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宏仁集團總裁 王文洋
FB Plurk Twitter  

◆宏仁企業集團總裁王文洋專訪


王文洋倡節能減碳 力推風力發電



 


前言:


 國際原油飆漲,帶動物價升騰,也造成景氣嚴重衰退,如何振興台灣經濟,也成了上任甫滿百日的馬政府燙手山芋。


 宏仁企業集團總裁王文洋認為解決問題需正本清源,從問題的源頭下手。面對能源危機,政府種種節減碳的呼籲,象徵意義大於實質,重要的是需尋求低污染、甚至零污染的替代能源,同時建立排碳稅,讓企業有所付出、警惕,並因而轉型;雙管齊下,方能有效解決。


 振興經濟方面,王文洋主張務實的稅制,以十八%均一稅取代空中畫大餅似的複雜稅率,同時降低看得到卻徵不到的遺產贈與稅,藉此吸引資金回流並擴大實質稅收。


 對於兩岸政策,王文洋認為,中國畢竟擁有廣大商業腹地,在商言商,誰也無法漠視;台灣對中國無庸刻意迎合,卻也不必過度排斥,把中國當成一般國家互動,是較正面而健康的態度。他肯定對中國的開放「方向正確」,卻也警告不應對開放的結果過度樂觀與期待,因為對中國開放與台灣經濟好轉是兩個層次的事,非必然的因果關係,「台灣的景氣還是要靠自己」!


以下為專訪全文:



建言徵碳稅 照顧弱勢團體


 台灣為何要節能減碳,發展再生能源,宏仁企業集團總裁王文洋認為有兩個很重要的原因,第一,台灣絕對不可能全部能源都仰賴進口,第二,台灣目前每個人二氧化碳排放平均值是世界第一,台灣一年二氧化碳排放量至少三億五千萬噸,這是十分驚人的數字,王文洋認為,台灣政府應該透過政策鼓勵再生能源的投資與發展,以台灣本身的優勢條件,發展風力發電,以宏觀的角度,徵收「碳稅」,才是現今必走的道路!


 王文洋說,從數字上來看,目前要以種樹來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做法,根本就是自欺欺人,「就算台灣全部土地都把樹種滿,也無法吸收台灣一年二氧化碳三分之一的排放量。」,況且台灣也沒有那麼大面積的土地用來種樹;其次以種樹來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就像要求每一個家庭每月減少用電量一千元一樣,都是天方夜譚。王文洋舉出數字說明,以台灣一年二氧化碳排放量三億五千萬噸來說,世界上有那一個樹種證明可以大量吸收二氧化碳的嗎?另以台灣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面積,這要種都多少樹才夠?同時王文洋也估計,就算每個家庭每月拚命節省一千元的電費,一年也才節省一萬兩千元,換算起來,一年也才節省四千度的電;以每發一度電平均產生○.六公斤的二氧化碳來算,總共也才減少二.四噸的二氧化碳排放,若以全台五百萬個家庭計算,一年也才減少一千二百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這對每年台灣產生二氧化碳三億五千萬噸來說,才只有約百分之三,所以根本就是無濟於事。


 王文洋認為,從現實面來看,國內目前二氧化碳最大的產生來源是發電業跟石化產業,王文洋拿出上個月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引用IPCC(聯合國氣候變遷跨政府委員會)的資料指出,依照這委員會認為應徵收二氧化碳排放的標準,是每噸的徵收金額約在二十至五十美金左右,折合約一千元台幣,王文洋認為,在台灣可以不必用到國外的「高標準」,王文洋說,最低按照每噸課三百元的二氧化碳排放稅,也就是「碳稅」,台灣政府一年就有超過一千億元以上的稅收,政府可以馬上利用這些稅收,幫助弱勢團體,比如優先幫助無人撫養照顧的老人、貧困兒童營養午餐、殘障人士,讓他們立即有基本的生活條件與生命尊嚴;另外一部分的錢,政府用於能源政策的研究及發展,包括風力發電、核能發電等等。



