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前行政院副院長 吳榮義
FB Plurk Twitter  


前行政院副院長吳榮義專訪


台灣經濟活路 吳榮義把脈



前言:

 馬政府上台迄今,經濟表現不佳,物價騰升、股市跌跌不休,選前六三三政見也已確定跳票,到底問題出在哪裡?是如馬政府所言,全球景氣不好與民進黨執政時期沉苛太重所致?還是馬團隊只能馬上得天下,卻無力馬上治天下?而台灣經濟活路又該何去何從?且看綠色執政時代曾任行政院副院長、證交所董事長,對國家經濟多所著力的吳榮義,怎麼看,怎麼說!



政策搖擺 經濟馬上差


 問:馬政府上台迄今,經濟表現不佳,選前六三三政見已確定跳票,然而,馬政府宣稱這是全球景氣不好,甚至歸咎於民進黨執政時期沉苛太重所致,對此,副院長您的看法為何?


 吳:根據行政院主計處公佈資料顯示,其中穩定金融市場資料中,特別強調「加強對外說明我國經濟基本面良好」;馬政府上任至今,經濟表現備受抨擊,他們一方面強調台灣經濟基本盤穩定、體質佳,一方面卻又說景氣榮景不再,全是綠色執政種下的禍因;若民進黨執政把台灣經濟搞壞了,怎麼又會經濟基本盤穩定、體質佳?這實在是很奇怪的邏輯。到底民進黨執政八年,台灣經濟表現如何?從行政院的統計資料就能窺見端倪。


 從經濟成長率來看,與台灣經濟背景較為相同的環境如南韓,馬英九最愛與之比較的李明博主政之經濟體來觀察,按行政院主計處的數據顯示除民國九十五年台灣經濟成長率四點九小輸南韓的五點一之外,至九十二年起,台灣經濟成長率就從未輸給韓國,所以報章雜誌所渲染的台灣經濟輸給韓國,是誇大其辭,這種說法完全是選前的抹黑策略延燒至今。


 另外,股市是經濟的櫥窗,若是總體經濟差,則股市表現差,最常拿來做為總體經濟的參考的就是經濟成長率、失業率、消費者物價年增率。民進黨執政八年期間的經濟成長率,除了二○○一年世界科技網路泡沫,使成長率下降至負二點一七外,二○○○年至今平均成長率為百分之四點零八。


 而失業率的上昇點在二○○一年,從二點九九上升至四點五七,原因出在前一年網路科技泡沫化外,企業大幅移到中國投資、生產與國內政壇動盪國會抵制施政,都是造成失業率上揚的主因。後來民進黨政府也釋出多項政策,讓失業率又回到百分之四左右,甚至低於百分之四。這個數據比臨近各國、甚至世界先進國家都低。所以,要把目前經濟表現不好的狀態歸咎給民進黨,到處宣傳過去八年經濟比南韓差是不對的。


 再來分析國民所得(GDP),民進黨執政後除遭到全球科技泡沫波及使得經濟成長率下降,從二○○○年的一萬四千五百一十九美元降至二○○一年的一萬三千零九十三美元外,從二○○二年開始就一路提升至去年為止達一萬六千七百九十二美元,今年預估可達一萬八千兩百三十五美元,表示民進黨執政時,國民平均所得並未下降,始終攀升中。


 而目前國人最關心的股市問題,二○○○年二月股市到達巔峰一萬兩百多點,此後國際股市重挫,台股也開始下滑,二○○三年又受SARS衝擊,但此後多半持穩上升,到去年十月股市達到九千八百多點,之後因受美國次級房貸問題才開始下跌,然而到政黨輪替的今年五月,仍維持八千多點的水準,表示民進黨執政期間,股市並未直線下滑。


 目前股市暴跌,原因出在馬英九在上任前把話說的太滿了,說什麼執政就會讓股市「馬上」好,上萬點、甚至上探兩萬點…。他的空口承諾太多,上任後股市卻不升反降,「六三三」等政見一一跳票,政府政策搖擺,又提不出有效解決方案,讓投資人對他不具信心,失去民心。


 股市的確受到國際影響甚深,台股的表現也確實遭受波及,和目前低迷的美國股市類似,但台股比較特別的是跌的極為快速,短短幾個月內就跌了百分之三十,實則跟投資人對政府經濟對策失去信心有極大的原因。


