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前副總統 呂秀蓮
FB Plurk Twitter  

前副總統呂秀蓮專訪



呂秀蓮:女人平天下時代來時


前言:

 前副總統呂秀蓮在出訪墨西哥參加國際職業婦女聯盟世界大會前夕,特別接受本報總編輯林世英的專訪,呂秀蓮除了就即將在該大會上發表的「女性領導.改變世界」專題演講提前對國人說明外,同時也就海洋立國、馬政府所面臨的危機提出看法。


 以下為專訪內容:



應邀國際論壇發表專題演講


 問:呂前副總統將赴墨西哥參加國際職業婦女協會(BPW)世界會員大會,今年會議主題是「女性領導.改變世界」,目前世界各國已有多位女性元首,是否女性從政將成為一種趨勢,對未來世界將有何改變?


 答:我原訂十月二十五日應邀參加在墨西哥舉行的國際職業婦女聯合會,這是在聯合國五大國際論壇之一,有諮詢、顧問地位,我也將在全球大會上做主題演講,題目是「婦女改變世界準備好了嗎?」,是個很有氣魄的題目。


 我在進行研究時發現,一九三○年代世界只有一位女總統,是在蒙古產生,但到了一九九○年代,這六十年來總共產生了三十位國家領導人,最特別的是二○○五年,在非洲的賴比瑞亞、南美洲的智利、歐洲德國都產生了女性國家領導人,那年三個洲都產生了女性國家元首,最近以色列也產生了女性總理。二○○七年也有幾個機會可能產生女性國家領導人,但都落空了,法國、韓國、巴拉圭、美國,我也算勉強吧,去年就有五位沒有成功。


 或許大家不知道,二○○七年全世界最有權勢的人其實不是美國總統,也不是聯合國秘書長,而是德國女總理默克爾,她除了是德國總理外,也是八大工業國輪值主席,更是歐盟三十五國的輪值主席,二○○七年集權勢於一身的就是默克爾夫人,我很密切注意默克爾夫人在這些大會的表現,她堅持原則、剛柔並濟的各國之間折衝,至少在二○○七年沒有比任何一年不好吧!我也注意到,在她每次遇到胡錦濤時,依然是關心人權問題、西藏問題,這個原則默克爾夫人是一點都不妥協,這是二○○七年人類重要的指標,全世界半數國家在她領導之下,井然有序,所以我可以大膽認為,女人不只有齊家治國的能力,更已進入平天下的時代。


 我再補充一點,聯合國是在一九四五年成立,國際職業婦女協會是在一九四七年成立,是個非常有歷史的組織,在聯合國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我在四十年前就引進台灣,成立台北第一會,結果被國民黨的官夫人們排濟,於是我在擬訂章程後就離開了,沒有想到去年他們找我回去演講,我才發現這個會還在,由於這個會還不是國家級的組織,必須要有三個分會以上才能成立,於是我就開始積極奔走,在成立五個分會後,立即向國際總會申請,在我五二○卸任前的五天,台灣職業婦女協會總算得以成立,更沒有想到的是,我能應邀在三年一次的世界大會上發表專題演講,顯示國際總會對台灣的重視,而我也是非常快速度的與世界接軌。



我國女性從政比例 亞洲第一


 問:呂前副總統這次應邀參加國際職業婦女大會,是否遭到大陸方面的打壓?


 答:之前承辦單位曾指稱簽證沒問題,但是到現在我還沒有拿到簽證,台灣駐墨西哥代表說到時間就會讓我去,我即使沒有去,演講還是照常講,因為也有好幾次的國際會議上,我也是透過視訊、錄影帶、DVD的方式呈現,效果一樣好,因為我沒有到現場,大家反而會問,這麼重要的演講為什麼沒有請本人到場,反而會引起與會者的注意,所以不管有沒有去,這場戰一樣照打,而我也準備好了。


 問:一般來說,女性從政比男性艱辛好幾倍,能否依您的經驗談談女性從政的特質及所須具備的能力?