風力發電沒有污染


 談到風力發電,王文洋認為,台灣是有條件發展風力發電,至少設置的比例可提高到二十%左右,根據王文洋的計算,風力發電每度電的成本約二.四元,雖然比用煤碳發電一.二元的成本高出一倍,但煤碳屬於高污染,會造成大量的二氧化碳之外,現在國際煤碳的價格也在上漲,若再加上徵收碳稅的費用,實際上煤碳發電每度電的成本,已跟風力發電每度電的成本相當,最重要是,風力發電沒有二氧化碳污染的問題,而且風力是天然的資源,不受國際價格影響。


 王文洋十分婉惜台灣目前的能源政策,二○○五年八月他到巴西時,發現巴西生產一公升酒精的成本不到四塊錢,若再加上運費、稅賦、毛利等等,每公升的酒精汽油約十五元左右,但比起現在的日日攀升的油價,可以說還是便宜很多,王文洋說,政府可以考慮去巴西買或租一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種植甘蔗,大約可以提煉出二十億公升的酒精汽油,以目前台灣汽油使用量一百億公升,即占兩成以上,這對目前的經濟效益立即就能顯現出來,所以王文洋認為,台灣的能源方向可以朝發展酒精汽油二十%,核能發電三至四十%,風力發電約十五至二十%,這樣的能源利用就占四分之三以上,更做到節能減碳,大大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


稅 本來就是成本


 至於徵收「碳稅」,會不會造成國內發電、石化業者、甚或其他企業倒閉,或是業者將成本轉嫁消費者,增加民眾額外的負擔?王文洋說,「絕對不可能因徵收碳稅而造成倒閉」,王文洋舉出,像台塑石化一年賺了六、七百億元,台電一年也是賺好幾百億元?以每噸三百元徵排放稅,徵碳稅所占的比例約只有利潤的一成左右,而且這些二氧化碳高排放的業者,本來就應該把這部分的「稅」當作是成本才對,因為這些寶貴的環境資源本來就是屬於大眾的公共財,絕不是專屬於台塑、台電等個別的公司企業。


 至於會不會轉嫁消費者,這成民眾額外的負擔,王文洋認為,這不應該轉嫁消費者,而且業者也不該有轉嫁的理由,王文洋指出,如果一噸二氧化碳徵收三百元的碳稅,一公斤才三元,以每發一度電造成二氧化碳○.六公斤的成本來算,總共才增加不到二角(約一.八角),以現行每度電三元,徵收碳稅之後,每度電也才變成三.二元,對這些原本就占用公共財的企業來說,請他們自行吸收,並不會過份!


 


降低遺產稅、贈與稅制 增加政府稅收


 自五二○後,馬政府上台,執政一百天以來的經濟表現,和人民百姓的認知期待出現了不小的落差,甚至從「馬上好」、「馬上漸漸好」到人民對執政者的信心越來越薄弱。如何讓台灣經濟活水,再度活絡起來,宏仁企業集團總裁王文洋認為,應該要全面開放資金管制,降低各項稅率,尤其所得稅、遺產稅、贈與稅等等,因為王文洋說,務實面對問題,才能增加政府的稅收。


 王文洋說,根據他約略估計,目前台灣至少有一兆美金留在國外,可是為何這一大筆資金卻寧願park在海外,讓國外銀行賺取高額的管理費?最主要的原因,是國內的金融制度不夠開放,包括遺產稅、贈與稅的徵收更不夠務實。


 王文洋認為,像新加坡、中國等國家,早已就把遺產贈與稅這些稅賦降為零了,王文洋指出,依照目前所訂的稅率,最後到底有沒有達到預期的目標?大家不是都看的很清楚嗎?不僅沒有真實地課到富人該繳的稅,反而讓沒有社會資源的中產階級人民,負擔更重。王文洋說,大家都認為,遺產稅是富人稅,「這絕對是錯的!遺產稅不是富人稅!」


 大家可以看的很清楚,現在被徵收到遺產稅的人,往往都是中產階級,而非富人,把遺產稅、贈與稅降到百分之十,不僅可以讓資金回流,也能公平地課到有錢人的稅,大大地減少有錢人去找人頭避稅的動機!至於,為何以百分之十為門檻?王文洋笑說,「這些有錢人為避稅所開銷的費用,大約是百分之十嘛!如果遺產贈與稅課稅額超過百分之十,這些錢還是不會回來,也課不到。」


