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立法院長 王金平
FB Plurk Twitter  

◆立法院長王金平專訪


拚外交  建立台美互信固邦誼


前言:


 美國與日本可以說是台灣最重要的友邦,在馬政府上台後不久,立法院長王金平最近剛結束訪問美日兩國的行程,他在接受本報專訪時,提到台灣與美日兩國關係時強調,台灣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與美國重新建立互信基礎;而在對日方面則完全不同,過去在民進黨執政時期,台灣與日本已經建立起良好的關係,但未來應該避免雙方發生誤解,影響到雙方的友好。


 在兩岸關係方面,王院長則主張兩岸應該採取儘量開放的態度,在兼顧國家安全原則之下,讓台灣人民享有與其他國家人民公平競爭的機會。


 王金平院長接受本報專訪全文如下:



台美重新恢復傳統友誼


 問:您剛訪問美、日兩國,請談談此行的心得以及最大的收穫為何?


 答:台灣與美國的關係在民進黨將要結束執政時期陷於低潮,美國對新政府充滿期待,認為台美關係會比較和好,會慢慢進步,其中這主要是互信問題;因為在民進黨執政的後半段時期,雙方慢慢產生不信任問題,美國方面認為台灣給美國太多的驚奇,讓他們不能接受,新的政府當然必須要重新建立互信。


 所以我接受邀請到美國演講,傳統基金會給我的題目是「堅實盟友關係中的新開始」,為何要訂這個題目,因為台美間關係原本是很堅實,但過去這段時間陷入低潮,因此必須建立新關係,期待有新發展。當然,儘管美國政府認為過去台美間曾發生的煙霧已經散掉,但新政府上來是在清理戰場當中,所以還要看看新政府如何處理台美之間的關係。


 問:您認為目前新政府上台後,台美關係與過去有何不同之處?未來要如何改善或加強?


 答:基本上美國對馬政府還是充滿期待,也認為兩岸關係應會有相當改善與和緩;降低兩岸緊張情勢,會帶來未來一些和平契機,最符合美國利益,也符合亞太地區安定與比較穩定的情勢發展,所以美國對台灣新政府充滿期待。


 這篇演講中,我闡述兩國關係早在六十年前就已經開始,民國三十八年政府播遷來台,面臨中共很大軍事威脅與攻擊,幸好有美國來協防;從國民政府遷台到民國四十七年的這段期間,先後發生古寧頭戰役與八二三炮戰,若沒有美國相挺,當時我們怎麼撐得過,所以是因美國協防,讓台灣獲得安全,免於遭受中國的攻佔。


 除了軍事上協防,美國也大力經濟援助台灣,包括麵粉等各種物資,加上當時提供經援的現款,換算現在的幣值大概有一百多億美元,這是一筆很大的數字,來幫忙台灣的經濟發展,奠定很多基礎工業,讓台灣初步從農業來支援工業,從基本的輕工業發展成勞力密集工業、重工業,然後石油工業,進入資本密集工業,一直到今天的高科技。


 當時美國也提供很多留學生名額給我們,讓當時台灣的精英都有機會到美國深造,才有後來我們發展高科技時,有那麼多的人才響應回國,一起開創台灣高科技產業,直到現在,連生物科技人才現在也紛紛回來,對台灣經濟有很大幫助。


v


 美國也提供給台灣廣大的市場腹地,貿易方面成為台灣輸出國最大對象,還輸出美國式的民主制度給我們,所以我們實施民主都以美國為榜樣,美國也把台灣自由民主化的成績當成民主發展的樣板,直到今天台灣人都知道感恩,也了解經濟與民主發展得來不易,這與美國有絕對關係,所以兩國關係非常堅實。


