讓馬英九喊出「我是『新台灣人』」啦!這些廣義的台灣人新解,正是本報一貫對「台灣本土意識」的主張,都說明臺灣時報六十年來在推動台灣本土意識的努力,不但落地生根,而且成長茁壯,成為支撐「台灣人走出台灣路」的關鍵利基。


六、中立無黨派 監督政府施政


  臺灣時報堅持扮演「政府永遠的監督者」角色,政黨輪替前後,統派和獨派媒體壁壘分明,臺灣時報依舊秉持中立報導的報社精神,讓各方的聲音都能見報,提供人民評斷的基礎,臺灣時報一直秉持王玉發董事長所堅持的「無黨無派,人民最大」的方針。而本報的政治新聞一直受到各界的關注,原因在於臺時堅持扮演「政府永遠的監督者」,拒當政府傳聲筒的「執政報」,而是代替人民監督執政黨的「在野報」。而這樣堅持無黨掛帥、獨立扎根的風格,不因公元兩千年政黨輪替而有改變。


  例如在政黨輪替之前的戒嚴時期,警備總部扮演對媒體操控的角色。解嚴後,雖然警備總部撤除監控新聞媒體的任務,但國民黨政府為了掌控新聞報導,仍透過許多單位向媒體伸出黑手,包括國民黨未改組之前的文工會和行政院新聞局。因此,許多媒體基於自身經營上的利益,紛紛自我矮化向執政黨低頭,甘願扮演「政府機關報」的角色。甚至,當時有些媒體老闆本身就是執政黨的中常委。


  但是,本報因為「政府永遠的監督者」的立場相當清晰,六十年來,我們在政治新聞處理上,一直提供較多的版面給小黨小派的在野陣營。


  不過,本報雖然監督執政黨政策是不遺餘力,但是,只要執政黨施行有利於人民的政策,本報也都不吝於大力報導,畢竟一個強而大有為的政府,才是人民之福。


  公元二○○○年,民進黨在陳水扁總統成功攻進總統府之後完成政黨輪替,民進黨由在野黨成為執政黨,本報並未因此改變監督政府的立場。尤其民進黨執政之初,新手上路,跌跌撞撞。執政初期,在許多財經政策、民生議題似乎有違選前給人民的承諾,包括引發十萬名農漁民北上聚集大遊行抗議民進黨政府未落實過去照顧弱勢的一貫立場。基於為民喉舌,本報透過大篇幅的新聞報導、分析和社論予以鞭策。


  但是,在台灣,雖然所有媒體都宣稱自己是最中立、沒有顏色的報紙,不過,就台灣實際的媒體生態來看,隨便點名一家媒體,讀者和閱聽人馬上可以說出它支持哪個政黨,說來相當諷刺。尤其在大選期間,就有媒體因為透過新聞上的包裝抹黑特定總統候選人,遭到當事者控告。本報秉持無黨無派中立立場,公正平衡報導新聞,備受讀者肯定。


  無可否認地,民國七十七年報禁解除以後的十八年以來,在民進黨執政後,一直主攻黨政軍退出媒體的政策下,過去由黨政軍掌控的媒體如台視、中視和華視,在立法院完成「無線電視公股釋出條例」三讀立法程序之後,台灣媒體已經從早期由黨政軍所掌控的宣傳工具,逐漸邁向公共化目標。


  但是,對台灣媒體來說,走了黨政軍勢力,卻來了「特定政治或利益團體」,意識型態左右報社、電視和廣播等經營方向,因而許多媒體支持特定政治人物的立場非常明確。當然囉,由於任何一家媒體都很難能夠做到一份屬於「全民支持」的報紙,因此,意識型態成為報社等媒體爭取民眾支持,以換取更多報份和閱聽率的工具。


  儘管台灣目前的大環境讓報業經營相當困難,但是,臺灣時報仍堅持為了台灣民主和社會發展繼績貢獻努力,臺灣時報陪著台灣艱辛走過一甲子,依然秉持宣示不為特定政黨、特定政治立場和特定利益團體服務的辦報風格;臺灣時報堅定和台灣人民站在一起的決心,一甲子以來未曾動搖;臺灣時報堅持作一份「政府永遠監督者」的報紙,更是一甲子以來守住的鐵律。


  臺灣時報以感恩的心情記錄創刊六十週年的艱辛歷程,在走過台灣報業一甲子的風雨歲月中,我們感謝全體台灣讀者的真心力挺,才能讓立足台灣的臺灣時報,永遠在台灣社會、台灣的言論市場和台灣人民心中,長存相知、相惜、相隨的亮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