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公平會主委 湯金全
FB Plurk Twitter  


公平會主委湯金全專訪



湯金全倡公平會擁搜索調查權


前言:

 日本學者大前研一對於日本經濟發展提出「M型社會」的看法,認為所得兩極化造成中產階級快速消失,中下階層大量增加,通貨膨脹加速擴大貧富差距。然在M型社會,社會公平就是安定的基礎,日本體悟這個道理,已將競爭法主管機關擴大為兩倍;至於台灣的公平會未來如何保護「台灣經濟防衛線」的中產階級?首先就是必須修法讓公平會擁有搜索與調查權,公平會主委湯金全接受本報專訪時,強調公平會目前已經準備差不多,年底就可以提報行政院,「在我任內一定會提出這項修法」。


 以下是為專訪內容:



公平會歡迎市場競爭


 問:外界關心物價波動對M型社會造成的傷害,如公平會日前針對金門縣農民以兼差方式所組成的西樂隊,因物資波動上揚共同決定服務收費標準首次作成違反公平交易法處分,但並未處以罰鍰,公平會何以採行這樣處分方式?


 答:這是一個非常標準的「卡特爾行為(聯合、壟斷行為)」。金門的西索米,是十個上班族與農夫兼差業餘組成的西樂隊,以前在金門都是由軍樂隊協助喜喪場合的樂禮演出,軍方撤出金門後,民眾才組織西樂隊。基於公平會的立場,如果是個人訂定價格或提高價格,因為商品服務條件不同有不同的定價,這是市場機制,像是旺季的時候價格高一點、淡季的時候價格低一點,公平會歡迎這樣的競爭,消費者可以選擇不同價格的服務。


 但是金門西樂隊是經常性、持續性提供西樂服務,並沒有辦理營利事業、社團登記,所以也符合公平法「事業」的定義。西樂隊因為物價上漲,公然在報紙上看登廣告漲價,在市場無價格競爭的狀況下,對於M型社會底端弱勢消費者更是雪上加霜,這種聯合行為,公平會絕對不允許的。


 不過,這群農夫家境並不好,而且看的出來,他們絕對不是故意有聯合行為,蓄意的聯合行為,絕對不會公然登報說「我們要漲價了」,讓公平會可以直接逮證據,從這一點來看,既然業者惡性並不重大,他們的家境又不好,考量公平法罰則中最低罰鍰至少要五萬元以上,西索米一個月出團一到四次,要吹好幾個月好幾場才能付得起,委員會最後決議處分,要求業者停止聯合行為,而省了罰鍰。


聯合降價也一樣觸法


 問:從這種兼顧情理法、十分人性的處分來看,似乎也顯示另一個問題,這群農夫誤觸法網是不是因為宣導不夠?


 答:我們有打算到金門宣導,公平會有經常性的宣導,但是還是沒有辦法讓所有民眾週知。談起聯合行為,拿各業工會來說,定價本來是一個主要功能,不能定價,那工會要幹什麼?公平會能理解這一點,然一旦壟斷市場價格,讓消費者沒有選擇餘地,對消費者來說相當不公平。同時,全球化的時代來臨,服務也好、商品也好,市場不開放,會失去競爭力。


 我要強調,所謂的「聯合行為」不管是「降價」或「漲價」一樣觸法。「降價」有些時候會產生「掠奪性定價」問題,像故意定價太低,讓對手無法生存,影響市場正常機制,降價不一定是好的。又像是最近汽油的漲跌,如果不是基於市場機制、需求,而是透過「人為」聯合行為,一樣違法,操作市場不被競爭法所允許,自由競爭市場才會改變。


公平會非物價管制機構


 問:我們看到「物價」對M型社會的殺傷力,輿論在當前重要民生物資價格上漲問題上,總認為公平會是「物價管制機關」,想請湯主委說明公平會的角色及功能定位?


 答: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觀念,公平會不是「物價管制機構」,穩定物價需要跨部會合作,不是由單一單位負責,譬如降稅的部分由財政部負責,宣布升降息的單位為中央銀行、經濟供需等,要三管齊下。


 那麼,公平會為什麼會被誤認為是物價管制單位呢?那是因為在民國八十一年一月二十七日公平會成立之前,有一個前身叫做「經濟部物價督導會報」,成員包括經濟、內政、財政、交通部、中央銀行、經建會、農委會、北高以及省政府等,由經濟部長擔任主席,下設八組,依據「非常時期農礦工商管理條例」,採行各項穩定物價措施,取締囤積、哄抬壟斷行為。


 所以那是一個分水嶺,公平會成立、公平法通過以前,是一個「物價管制」時代,剛好是和市場自由機制相反。常常用不公平的手段阻礙競爭,但是現在企業化、全球化,抵抗或阻礙公平競爭不僅扭曲資源配置,一旦遇到外來競爭,也難以生存。


 只有順應尊重、尊重市場機制,才能夠達成永續發展的目標。所以經參考美、日、德、韓等國立法在八十年制訂公平交易法,八十一年二月四日實施,才真正和國際接軌。


 要強調公平會「不是物價督導會報的延伸」,他的立法精神在於競爭,與管制物價的精神,是兩種背道而馳的理念;事實上,任何一個國家的競爭政策單位也都不會控管物價,而是維護交易秩序,保障消費者利益。


 像南韓總理李明博處理美國牛肉進口問題、物價膨脹,南韓是有專法以及專責機構「企畫財政部」(台灣的財政部)管理物價,透過各地都國稅人員管制物價。


盼能直接向法院申請搜索票


 問:在邁入M型社會時代,公平會執法上所引進重要觀念及變革是什麼?