 在民進黨執政末期,兩岸關係幾乎處於低潮,必須重新建立新關係,而這段時間美國也不知道台灣在做甚麼事情,因此必須重新建立互信,我就是把這些問題挑出來。


美接受不統、不獨、不武


 台美兩國要如何重新建立互信,美國各界也都有了解,包括智庫與國務院、國安部門、國防、經貿等行政部門,我與他們都有接觸並詳細會談,美方也認為恢復兩國互信與傳統友誼是刻不容緩也需要共同努力的事情;美國當然也關心兩岸關係的發展,我也告訴他們馬英九總統「不統、不獨、不武」的三不理念,這也是國民黨長期以來對兩岸關係的基本原則,於此前提下來從事兩岸的交流與合作,強調維持現狀是台灣人民最大公約數,也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與亞太地區穩定的基礎,美國方面也可以接受、了解這種看法。


 在經貿方面,原來美國在台灣進出口貿易一直佔第一位,但現在已經退居第三位,只有六百四十六億美金,目前與台灣雙邊貿易最多的是中國大陸,已超過一千億美元,第二位是日本六百七十億;因此未來應該加強恢復台美經貿關係,並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但美國國會對於簽訂協定還有意見,因此在現有的投資貿易架構下,未來努力提昇雙方經貿合作關係,是最務實的做法,他們也能接受。



美承諾不會凍結軍售案


 問:面對中國武力威脅,對美軍購始終是我國維護台海安全的關鍵,院長此行是否有談及對美軍購案,其成果可否與國人分享?


 答:在軍購方面,經過美國國防部的審慎評估認為,台灣必須具有全面的軍備,才能維持兩岸軍力平衡與台海和平,如果軍力傾斜,台灣會有安全上的顧慮;並認為未來兩岸應該會進入政治協商,而這些將決定台灣命運。協商要有堅強實力做後盾,否則將對台灣的談判造成不利,因此台灣需要有足夠的軍購。


 美國總統布希在二○○一年就已經批准台灣的軍購案,但台灣政府與國會拖延多年才通過軍購預算,現在如果美國政府凍結對台軍售,對台灣傷害太大,國際社會將認為美國不支持台灣而向中國傾斜,將對台灣造成很大衝擊;但美國政府官員向我保證不會凍結軍售案,也承諾會信守「台灣關係法」規範,提供台灣防衛安全的武器,以維持台灣的安全。


 美國一位職務很高的行政部門負責人告訴我,他們已充分掌握國會部門的時程,希望趕快整合行政部門的意見,以便儘快完成對台軍售案。


 此外,美國也已經了解台灣對於反恐議題、保護智慧財產權的用心努力,這些都可讓彼此互相信任,加上台灣的兩岸政策又能夠滿足區域穩定安全的需求,因而此行對恢復台美雙方互信有相當大的幫助,更期待新政府與美國能建立更堅實的關係。


馬政府絕對不會親中反日



 問:院長對於訪問日本又有何心得與成果?


 答:當前台灣對於日本關係方面則與美國相反,在民進黨執政時期已經與日本建立很良好的互動,但因最近有許多事情的誤解,讓日本各界對台灣產生遺憾,尤其是在兩岸開放方面,我已經向日本方面說明,兩岸關係的發展將會維持現狀、穩定進行,對於「安保條約」,我方也會扮演好應有的角色,如果周邊有事,不會放棄現有的安保架構,馬英九政府也絕對不會「親中反日」。


 日本對台灣駐日代表也充滿疑慮,我特別告訴日本,馬政府就是因為重視日本,對於駐日代表才會精挑細選,最後才選出馮寄台出任,馮寄台小時後曾到過日本,曾經擔任過好幾個國家的大使,也是大家公認馬英九的親信,相信未來應該可以得到日本政府的接受,希望不要因為某些誤解造成不利兩國情勢的發展。


 針對這次「聯合號」撞船事件,馬英九立即指示必須冷靜、和平、理性解決,外交部也遵照馬英九所指示的原則進行處理;而日本方面也早已放人,並表達歉意,至於賠償問題還在協調當中,相信不會有甚麼問題。


 我特別向日本方面強調,其實台日之間沒有任何衝突的問題,唯一只有釣魚台的漁權糾紛,我希望這問題能夠徹底解決,否則雙方的衝突還會再發生。過去台日雙方針對釣魚台漁權問題談判十五次都談不攏,至今已經兩年多沒有再進行談判,應該趕快再重新展開第十六次談判;我希望讓兩國漁船都可以在釣魚台海域抓魚,畢竟台灣漁民在當地已經捕魚好幾代,而日本比起台灣算是大國,為何不能對區區海域問題稍作讓步讓漁權談判順利進行,這樣以後台日之間就不會再有衝突發生。


APPU支持我加入WHA


 問:除了漁權糾紛談判,您認為在其他方面,未來應該如何與日本加強合作與交流?