 答:參與選舉第一關是政黨,政黨提名權決定了一半,若政黨重視女性,在提名制度上會特別鼓勵,女性就比較有機會從政,譬如說,台灣有全世界最先進的憲法,在新制的立法委員選舉中不分區提名,憲法強制每個政黨在每兩個名額中,必須要提名一位女性,當她將這個情形告訴國際友人時,每個人聽了都瞠目結舌,為什麼能夠做到這樣,也是我三十多年來從事婦女運動所累積下來的能量,逼迫當時的憲法修改得以通過,這件事讓新制立法委員選舉,第一次讓女性佔了百分之三十的席次。


 反觀全球國會女性議員所佔的比例僅是百分之十七,美國這麼先進的國家也只有百分之十六,台灣的女性國會議員就佔了百分之三十,如果再加上北、高及各縣市議會,比例將高達百分之三十五,在亞洲各國排名第一,這也是我在墨西哥舉行的國際職業婦女大會要講的台灣婦女地位。


 雖然台灣女性從政已獲得充分的鼓勵與保障,但在全世界並不最好的,像非洲的盧安達,國會議員女性佔了百分之四十九,其次是瑞典的百分之四十八;據我長期觀察發現,如果一個政黨能夠多提名女性,當選機率就很高,如果縣市議員選舉時,提名女性的當選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所以台灣選民對於女性從政的觀念已非常成熟,可以充分接受,考驗的反而是政黨,在多席次選舉提名方面,政黨對女性還算慷慨,可是一到單一席次選舉,就非常非常的小氣,尤其是國民黨,讓女性從政者感到非常不舒服。


 我在二○○○年和二○○四年受到阿扁總統提名參選副總統,在內部所受到的摩擦和擠壓,是不足為外人道的。



海洋朝聖之旅 啟發國人親海



 問:您長期宣揚「海洋立國」的主張,九月初曾發起「海洋朝聖之旅」,三天兩夜繞行台灣一周,能否請您談談此次壯舉對啟發國人認識台灣海洋文化、生態資源及海權戰略的多重意義?


 答:首先要感謝蘇進強社長的全力支持,讓三天兩夜的「海洋朝聖之旅」能夠在臺灣時報以全版方式做翔實報導。


 這是四百年來的第一次,有機會登上船隻的人都感動的哭了,有一對參加北歐豪華遊輪之旅的夫婦,這次專程趕回來參加「海洋朝聖之旅」,他們告訴我說,當時在北歐搭乘豪華遊輪時,並沒有這份悸動,因為所看到的都是別的國家的土地和海洋,只有這次參加才能看到自己國家台灣的海洋;也有從加勒比海回來參加的,多明尼加僑領也專程回來參加,這次總共有一千四百一十五人報名,除了有導覽解說外,旅途中還安排非常好的節目,例如從衛星看台灣,讓參加的人看到台灣的全貌、水土保持及海洋全貌,收獲非常豐富,這也是大家親海的開始。


 民主太平洋聯盟在日前的會議中,已經邀請大學教授、海洋界共同成立海洋發展委員會,未來將就海洋的治理、海洋法政策、科技、經濟生態等議題,近期內將到立法院進行遊說,極力督促早日在中央成立海洋部,在地方各縣市成立海洋局,只有中央和地方政府都有專屬的海洋機構,才會鼓勵大家投入海洋學習,考試院也應排定海洋人員特考,積極來敦促海洋立國的精神。


 為何要積極鼓吹海洋法律知識,是因為現在的海巡署、海軍單位、漁業署,對於當前的國際海了解不多,所以講到釣魚台,大家就血脈賁張,可是釣魚台的歸屬,連李前總統在日本都說釣魚台是日本的,而馬總統卻是沿用明代、宋代的資料,我要從幾個大家忽略掉的疑點,來說明釣魚台歸屬問題,一個是一八九五年的馬關條約,有很多文件,明代、宋代稱釣魚台是台灣的,台灣是中國的,所以釣魚台是我們的,大家不要忘了一八九五年台灣割讓給日本的時候,釣魚台也一起割讓了;第二個是馬關條約後的舊金山合約,有處理日本無條件放棄台灣的主權,台灣就離開日本了,但是舊金山合約是把釣魚台和琉球托給聯合國代管,聯合國又交給美國託管,美國在一九七○再將釣魚台交給日本,這些沒提出來談,大家老是搞不懂,所以當代國際法非常重要。