 答:我們正在進行第四次修法,在M型社會,企業國際化就會越變越大,有能力變成trust都是大企業。在大型企業的聯合行為,隱匿證據技巧高明,要靠「窩裡反」條款,保護聯合行為中的告密者;日本兩年前也通過「窩裡反」條款,本來以為東方人不喜歡告密,結果效果很好,被判定聯合行為也都予以重罰,制止了大型卡特爾聯合行為。


 強調「自由公平競爭」的OECD國家,如加拿大的競爭法單位,都有調查、搜索權,有一次拂曉出擊,剛好碰到對方在湮滅證據,從窗口掉下一張紙條,正式調查人員所需的證據。


 不過,對台灣來說,公平會沒有搜索、調查權,未來這部分可以好好討論,預估在年底提出修法,賦予公平會「調查權」與「搜索權」,沒有「調查權」與「搜索權」,要辦大案很困難。


 最後的程序,加拿大同樣回歸向法院或檢察官申請搜索票(准用刑事訴訟法),台灣回歸向法院申請搜索票或檢察官,這是可以討論的,我們希望是直接向法院申請就好了。


 有關於修法的工作,公平會已經準備的差不多,年底應該可以提報報行政院,競爭法很專業,對經濟有幫助,在立法院遇到的阻力應該不大,時代在進步,法律也一定要跟著進步。




〈人物側寫〉


湯金全嫉惡如仇 重公平


 身為法律人,湯金全一向堅持就事論事、以法論法的行事風格,給人「硬邦邦」的感覺,他嫉惡如仇、討厭「強凌弱、眾暴寡」、強調公平,可是私底下,湯金銓崇尚自然唯美、悲天憫人、愛家,有一點宅男哩!


 一九四六年出生台南新營的湯金全,出身貧窮家庭,他認為讀書是唯一出路,就讀輔大法律系三年級時就考上司法官,隨後並取得台大法學碩士學位,曾任法官、檢察官、律師;美麗島事件時投身黨外運動,從此踏上政治之路,是民進黨創黨黨員,曾擔任高雄市議員、立委。


 民國九十四年尋求立委連任意外落敗,但他的法律專業與清廉形象,被延攬為法務部次長;高捷泰勞案爆發後,葉菊蘭臨危授命代理高雄市長,也借重湯金全的法律專長,邀請他擔任副市長,而後來到公平會擔任主委職務,充分發揮他強調公平的人格特質。


 九十六年上任迄今,二年間,在湯金銓主導下的公平會辦了許多紮實、有勁道的個案,不論有多艱難,他可是充分發揮射手座挑戰精神,大小案件絕不會有「置若罔聞」的情況發生。


 隨便看看近二週:公平會連續督察物價,就秋節應景商品市況進行瞭解;偌大的中購公司廣告不實照罰、嚴守界線不讓經濟犯罪有機會摧毀社經秩序,愛家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傳銷未報備開罰;怕影響市場公平競爭秩序,禁止統一企業公司與維力食品公司結合,每一件辦得讓民眾心服口服。


 湯金全一家共有四口人、四隻狗,連他自己的生肖也是不折不扣的「火狗」(丙戌年生,丙屬火):四口之家,子女也都是律師,兒子在台北律師事務所任職,女兒最近剛公證結婚,連女婿也都是律師,並獲得教育部公費留學美國攻讀博士,二人一同前往。


 現在家中只剩下他和老婆二人,愛家的他,總是盡量南北通勤,有空的時候還做一道「魚」火鍋料理,饗宴親愛的老婆大人。


 小孩離家後,家中剩下四隻狗,他順理成章成了「狗王」,八歲的尼庫魯(新幾內亞犬),一直都有養著的沙皮狗,二隻馬爾濟斯,四隻狗還會互相爭寵呢!


 不過感情細緻如他,每隻狗狗往生,總會讓他難過好久,與狗相處的每一刻,包括往生的過程,總是歷歷在目,他和夫人說,他不想養這麼多狗了,面對狗狗死亡,他不能自己。


 還好!他愛爬山,特別是高雄柴山,爬山,會讓他忘卻人間許多事;黃昏時柴山天空顯影的火鳳凰,清晨時柴山鳥語花香、還有可愛的原住民,像是松鼠、蛇與鷹。


 爬山的好本事,讓他每天爬樓梯也「神乎其技」,爬到聯辦十四樓公平會,只要四分鐘,這可是眾多公家單位中最拔尖的紀錄,堪稱是一位「家有四口法律人、四隻狗、爬十四樓只需要四分鐘」的冠軍主委。(記者孫麗菁)



 採訪整理:記者孫麗菁、張振峰

 攝影:記者林調遜

發佈日期:2008-09-22 00:1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