 答:台日之間不管是經貿、觀光、科技、教育等交流都非常密切,應該共同為「第一島鏈」的安全共同合作,尤其日本已經成為台灣進出口第二大國家,雙方應該好好合作,畢竟雙方脣齒相依,後來日本方面也贊成雙方應該好好進行漁權談判,解決漁權糾紛,日本行政部門也說會好好處理這個問題。


 我這次去日本主要是為參加「亞洲太平洋國會議員聯誼會」(APPU),這次由日本舉辦,共有十四國代表與會,主辦單位也特別邀請我率團參加。二、三個月以前就親自到亞東關係協會邀請我參加的麻生太郎,他是日本團的團長,也是大會主席,八月一日正式擔任自民黨幹事長,被公認也是未來日本首相第一人選,後來我率領十二位委員參加,他很忙還是親自主持APPU,他支持我國加入世界衛生大會(WHA)觀察員等國際組織,也支持明年由台灣主辦APPU,顯示他對台灣非常重視,也期待他未來擔任日本首相後能對台灣更好。


 台日關係已經進入新的高峰,在許多方面都有很大突破,包括日本給台灣更多航線、免簽證、雙方觀光旅遊人數倍增到達兩百五十萬人次、駕照可以互換,都是顯示處於友善高點,所以我說日本對台灣滿友善的;但新政府上台後雙方產生許多誤解,我也都藉機會向他們說明澄清,讓台日關係更加改善,今天馬英九派親信擔任駐日代表,相信日本方面也能了解感受到台灣的誠意。


兩岸開放 兼顧國家安全



 問:除了美、日之外,可否也請您談談對兩岸關係的看法,尤其在北京奧運結束後,兩岸關係會發生甚麼演變?


 答:兩岸關係我認為一定要設法改善,馬政府成立後在這方面也著墨甚深,對於大陸觀光客來台與週末包機其實在過去扁政府時代就已經談的差不多了,只是中國方面不願意輕易與扁政府簽下協議;由於兩岸早就談好,現在只是因緣成熟、水到渠成,所以大家才會以為馬政府對於兩岸包機進展這麼快。


 兩岸開放可以讓大家有更多的選擇機會,也可以提供自由選擇、公平競爭的環境,是否選擇大陸市場人民可以自己決定,不用說兩岸經貿外銷還要繞過第三地,否則如何與韓國、日本競爭,這只是讓台灣能夠有自由公平競爭的情境而已;當然在兩岸開放的同時,也要重視國家安全,所以我常說國會才必須要監督兩岸協商談判時,監督政府是否維護國家主權,是否傷害到台灣安全與損害二千三百萬人民權益;兩岸的開放只希望讓台灣擁有與其他國家公平競爭的大環境而已。


 當然國家安全也必須要兼顧,但是安全不能無限上綱,結果甚麼都不開放,必須要讓台灣擁有與其他國家公平競爭的環境,否則大陸市場那麼大,不能阻斷人民去大陸發展的機會,要不要去大陸投資由人民自己去判斷,並承受成敗結果,只是政府必須提供人民充足、迅速、確實的資訊,因此我認為對於兩岸還是要採取積極開放的態度。


 問:國民黨許多高層人士最近紛紛赴中國訪問,不知道您是否在近期內是否也有訪問中國的計劃?


 答:過去許多人經常問我是否願意去中國訪問,其實現在去不去並不重要,我曾經提出願意有條件率團訪問中國,包括國家需要、人民同意、立法院做決議、能夠有尊嚴與對等情況下;這是我七、八年前設定的「四條件」,但七、八年來時機一直沒有成熟,所以我才一直沒有去,現在國民黨政府可以去中國的人太多了,所以我不會輕易選擇去,未來如果國家真的有需要我才會去訪問,但如果不能為兩岸帶來更大的共同利益的話,我去也沒有多大意義,所以等到真正有需要我才會去,不然我不會考慮去。



政治談判 要有國防做後盾


 問:觀察家認為,中美關係慢慢改善中,美國當然不希望台灣過於傾斜,您觀察中美關係改善程度如何?