 為什麼要積極推動成立海洋部,因為在一九八二年聯合國通過最新的國際海洋法公約,規定每個家有十二浬的領域之外,還有二百浬延伸出去的專屬經濟海域,這個海洋法公約在一九八四年有八十五個國家以上參加,所以已經生效,根據公司是二○○九年五月以前,要求聯合國會員國要提報海域探勘,台灣幾個鄰近國家都已經送去了,台灣到現在還沒調查出來,加上我們也不是聯合國會員,左鄰右舍二百浬、三百五十浬的領海區域都劃完了,連台灣都是他們的,更別提還有什麼領海了。


 我焦慮的不得了,已經喊了五、六年,趕快把台灣的領海調查出來,託友邦國送到聯合國,我跟大家報告,政府到現在還在調查中,為什麼大家都不當一回事,因為大家都沒有海洋意識,如果大家跟我坐在一條船上,大家就有感觸、就會知道了。



建議成立海洋部 如今變調


 問:行政院組織法確定沒有成立海洋專屬部門,而是在委員會內,對此有何看法?


 答:所以這就是我要積極成立這個委員會的主要原因。其實馬英九先生當選後來看我,我第一件事就是跟他講這個建議,為了維護台灣海域,希望他一定要成立海洋部,他也答應了,還說他在哈佛的博士論文,寫的也是這方面,所以我就放心了,可是現在變了調。


馬政府危機加大 人民不安


 問:副總統曾說台灣目前出現五大危機(主權、國防、外交、經濟、社會),台灣恐怕會亡國,目前國人對馬政府危機處理的成效普遍感到失望,甚至懷疑他們是否有能力及魄力解決各項危機,在這種情況下,內閣不應該下台負責嗎?


 答:我在五月二十日離開總統府的二十四小時內,在台北圓山飯店我的生日茶會上就公開預言,我說新政府上任後馬上有五大危機,包括主權危機、國防危機、外交危機、經濟危機及社會危機,結果不幸的被我預料中了,但是我沒有講會亡國,因為即使有人想要亡國,台灣人民也不允許讓台灣亡國。


 馬政府的危機,現在看起來比我想像的還嚴重,來得也更快,危機加大到這個樣子,我從南到北聽到的都是充滿不安,現在不是當初沒有投票給他的五百多萬人感到不安,連投票給他的七百多萬人也感到不安,這才是危機當中的大危機,但是我不認為二千三百萬的人民會讓他亡國。


 我要很感慨的建議,我們一定要修改憲法,因為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在選舉的時候,大家都注意到總統候選人是誰、副總統候選人是誰,選舉時總統候選人會說,當選後要倚重副總統做什麼,就像馬英九先生提出的「財經總設計師」,可是當選後就忘掉了;選舉時沒有知道將來的行政院長是誰,當選後又冒出一個行政院長,且大權又在行政院長的手中,這表示這部憲法根本是害國,不合時宜。我說,憲法如果要有副總統,根本就不要有行政院長,憲法規定很清楚,總統負責什麼,副總統負責什麼。至於劉兆玄內閣是否要總辭下台負責,聽說現在還在拗,讓劉兆玄的任期能長過唐飛,另外還有一個說法,就是有幾個縣市長等著這個位置,但這些縣市長們又希望能做到任滿,對選民也有個交代,如果台灣繼續被他們弄下去,台灣都完蛋了。



媒體放縱傾靠中國 踐踏民意幫凶


 問:對於馬政府一廂情願向中國傾斜、自我矮化,把「台灣的前途完全鎖在中國」,希望靠陸客救經濟、陸資救房市、股市,中國學生救台灣的大學,一點也不像是主權國家的政府,副總統您有何批評?


