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呂秀蓮:鞏固民主 力阻國共簽333
FB Plurk Twitter  


呂秀蓮:鞏固民主 力阻國共簽333


專訪前副總統呂秀蓮 2009.12.13


 




333議題 國共協定統一



 



 問:首先請問就國共「三三三議題」為國人提出說明?



 呂秀蓮:根據我長期觀察發現,馬英九主席和胡錦濤主席可能會利用辛亥革命一百年,也是中華民國一百年,要安排某種程度的接觸,甚至於會面,國共兩黨來共同紀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兩黨主席會面後,必定會產生政治化學變化,計畫內甚至於包括簽訂政治協定;所謂政治協定,就是要處理台灣和大陸政治範圍,雙方高喊軍事互信機制,第四次「江陳會」陳雲林來台,一定會談兩岸金融監理備忘錄(MOU)、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



  所以,所謂「三三三」是說,在馬英九主席與胡錦濤主席的三年任期之內,再透過三個機制,一個是海基、海協兩會,也就是「江陳會」;第二個是國共論壇,過去是吳伯雄主席跟胡錦濤主席見面,現吳伯雄為榮譽主席,馬英九指派吳繼續任特使;第三個是兩岸人民論壇,去年才成立。三年之內透過這三個論壇要簽訂三個協定,經濟統一、軍事統一、政治統一。



  我之所以要極力宣導,因為關係到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安危禍福所繫;今年七月玉山周報首先揭發,迄今國共兩黨都沒有否認,經由我密切觀察,這個趨勢是愈來愈明確。



 問:陳雲林即將來台出席第四次「江陳會」,台灣應有什麼因應之道?



 呂秀蓮:個人覺得來者是客,也不可能繼續跟大陸敵對,既然要來,就應該非常尊重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同時也要尊重台灣是個民主法治的社會;其次我要呼籲江丙坤在正式與陳雲林協議之前,要將協議內容及時間公布,讓全國人民知道,並聽取民意,帶著民意進去談判。去年第三次「江陳會」,協議內容迄今仍未公布,MOU兩邊互簽到現在也沒有公布內容。



  第三則是去年的四項協議,都是「本協議簽定幾天內自動生效」,違反兩岸關係條例,我強烈要求,我方談判人員一定要遵照台灣相關法律之規定,立法院通過後才得以生效。



 



正視中國存在 政策再檢討



 



 問:民進黨對於中國政策還有那些需要做一些改變?



 呂秀蓮:民進黨執政期間,在二○○四年配合總統大選實施公投,其中一項「是否同意政府以和平對等尊嚴的原則跟對岸進行協商,甚至建立一定的政治機制?」,民進黨和台聯黨積極推動這項公投,那時候是國民黨和親民黨在杯葛,如果當時國、親兩黨不反對的話,公投就通過了,陳水扁和我連任成功後,當時的兩岸關係就是由民進黨來主導。大家都知道,民進黨任何政策都是以台灣主體性為主,由民進黨和中國大陸進行談判,民眾就不會這麼恐慌,因為是由人民授權,政府以對等的方式和對岸談判;儘管當時國、親兩黨的杯葛,但民進黨也不要抹滅了我們曾經執政了八年,當時的政策就是民進黨的中國政策,現在政黨輪替後,國、親兩黨又說民進黨過於鎖國,可是國民黨現在執政,談判時卻違背了人民的立場,並不以台灣為主體,政策並不透明化,所以我認為,民進黨現在不用過於保守,應檢討過去八年中國政策已經做到什麼程度,再根據此一結果進行修正調整。



 問:民進黨未來兩岸政策如何?



 呂秀蓮:因為我現在沒有黨職,所以不能替民進黨說話,只能建議說不能假裝中國不存在,一定要正視這個問題,重新展開來認識中國;反觀中國花了多少功夫來研讀台灣,還有一套書是用來專門研究民進黨,連民進黨的「金主」是那些、民進黨的派系等都有深入的研究,反觀我們對中國了解多少,所以我認為應正面認識中國,才能夠知己知彼,重新檢討中國政策,我覺得是絕對有必要的,不必畏懼,也不要閉著眼睛假裝不知道。



 問:請問最近是否有計畫到中國訪問?



 呂秀蓮:我個人是否到中國大陸訪問並不是那麼重要,反而國內外媒體十分關注;我是說到中國去做什麼,民進黨也有許多人士到中國大陸,是去觀光還是去做生意,那些都沒有意義,如果有一天中國大陸領導人感覺要尊重台灣的民意,要正視台灣第一大反對黨的立場,透過外交途徑來邀請的時候,我覺得民進黨可以坐下來討論,如果在對等尊嚴的前提下,有適當的時機,明確目標的時候,大家不要說全部拒絕。



 




選舉重要 固民主救台更重要



 



 問:明年將有五大都的選舉,對民進黨黨內提名制度有何建議?



 呂秀蓮:因為自己沒有擔任黨職,還沒有思考過這方面的問題,相信蔡英文主席會有慎重的思考;倒是對十二月五日的投票結果要有正確的解讀,也不要誇張渲染,十二月五日畢竟是階段性、局部性、地方性的選舉,最具意義的是,十七個縣市投票結果,國民黨比去年少掉了一百萬張選票,可是民進黨選票並沒有增加,因為投票率低,國民黨才失掉了一百萬選票,民進黨只是回復到以前;其次,民進黨在十七個縣市只贏回了宜蘭縣,應該看待四年前民進黨不應該輸掉宜蘭縣,如今在總體得票增高的情況下,為什麼當選席次沒有相對明顯增加,這就是要檢討縣市長提名的缺失,希望在明年進行的五都候選人提名時,提出適當的候選人。



  明年五大都首長選舉,高雄和台南在政治屬性上對民進黨較有利,可是在提名過程當中有裂痕,就可能被對手乘虛而入,所以和諧團結很重要;台中基本上比較難,派誰出來投入選戰需要智慧,台北市和新北市因人口數眾多,由誰出來參選也應慎選。



 問:明年五大都選舉關係到二○一二年總統大選,民進黨應如何面對未來新世代接班問題?



 呂秀蓮:候選人主觀因素很重要,但客觀因素也十分重要,應多做民調了解,例如五個地區先設定對手,國民黨好像這次會提早決定提名人選,民進黨可以稍微緩一下,多做一些民調,來實際評估提名最有希望勝選的候選人。大家先不要想二○一二年總統大選,如果以十二月五日來斷定民進黨在二○一二年會重新拿回政權,過於樂觀,還有很長的一段路,現在整個基本盤是六比四,如果五都能夠拿回三都,那國、民兩黨的基本盤就很接近,所以應該以大局為重。



  選舉雖然重要,如果沒有人出來阻止「國共三三三計畫」,二○一二年台灣就不需要選總統了,因為所選出的是「台灣特首」,所以我要發起「固民主.救台灣」運動;在這次縣市長選舉中,我跑了一百一十五個鄉鎮市,宣導的就是「固民主、救台灣」運動理念。為何是用鞏固的「固」,而不是用照顧的「顧」?因為照顧的「顧」是怕它跑掉,台灣第二波的民主已進步到民主鞏固,只是民主還沒有細緻化。



 專訪:林世英、吳榮偉



 整理:陳萬強、呂明正



 攝影:黃威彬





發佈日期:2009-12-15 23:1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