 答:美國是很客氣,兩岸的對話、持續開放交流,都樂觀其成,這樣做可以降低兩岸緊張關係,也可以促進區域和平繁榮。維持自己需要的防衛力量是必然的,連中立國家也需要國防,像瑞士兵力有三千人,瑞典國防也很強,新加坡也需要國防,而台灣總要有保護自己的力量吧!未來兩岸一旦進入政治談判,足夠的防衛力量才是後盾,這一點很重要。


 要深入瞭解為什麼需要國防,即使大陸和台灣簽訂和平條約,誰來保證這個和平協議?所以維持基本安全的力量,是必須的,從安全考量來看軍購,該省的就要省,不該省的也不能省,完全沒有國防力量,國家隨時都是危險的。


 至於兩岸開放,重要的是「腳步要穩健」,目前兩岸還沒達到政治協商的地步,現在談的大概都是經貿、文化、藝術,以及既存問題處理,像法律、投資、共同打擊犯罪、交換學生問題、開放大陸學生來台就讀以補私校招生不足等。


 至於政治問題、非軍事地區問題、軍事互信問題、甚至是和平協議及國際組織參與問題,這些都還沒去談,這些才是最後關鍵。


 而金融開放涉及國際規範、三通的處理等都要立法院議決通過。總之,要三通一定要做到台灣整個安全,兩岸開放一定要看看有無涉及主權被損害?以及二千三百萬同胞權利是否受損害?如何降低損害?這都是我們要做到的。要有因應辦法,要防備,但是也要支持政府去做。


 我相信馬總統應該不會有「國防都不需要支持」的想法,從國防支出已經從GDP的百分之二點四、二點六、二點八到三,可以看出來,馬總統體會到國防自足的重要,所以也公開請美國盡快給我們七項軍購,F十六CD買不買?這不是操之在我,我們已經把需求告訴美國,美國能不能賣給台灣?這問題背後還有很多力量在牽扯,牽扯的力量蠻大的。


 這次訪美,我向美國提出F十六CD,但是對方表示「現在不是在提出新的問題」,我們的軍事首長也在美國進行各方面軍事接觸,美國的考量是多方面的,「牽扯的力量,向美國軍購也很多」,如果美國沒有賣給我們,我們就只好提升舊有的,只是效果沒有那麼好。如提升IDF一百多億元,或是將F十六AB型及幻象二千作提升,這些都是我們的備案。


下會期推財產不明來源法



 問:下會期即將開議,除了重大預算,還有哪些法案必須要優先處理?


 答:行政院長劉兆玄表示這會期將有六十多個法案要送過來,預算規模也是有史以來最大,達一兆八千三百億元,移用歲計剩餘後,將發行一千六百五十億公債與賒借收入,創歷年新高,屬擴張型預算。預算列入馬英九總統四百多項政見,「愛台十二項建設」共編列一千七百零三億元,其中以全島便捷交通網居首,為六百五十三億元。


 九十八年度總預算,第一位仍是教科文支出占百分之十八點七,三千多億元居首位;第二位經濟成長支出增加了百分之二十、五百零九億最多,主要是增列捷運、鐵路及寬頻建置;第三位是社福預算增列二百九十二億元,主要為工作所得補助方案;第四位為國防支出,編列三千一百五十二億元,較上年度減列一百零四億元,是近三年首見負成長。


 法案部分,對於「財產不明來源法」趕快通過,大家都有共同期待。這個案子朝野黨團應當都會提出。不過「徒法不足以自行」,一定要「合情合理又可行」這才是最珍貴的。


如何定的合情合理合法?政治人物觀點已經固定,希望審查會趕快邀請各界全面性代表,多舉辦幾場公聽會,讓大家都能表示意見,並將意見列入審議法案參考,這樣才會具體可行。


 


 問:目前爆發扁家疑涉弊案,立法院才加速提出「財產不明來源法」,針對性是否太強?