 答:我認為馬政府確實一再向中國傾斜,其所提出的外交休兵,說穿了根本就是「外交休克」。一個「休克」政府完全沒有作為,卻倚恃媒體配合演出,角色混淆不清的媒體自我錯亂,搖身檢察官與審判長為所欲為辦案,結果馬政府的錯誤施政消失於無形,新聞焦點反而轉到陳水扁身上。


 新聞媒體能夠發揮強大功能,不好好利用甚或刻意誤導,造成的傷害難以彌補。三一九槍擊案發生時我正站在陳水扁旁邊,阿扁百分之百被子彈打中,誤認鞭炮射傷,情急之下,要拿「小護士」面速力達姆止痛,媒體竟能無中生有創造出「奇美小護士」,蓄意把整起事件扭曲成「自導自演」,作法相當離譜。


 當今馬政府一廂情願傾靠中國,執意討好對岸不惜出賣台灣房市、股市甚至大學生,喪國辱權在所不辭,無數錯誤卻鮮見媒體嚴厲撻伐,刻意放縱已成為馬政府持續踐踏民意的幫凶。


 談到媒體甘願充當馬政府打手,我禁不住想起兩件事,一件是九月二十五日上百名檢調人員兵分二十七路大肆搜索,一件是某女性名嘴主持的政論節目,危言聳聽亂爆空軍一號運載美金直飛諾魯共和國。前者猶如過去白色恐怖時期,政治干預嚴重且明顯違反比例原則,多數媒體從未提出質疑;後者空軍一號航程根本飛不到諾魯,當地政府、國會亦集中在小機場旁邊,放眼望去就是找不到任何銀行,這兩件事讓人充分感受媒體搬弄是非、誤導視聽的能力。


 問:扁家陷入弊案風暴,身為阿扁八年的「最佳輔佐」,您如何看待前總統落難,司法調查有阿扁所言之政治追殺嗎?您給阿扁的建議為何?


 答:依循刑法「無罪推定」原則,過去八年我是阿扁總統最佳副手,看待今天檢調司法對他展開的一切行動,個人感覺早已完全違背無罪推定原則,先入為主觀念和配合媒體輿論演出似乎成為偵辦扁案的唯一模式。


 在確切證明一個人犯法之前,這個人永遠是清白無辜的,我不敢斷言陳水扁是不是有罪?畢竟權責機關仍是司法單位,然而一連串動作不僅腳步奇快、超越尋常慣例,其象徵意義甚至形同「戒嚴復辟」,我最憂心的還是馬政府透過這次調查陳水扁匯款案件,乘機恢復專制時代的恐怖統治。


 五二○之後我淡出民進黨,因為黨內年輕世代認為「老人」應該儘快讓位,自己非常識相的主動配合、逐漸退出黨務運作。現在的民進黨跟以前不太一樣,九月二十五日發生檢調大規模搜索事件,黨內同志最該講話的時候卻沒有人挺身發言,原本是大是大非的司法體系無形中「戒嚴復辟」,全台二千三百萬人的民意、人權備受威脅。坦白說,檢調單位或整個司法體系若能良心發現,拿偵辦扁案十分之一的力量來追查國民黨黨產,那些龐大不當所得早就討回來還給國人了。




〈人物側寫〉


呂秀蓮用自己的方式繼續愛台灣


 向來「英雌」造時勢,豈有主角等燈光?這樣的描述用在前副總統呂秀蓮身上更是貼切,因為卸任五個月以來,呂秀蓮對外忙於為台灣爭取國際生存空間,對內大力倡導「海洋立國」並持續推動「小秀才學堂」培育國家幼苗,忙得不可開交,繼續奉獻並燃燒「愛台灣」的熱情。