 目前國民黨把這些因素都歸到民進黨身上,但從主計處的數據就可以明白並沒有這回事,甚至更進一步分析,陳水扁剛上台時所面臨的國際經濟風暴及國內情勢都比現在更為嚴峻,而且在那時也相對沒有執政經驗,靠著一步步的打拚才有一番局面。


 馬英九打著老字號的經濟團隊來吸引民眾眼光,執政到現在卻讓人民感到失望,這和馬英九個人的執政能力及經驗有關,另外,整個國民黨也沒有察覺到八年來台灣環境的轉變,心態尚停留在八年前的時代,用舊有的思維來應對目前的環境。


 過去八年,民進黨的行政院長多半出身自地方首長,靠民意選出,也因而較了解民意,雖然國民黨再度執政後漸漸察覺與民間的差異甚大,但這三個月來仍不見成效,像是這次風災,原本的預防措施、救災計畫就應提早規劃的,但目前看起來卻漫無章法。


仰賴中國 加速資金出走


 問:目前政府推出「因應景氣振興經濟方案」,計劃投入一千八百億,估計可因此帶動國內投資及消費達一兆元以上,經濟成長率可望達到百分之四點三,對此您的看法如何?


 吳:今年第一季經濟成長率百分之六點二五、第二季四點三二、第三、四季分別為百分之三點零四和三點七五。我們要注意,總體經濟成長率當中國內消費佔了六成,但因為世界經濟的確不好,國內股市差、通貨膨脹、失業率高等因素,使得經濟成長率越來越差,這也是為什麼民進黨團主張按國際應對政策,以退稅來刺激民間消費,另外則是投資也很重要,因為景氣展望不好,投資看起來也很差。


 目前整個大環境都不好,政府卻將中國視為台灣的救命仙丹,政策過於傾中;殊不知,中國向來將兩岸互動視為政治操作的手段,而且在這波全球性經濟動盪中,中國自顧不暇,何能及於台灣?兩岸包機事實上是把消費族群送到中國去,台灣錢有去無回,卻還要開放台灣投資人可以購買中國基金、並調整上市公司投資中國的比例提高百分之六十,如果這些公司在台設營運中心,則投資比例可以無上限。


 要知道,總體經濟是消費占六成、投資占兩成、政府占一成及進出口貿易表現的加總。從這幾個關鍵要素來檢視馬政府的經濟政策,我們可以預見,總體經濟表現恐怕難以提升。另外,投入大把資金的擴大內需方案,期望刺激國內經濟,做各種於事無補的補助,對台灣經濟毫無幫助,這些錢,無法實際落入老百姓的口袋,符合老百姓需求。


 這些措施,效果有限,根本是讓消費和資金都出走,原本期待中國來的資金根本沒有進來,因為,目前中國股市也是慘跌、經濟問題更多,加上人民幣升值,中國經濟一蹋糊塗,台灣政府仰賴中國提振經濟,恐怕只是把台灣人的錢拿去救濟中國而已,這些政策若沒有踩煞車,那麼台灣的資金恐怕出走更嚴重。



金融問題不解決 前景堪虞


 問:馬政府上任後不僅股市未能上萬點,在外資連連賣超下甚至退到廿年線,迄今市值重挫八兆元,平均每位股民損失百萬元,比起亞洲各國台灣顯然已超跌,對此曾任證交所董座的您,看法為何?


 吳:股市要看本益比,有人說本夢比,所以投資報酬率很重要,對世界經濟展望觀察也很重要。但是現在問題出在馬英九上台,就喊出萬點起跳兩萬點也不是夢,他選前喊出的六三三,大家以為跟著他走會好,可是大環境變得不好,我個人的看法是,他個人與幕僚能力無法因應大環境變化,卻又畫了太多大餅,所以大家就會越來越沒信心。


 說什麼節能減碳,根本是作秀。連送禮品多少錢也要管,一個總統管這些要幹什麼?對於重要政策,馬英九卻又躲在第二線,說什麼跟我走就對了,還有對兩岸關係,什麼「區長說」、「先生說」,總統就是總統!連與對岸討價還價都不會,那就表示自己已經沒步了才會這樣。讓大家無法感受到他是一個Leadership(領導力),而他最欠缺的也就是領導者的特質。