 答:反正法案是大家需要的,對於法案的必要性,過去沒有共識,正好因為有這個案子,現在朝野產生共識,也不能說完全和扁家疑涉洗錢案沒有關係,那是騙人的,因為這樣大家才重新重視這個問題。


 問:由於參選立委的從政者本身幾乎都有政治獻金的問題,審查法案是否因此有所保留?


 答:有什麼好保留的?一定要可以做得到,合情合理又可行,怎麼樣合情合理又可行?大家可以表達意見,立法委員可以斟酌自己的想法。


馬政策漸顯 滿意度回升


 問:新政府上任已經一百天,外界針對新政府有許多見仁見智之見,但貶多於褒,您的看法以及評價如何,新內閣有哪些可改進之處?


 答:國際原物料價格上漲、民間消費物價跟漲,民眾本來就已經難以承受,更何況選舉過程中,提到「馬上好不好」,讓民間不滿的情緒一直被燒起來,所以民調只有百分之二十五至二十七。


 現在國際原物料價格慢慢恢復以後,民調的滿意度已經恢復到四成左右,這個數字表示,政府所走的路慢慢為民眾所接受,要再看一百天,人民的感受是怎麼樣?到時候再做一番評論,目前政府該做的政策,漸漸收了成效,所以民眾不滿降低,滿意度慢慢升高。馬總統相當重視民調,我只能鼓勵立法院多配合行政院,希望他們施政讓民眾更為滿意。


 另一方面,民眾如果有不滿或好的意見、看法都可以向立法院反應,立法院可以在問政時提出要求。政府丟出這麼多政策,已經一步一步收到效果:像照顧中低收入的措施,有沒有讓大家滿意不知道,但至少大家感受到政府照顧的誠意。



去台、去中化 意識型態問題


 問:目前政策有很多「去台化」」的例子,像是中正紀念堂改名、台灣郵政改為中華郵政等,政府需要優先處理這些議題嗎?


 答:這牽涉到意識型態問題,為什麼不想想當時民進黨執政時就要改呢?民進黨能改,難道現在國民黨就不能改嗎?誰執政誰就可以去作他的事啊!我們希望國家執政能穩定一點,能不改就不改,但為了彰顯政治理念,要改也是執政權力,不必多所苛責,但是應該盡量少花費公帑。民進黨為了「去中化」花費這麼多錢,國民黨重新改回來也要想一想是否對國家有利,有需要的再改,沒有必要的就不要用意識型態去改,要改就要對國家有利、人民也能接受、成本降到最低,否則變成雙重浪費。盤算一下,對國家是好的、對人民是好的,該改就改,基本上,民進黨既然可以改,也要尊重國民黨改的權力。


加速落實585號解釋函


 問:國民黨掌握立院完全多數,未來如何利用這種優勢進行各種國會改革?


 答:國會改革最重要的就是趕快落實五八五號解釋函,落實調查權與聽證權,基於民進黨時代一再阻礙配套法律,我要求國民黨絕對不能這麼做,要趕快支持本案,讓立法院擁有調查權與聽政權,國會的權力才趨於完整,符合民主國家國會的權力要項。但一定要有法律的配套,根據大法官解釋函訂出一個「職權行使法裡面的調查專章」或調查專法,至於這項調查權會不會和監察院重疊?我想不至於,因那是由大法官解釋所賦予,不是由立法院自行立法擁有的權利,如果有疑慮,還是要以大法官解釋為主,大法官會議已經給我們解釋與權力,我們當然要享有,這是國會改革非常重要的一環。


 再如陽光法案制訂,都事關委員,因此,像「財產不明來源罪」的制定,也是具體改革國會的方法,其他如加強幕僚、加強後援支援都也是國會改革的一環。今年以來外界所詬病質疑的「密室協商」也從善如流,改革為「正式公開協商」,協商要有完整紀錄,過程要錄影、錄音,協商結論若與委員會的結論不同,必須書寫理由,不能隨意改變委員會的結論,這些都是已經改革的具體成績,希望建立優質的議事大環境。


 問:院長如何看待「黨政分際」議題?