 呂秀蓮堪稱是國內女性政治人物從政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因為早在台灣民風閉塞時期,呂秀蓮就是帶頭宣揚女性主義,還跟黃信介等一大票黨外傳奇人物從事民主運動,並遭國民黨政府打入黑牢。


 而相當難能可貴的是,呂秀蓮具有的國際視野和處理國際事務的本領,與朝野政壇各路人物相較,更是不讓鬚眉。因此,一、兩年前還曾獲國際友人推薦角逐諾貝爾和平獎。但是,擔任地方父母官的桃園縣長期間,不會看大不看小,也能將屬於地方層級的縣政議題,處理得政績斐然。


 擔任台灣首任女性副總統的八年期間,呂秀蓮儘管能力過人,但是受限於憲法「備位元首」的規定,走過總統府內尷尬的扁呂磨合期,硬是得將一身武功藏起,避免鋒芒畢露,盡力扮演「最佳輔佐」的角色。

 因此,卸任副總統之後,呂秀蓮反而沒有屬於政治牽絆的任何顧忌,「做自己,好自在」。例如,她在五二○卸任的二十四小時之內,就預言台灣將面對的「主權、內政、外交、經濟、社會」等五大危機,五個月後,不幸言中;馬英九總統上任之初,再度爆發漁民被逮的釣魚台事件,馬政府處理的七零八落,這期間,人正在日本的呂秀蓮為台日交涉扮演關鍵性的角色。


 此時的呂秀蓮,還為了深化「海洋立國」精神,奔波勞累。如呂秀蓮接受本報專訪時就透露,馬英九當選總統之初,就以哈佛學弟的身分探望她,呂當場要馬英九上任後落實成立「海洋部」的支票。由於行政院日前已經確定排除這樣的組織設計,呂秀蓮除了批馬跳票多一張之外,也將號召朝野、結合力量力推政府成立「海洋部」。


 不可諱言,在全球女性政治人物撐起半邊天的同時,扮演先驅的呂秀蓮,外界總會關心「呂秀蓮二○一二戰總統嗎?」不過,呂秀蓮告訴本報:「我不管有無位子,都會用自己的方式繼續愛台灣」。看來,大家對呂秀蓮是否風雲再起?還是會有頗多期待。(記者李麗慎)



〈採訪側記〉


堅持信念 絕不過河拆橋



 戴過政治枷鎖亦曾放洋深造,黨外時期甚至民進黨成立迄今,特立獨行的前副總統呂秀蓮政治見解總是不一樣,面對民進黨當前紛紛擾擾,其獨樹一幟的處事哲學超脫流俗。


 觸及阿扁匯款議題,呂秀蓮不比多數黨內同志,寧可靜候司法調查,絕不落井下石、先行撇清關係,這種道德情操除反映她因待過政治監牢而淬鍊出來的信念堅持,更顯現她沈穩應對、不輕易隨波逐流的人格特質。


 呂秀蓮的獨特性格在民進黨內堪稱異類,有人說國民黨和民進黨最大不同,前者愛放炮的人少,即使勉強放炮也是不忣不慍、和藹婉轉,事過之後甚至自行道歉了斷;後者喜歡放炮的人多,每次放炮必定語不驚人死不休,且事過境遷還是別人罪有應得,從來不知道「自我反省」四個字。這次陳水扁涉及匯款國外事件,呂秀蓮堅持不肯過河拆橋,再度用實際行動證明自己的特立獨行。


 分析長期來藍營與綠營差異,或多或少存在某種程度的族群特性、政黨特質及政治人物本身的人格特徵,敢說敢做的呂秀蓮一舉排除這些徵象,行事風格與眾不同。


 講真話容易傷人,什麼時候要說真話更難拿捏,民進黨內若能多出幾位「呂秀蓮」,現今台灣政治態勢也許又是另外一番局面。(記者郭子敬)



 記錄整理:記者陳萬強、郭子敬

 攝影:記者董建志

發佈日期:2008-10-22 10: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