 股市是信心指數的呈現,心理的因素佔很大比重。比如說新能源如太陽能股票,兩、三百元都有人買,就表示對市場有信心,我們現在的問題是對市場都沒了信心,總統就像公司的董事長、總經理一樣,如果有能力賺錢,大家對他才會信服,帶領大家走到正確的方向,大家對他有信心,台灣經濟才有展望。可惜,馬英九與劉內閣做不到這一點。


 股市變數太多,全世界成熟的政府沒有在直接干預炒股市的,台灣是特例,這是早年國民黨長期執政造成的餘毒。資本市場的特點有兩項,就是透明化與公開市場競爭,馬政府講了一大堆措施,但我看大部份都不可行,這些馬政府的口號只是興奮劑,可是興奮劑通常藥效不長,聽信這些空口白話一定倒楣。


 股市本來就不會很平順,但不管如何股市有基本盤,如果政府能有效管理,我們的基本面還是不錯;只是台灣的確是已經超跌,也應該要反轉了。因為股票是經濟面的先行指標,世界經濟因為雷曼兄弟銀行風暴大受影響,但是大家要想想後面還有幾個像雷曼兄弟這樣還沒有爆發?日前美國聯準會主席葛林斯潘說,美國經濟已陷入真正的危機。所以我的看法,金融問題不能徹底解決,經濟問題前景堪憂。


 此外,我覺得所謂名嘴爆料扯到二次金改有所謂的弊案,卻拿不出實質證據,這種事情如果發生在美國,早就可以把名嘴告到身敗名裂,而且這會害到股市的正常運作,如果國內某家被點名的金融機構,因為名嘴放出不利消息,其造成幾千億的影響,就像雷曼兄弟對美國經濟一樣嚴重,所以政府怎麼可以放任他這樣隨便傷害企業的形象呢?


 民進黨在一次金改打時消了兩兆的金融呆帳,這些呆帳到底是貸給了誰,國民黨都不願公佈,當年國庫通黨庫時代,這種情形實在太多了,藍營自己不去檢討還要怪民進黨。


 台灣股市一半以上是IT產業,很具競爭力;而台積電的外資佔了百分之七十四,台達電是七十,還有其他名列前矛的十家公司也都是六十左右,就表示外資對台灣有十足的信心,所以大家不要看衰自己。照理講台灣的市場基本面還是很好,不應那麼悲觀。


老式官僚辦事 難苦民所苦


 問:劉內閣被批評為博士內閣,坐在辦公室裡擬政策不食人間煙火;您也曾是學者從政,對於施政理論與實務如何兼具,您的看法?


 吳:我覺得總統有很大的責任,馬英九真能苦民所苦嗎?我常想所謂「六三三」是什麼意思,馬英九真的懂嗎?而且選前的政策到現在台灣已發生很大的變化,馬英九有沒有觀察出來呢?他能不能及時修正這些政策,能夠符合時宜,從他說「六三三」要到二零一六年才能達成,這麼匪夷所思的話,大家已經得到答案了!


 再來看看這個總統的威信也有問題,像一些重要部會人事,如監察院和監察委員,通過得很不順利,擺明不信任的還不是綠營,而是國民黨立委,大家就可以看出馬總統下面的人向心力有多少。


 而治國的大政方針,並不是要領導者凡事皆管,以我在證交所擔任董事長的經驗,你不能凡事躬親,要不然底下這麼多單位的人在做什麼?你要找到正確的人來管理,發揮部門作用,不是事事都要自己來,並且能夠為下屬解決問題,這才是領導者應該做的。


 馬英九與劉內閣的問題,不在他們是不是博士,而是在他們的能力與人格特質;他們根本仍用老式官僚的思維在辦事,跟不上環境變化也不願去了解民眾需求。


優惠措施吸引台商回台投資


 問:對於振興台灣經濟,您對馬政府有何建議?