 答:馬總統原來說是要「黨政分際」,這在民主國家原是「行不通」,他說要一個全民政府,也有若干瑕疵。「政黨政治就是政黨政治」,執政黨負政黨的政治全責是跑不掉的,怎可能國民黨什麼政策都不管、不參與呢?但全部「以黨領政」,時代不能接受,執政者也不太能夠接受,行政部門與黨要多加討論、互相接納較好意見,這才是該有的作法。


 問:但五二0之後,行政體系確實比較強勢。


國民黨進入「以黨助政」時期


 答:「黨政分際」磨合期已經過了,現在已經進入「以黨助政」,黨與政彼此間的互動,慢慢形成對政策成敗共同負擔責任,這才是「政黨政治」的健康運作。


 問:馬總統兩岸政策是否全以黨領政?


 答:國民黨三年前就已經和共產黨搭了平台,當時名譽主席連戰與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有五點共識,這是國民黨處理兩岸的基調。現在行政部門卻希望維持「一軌制」,未來談判協商都由「行政部門對行政部門」,但事情不是那麼簡單,行政部門真正要坐下來談判協商,有些項目還得靠黨這個管道先行磋商,然後再由兩邊行政部門簽署協商結論,並加以落實,這樣的作法應屬常態。


 這中間相信黨的高層要和對方在國共平台上有所討論的時候,相信基調仍然會和最高執政當局的總統、行政院、國安會議高層有所討論,互相討論訂出一個基調,黨要談什麼都好談,談好之後交由行政部門正式登場,再接續落實。表面上看起來是「一軌制」,事實上背後還是很難排除「國共平台」,「國共平台」還是需要扮演若干角色。


 問:「朝大野小」的國會,國民黨過於霸權,站在議長的高度,您看國民黨的運作是否要更大器一點?


 答:國會運作過去半年來已經漸漸擬出一個模型,這個模型是:一、多數黨還是會漸漸尊重少數黨。二、多數黨還是會包容少數黨。三、多數黨還是會接納少數黨。像上會期要通過國民年金、特別預算多項法案,民進黨的訴求,也是給予尊重、包容、接納,比如說高雄市流行音樂貨櫃碼頭紛爭,市長陳菊一再透過國會要求行政院協助找出場地,國民黨團和行政部門最後也只能接受民進黨提出的要求。


堅定信仰常自省 修心養性救國民


 問:南台灣的民眾都知道,您對宗教有很深的信仰與修行,前總統李登輝也認為領導者必須要有信仰,是否談談您信仰的內涵以及對您的影響,給其他人一些啟發。



 答:李前總統曾經提及「一個國家領導人一定要有虔誠的宗教信仰」,個人修心養性,並從中產生利他觀念,容易有「救國救民」的情懷在。堅定信仰者容易自省,持善改惡,重新調整,甚至自我懺悔,這都是宗教信仰特有的影響。從外我觀內我,才能看出自己做對或是錯了,「反觀自照」就是宗教給的啟示。


 宗教上所強調的,還是尊重、慈悲喜捨。能尊重別人的生命與尊嚴,在政治操作上,才不會選擇傷害對方、不能包容對方,凡事要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比較容易取得共識。慈悲喜捨才能訂出很多好政策,才能多關心基層民眾、關心痛苦的民眾。


 我常作宗教演講,深感國家領導者一定要好好研讀「禮運大同篇」,好好實踐。「禮運大同篇」說:「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天下為公,當然一切都是至公無私,領導者選幹部要選賢與能,像內閣成員就應該要做到「賢能都來」,國家推舉領導人、鄉鎮推舉首長的道理也一樣。「有賢無能」沒有用;「有能無賢」變成品德操守有問題,對人性的重視、關懷就可能不夠,這一點國家領導人及人民都要共同思考。


 「講信修睦」,國家領導人要講求信用,修繕和睦關係,人和人、團體和團體、縣與縣、市與市、國與國都要和睦,不能常常興兵討伐,或起衝突傷害對方,讓社會無法和諧。所以我為什麼說,台美、台日關係都要修補,「人無信而不立」,有信用就夠了,不必寫什麼契約書;又如台美、台日之間互信,就不必花這麼大的力氣去修補關係,政府說甚麼話,人民會相信,這才重要。


 「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這是施政理念很重要的目標,每個人不僅孝順父母也要尊重長輩,雖然內外有分,但精神一樣;「不獨子其子」,疼愛自己的小孩不但有需要,疼愛別人的小孩一樣很重要,這是慈悲真正的作法。


 「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就是治國目標,讓老人家的生命尊嚴受到重視,生活起居、疾病要有人照顧,往生後生命尊嚴也要受到維護,如果人民無法照顧,政府也必須要照顧;「壯有所用」是什麼?壯年人的體力、專業素養要為國家所用、社會所用,要給予適當就業機會,才能貢獻所能,各方面的專業能力都有所成長,就能適才適所加以發揮,進一步才能照顧家庭;「幼有所長」,我們現在所奉行的學前教育,幼童從小物資與實體、精神、教育成長要受到保護,這就是一個理想社會。


 再看看老殘機構,就知道「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何等重要!慈悲心自然可因此彰顯、發芽。社會福利機構,就是要使「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這是一個大同世界該具備的。台灣廣義殘障人士有百分之四,如果家人無法照顧,國家社會就要互相照顧,現在這麼多善心人士,就是在做政府不足的工作;而「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就是博愛具體展現。


 「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讓力量都能發揮出來,讓好的社會資源都能共享,教育能到這個程度,像高科技新貴賺了幾百億元,慢慢都有行公益、展現善心。國家領導人該有這樣修為,宗教給予相當的啟發與規範,不能只為自己,也要關心別人,「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鰥寡孤獨廢疾者」都是苦,助人離苦是最大目標,這些都與宗教信仰有關。


 西方世界總統宣誓就職時,一定是一手拿憲法、一手按聖經,有聖經引導,便知道自己該有哪一種大道,循著寬廣正直的路走。祇禱時可以向上帝告白,若有偏離大道時會調整回來,這就是宗教力量與規範,所以,政治人物哪裡可以沒有宗教。


遵守基本六大修行求圓滿


 問:扁馬兩位前後任總統似乎沒有把宗教當信仰。


 答:這我不清楚,不過,雖然沒有宗教信仰,但所作所為符合天心天意的也很多,當然,做不好的也可能有,這不能一概而論,總之,有宗教信仰總比沒有好,我只能這麼講。



 問:院長公務繁忙,平時如何修行?


 答:我有機會就會到寺廟走動,平常有空是念佛持咒誦經,能做的盡量做,佛教所給予的規範教義,盡量遵守、盡量奉行。像最基本的道理「六度萬行」,六大修行法門、數不清的作法。亦即:一、要做佈施:財佈施、法佈施、無畏施,寬廣無限;二、持戒:我還沒有辦法完全吃素,但奇食怪物不碰,在持戒仍有不足之處,還需多加努力;五戒也有戒酒,但該我喝也喝;三、忍辱:受到不實的攻擊,我也都接受,都把他當該承受的業障,不再計較,感恩對方給自己消除業障的機會;四、「禪定」:做身心修養工作,睡前十五分鐘靜坐,也算是禪定中的一小部分,我也沒有天天做啦,希望盡量找時間做;五、「要精進」:精進是上昇的動力,任何人都要求精進,而非向下沈淪,所以修行人有第一境界、第二境界、第三境界,不斷往上提升;六、就是智慧:智慧才能夠圓滿,聰明才智只是一小環,佛陀說「悲智雙運」,能讓一切圓滿,所以很多寺廟的山門都寫著「覺行圓滿」,能對宇宙間萬事萬物之因果本末瞭然於胸,凡事重視因緣果報;在「行」方面,累積善行功德,覺恨都圓滿之後,方能成佛。


 宗教是有相當的內涵,不是拿香拜一拜而已,宗教人「心」的狀態一定和「非宗教人」有差距。中華文化精髓「修德以俟天下」,勉勵國家領導人,這才是真實的,馬先生有沒有宗教信仰我不知道,不過他今天能夠能取得選舉壓倒性的勝利,我們相信他有他的智慧與超人的地方。