 吳:還是那句老話,不要太向中國傾斜,中國仍然是一個不尊重世界秩序與體制運作的政權,像毒奶粉事件,說第一時間就告訴我們了,但實際上已拖了一個多月,可是我們的陸委會竟然附和對岸的說法,實在令人對馬政府媚中的行為感到汗顏與心驚。


 其次要協助台商回台投資,提供更多優惠措施,以吸引台商。不過產業還要昇級,不是所有產業回台灣會變好,如勞力密集產業確實不易在台灣生存,還是要選取有競爭力的產業,這是大方向。


 最後一點很重要,許多外資都來台設子公司,但是政府有義務要加強管制,我在行政院任內就深有感觸,否則我們豈不是印股票換紙票,影響眾多投資大眾的權益。台灣上市公司有七百多家,裡頭有七成三都在中國有設子公司,透過如維京群島、香港等免稅天堂成立控股公司,再到台灣掛牌營運。而對於子公司的規模,無論如何只少資產要佔到母公司的百分之廿、卅甚至四十,否則這些公司就有空頭的問題。再來現在的問題是我們的交易所不能派人去查帳,只能委託對方的會計師去看他們的財報,這怎麼對?因為如果帳有問題必須評估財報才會發現。


 此外據統計我們在中國投資有百分之四十賠錢,如果我們不能派人查帳,這是非常危險的事,因此我再三呼籲政府要注意這件事,這些中國公司可以在香港掛牌就可到台灣上市,他們不可以隨便放給他倒,台灣政府替你賺外匯,為什麼不可以查帳?阿扁執政時都有所限制,可是現在看馬英九的作法,所謂「謂地區對地區」的關係,我看他不敢,這很危險!


 而且中國的公司財報都沒有透明化,法律只是參考用,與中南海有關係沒關係差很多,要修理你就修理你,跟土匪差不多,所以簽署備忘錄很重要,我們必需要能掌握這些公司的財報,才能保障投資人,保障國家利益與安全。




〈人物側寫〉


理論與實務兼具的財經「巨人」



 前行政院副院長吳榮義堪稱是我國財經界的「巨人」,除了學術成就與政治資歷之外,就是他近一百九十公分高人一等的身材。留學歐洲的吳榮義,有著浪漫的文藝氣息,家中客廳猶如畫廊一般,在專訪時讓人充分感受到藝文的薰陶。


 吳榮義從台大經濟系、研究所畢業後,獲得比利時政府提供的獎學金,前往名校魯汶大學攻讀碩博士,是國內少數前往歐陸深造的學者,返國後進入中興大學經濟系任教,在擔任系主任期間,更創立研究所,孕育眾多國內財經人才。爾後進入知名財經智庫台灣經濟研究院,從研究員、副院長到院長,早在李前總統時代,就是李前總統的財經智囊團成員;陳前總統時代,更是民進黨政府相當倚重的財經顧問。


 因緣際會,在謝長廷受命組閣後,被延攬擔任行政院副院長,從一介學者躍為台閣大員,然而,雖首度由諮詢顧問的身份,轉而進入政府決策體系,吳榮義並未如一般學者沉溺在學術的象牙塔中,反而以專業的學術能力,加上長期觀察台灣經濟發展的洞識,迅速結合理論與實務,落實民進黨政府拚經濟的需求。


 不過,由於長扁情結影響,謝長廷組閣不到一年隨即下台,吳榮義也因此轉為擔任總統府資政,後來因能力備受肯定獲延攬出任兆豐金控獨立董事,卻因股權爭奪惡鬥選擇請辭。不久後,隨即出任期貨交易所董事長,爾後更轉任證交所董事長。


 吳榮義雖非專長期貨與證券,但長年的學者性格使然,他每日埋頭鑽研相關知識,並仔細聆聽各單位的業務報告,發揮知人善用的領導能力,甚至頻頻奔波海外,招攬國際企業來台投資。儘管績效優異,但仍不敵國內藍綠鬥爭的惡習,新政府上任不久後,就讓吳榮義成為證交所創立以來,首位任期未滿即遭撤換的董事長,充分顯露出新政府「政治凌駕專業」的醜態。


 目前無官一身輕的吳榮義,每天依舊倘佯在書海當中,閱讀學習最新的財經知識,而熱愛游泳的他,讓晨泳成了每天的例行公事,二十年來如一日,偶爾相約三五好友打打高爾夫球,雖將步入古稀之年,吳榮義仍有著年輕人的體魄,隨時為重出江湖做好準備。



(洪浦釗2009�09�19)

 採訪:記者羅炯烜、洪浦釗、彭華幹、廖珪如


 記錄整理:記者彭華幹、廖珪如


 攝影:記者林調遜


發佈日期:2008-09-21 19: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