 就像新黨成立十五年後為何還能存在?並發揮這麼大的影響能力。這是因為新黨四大政治主張從沒改變過,就是一、清廉;二、改革;三開放;四、兩岸和平。這是現在政壇上的顯學與主流,他們十五年前就提出這種主張,難怪今天有市長、縣長,立委賴世葆、林郁方、費鴻泰,監察院長王建(火宣)、委員周陽山、李炳南都是,市議員王鴻薇、潘懷宗、李新,能說新黨沒影響力嗎?所以我才告訴新黨,你們是台灣的第三大政黨。


 馬英九總統也是這樣,他有清廉的堅持主張,有改革開放的想法,推動兩岸和平工作也在做,所以他雖然沒有深入的宗教信仰,但仍能成為國家領導人,相信他在清廉、改革、開放、兩岸和平都能做好。領導人有宗教信仰最好,沒有宗教信仰能符合時代潮流精神,一樣可以成為好的領導人。就像我牆上這幅圖的提字「佛說諸法皆成空,畫中確有千年松,一半看透真實相,萬般源頭歸大同」。


 採訪:記者羅炯烜、李麗慎、洪浦釗、陳財官、孫麗菁


 記錄整理:記者陳財官、孫麗菁


 攝影:記者王耀民  


◆人物側寫:


宗教 讓王金平無私、祥和



 立法院長王金平目前堪稱國民黨本土派「教宗級」的人物,從政數十載,經歷政壇無數的政治風暴,也看盡政客間的爾虞我詐。不過,在這位立院龍頭身上,感受不到重量級政治人物的霸氣,而是宗教家雍容寬博的氣度。事實上,無論家事或國事,就是這股信仰的力量,讓王金平在政壇處世圓融,家務則圓滿和樂,羨煞不少人。


 政治上的王金平,已經攀至立院龍頭高峰,過去還曾在國民黨主席選舉當中,成為唯一足以與當今總統馬英九較勁的對手。但是,拼政治,王金平不來「衝突、妥協、進步」這一套,而是堅守「泰然、寬懷、圓融」的基調。因此,儘管在政壇過關斬將數百回,卻能成為政壇中「沒有敵人」的代表性人物。


 或許是謙沖為懷的從政性格直接影響家中小孩的成長,再加上溫厚賢淑的夫人王陳彩蓮持家有道,王金平三位平時很少曝光的兒女,包括大女兒王馨敏、次女王馨淳和獨子王柄堯,只要一站出來,都可以從他們臉上的神情感受到謙卑、直率、厚道的真性情。事實上,盡管老爸在政壇呼風喚雨,但王家三兒女絲毫沒有驕矜氣息,無論求學與工作,甚至獨子當兵期間,從不開口談及「我老爸是王金平耶!」家庭教養相當成功。


 其實,王家三兒女除了品行、操守有目共睹之外,功課個個都是一把罩,從不讓父母操心。例如,馨敏政大企管系畢業,到社會工作了四年,再到美國深造;馨淳台大經濟系畢業,也在媒體做市場調查兩年之後,目前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進修;獨子王柄堯從台大農學院園藝系畢業之後,目前正在服兵役,下個月就會退伍。


 國內的政治世家第二代,大都接棒闖政壇。以王金平的背景和份量,兒女從政更是輕而易舉。就像王金平當年轉任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時,高雄縣藍營一直勸進王柄堯接棒參選區域立委,因為王柄堯除了家世背景、學歷傲人之外,那張公認酷似哈利波特的純真臉孔,更是迷煞不少粉絲,絕對是個強棒,但王金平卻以機會留給其他黨內有志之士為由,予以拒絕。


 事實上,王金平不讓小孩涉入政治的態度相當明確,除了尊重小孩的專業與選擇,也與他在政壇講究資源要讓大家共享的處世態度有關,而這一切,都是因為王金平的信仰讓生命變得更加無私、祥和。


(記者李麗慎�2008.08.25)

發佈日期:2008-08-25 09:4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