 另外,王文洋也認同有錢人要多繳稅的觀念,但他認為,政府要做到讓有錢人願意誠實去繳稅,而不想花很多心思去做避稅的動作,比如找人頭,成立基金會等等;王文洋建議,可採取固定的徵收稅率,比如十五%至十八%,個人年收入六十萬元以下可以免稅;也就是說,由於每個人的所得稅率是固定的。雖然感覺上是不分窮富齊頭課稅,但事實上是錢賺越多,繳納的稅金就越多。更重要的是,對於高年收入的那一族群,由於所得稅率降低了,反而更有誠實繳稅的動機,對政府來說,降低目前所得稅制徵收的級距,採取固定的稅率,對國家整體的稅收並不會減少,反而會大大增加。


解除管制 讓資金回流活絡經濟


 王文洋認為,台灣有非常良好的競爭條件,像十多年前的楠梓加工區,現在的新竹科學園區,往往都在世界經濟舞台上,占有一席重要的地位。台灣不一定要跟世界景氣走,台灣也可以發展出自己的經濟特色,最重要就是,政府要全面鬆綁對企業的管制,另外像包括遺產稅、贈與稅降至十%,充分讓資金回流台灣,讓有錢人不必透過層層關卡,把錢輾轉匯到國外,為何不讓台灣也可以自己賺自己的錢。


 另外,王文洋也主張,政府應該把所有的避稅管道消除,根據內政部資料顯示,有關申請政府立案核准的財團法人基金會,從民國九十一年一千五百多個,至今年七月份止,增加到八千多個,顯示有錢人或企業利用設立財團法人基金會避稅的情形越來越嚴重,因為財團將個人手中持股捐贈財團法人基金會,除了可以抵減所得稅,籍以節稅之外;其次,透過基金會對公司的持股,反過來更可以掌控公司經營,而基金會的人事安插,反而變相成為操縱公司經營的另一隻黑手,所以王文洋認為,「政府應將避稅的管道全部消除,尤其目前慣用以基金會信託的方式,更應該全部取消。」


 關於目前馬政府大力開放的兩岸政策,有人擔心將台灣經濟榮景全押寶在中國,過於一廂情願也不切實際,同時也讓台灣主體意識漸漸被漠視。王文洋說,「台灣有自己的實力與軔性,不應過度擔心會被中國吃掉;既無需迎合,也不用刻意拒絕,把中國也看成和其他國家一樣就好了!」王文洋認為,畢竟中國有廣大的經濟腹地,對中國的開放,方向是對的,但這不代表對中國開放,台灣的經濟就榮景可期。


 他舉例,像美國、新加坡對於中國一樣採取開放的態度,只要經過正常的審查程序,大家都可以來去自如,為何台灣不能這樣做呢?王文洋更進一步說,美國經濟現在不好,也不是因為開放中國來美的關係;同樣地,新加坡經濟好,也不是因為開放中國來新加坡,換句話說,台灣經濟的好壞跟開放中國來台,並不儘然有直接的因果關係,如果有人說,開放中國觀光客來台,台灣經濟就會變好,其實沒有完全的必然性,「大家的想法不要那麼窄!」,王文洋說,「現在政府的開放方向是對的,但絕不能說,開放之後經濟就會好,畢竟台灣的經濟還是要靠自己!」。


 同時,王文洋也認為,台灣主體的自主性是最重要的,可是要務實看待,不可以用來當作政治操作,王文洋反問,「像美國、新加坡對中國的開放,有傷害到他們國家的主體性嗎?」,王文洋說,全面開放不會傷及台灣主體性,像美國哥倫比亞電視台、洛克斐勒紀念館不是都讓外國人買走了嗎?但這些東西不管換誰來經營,不也都還在美國本土上嗎?王文洋甚至開玩笑地說,如果中國想買總統府,台灣也可以賣啊!不要一切的事情,都是意識形態作弄,現在已是全球自由化的趨勢,台灣不可以還陷在藍綠對決的泥淖之中!


〈人物側寫〉



王文洋數字掛帥 務實角度解決問題


 宏仁企業集團總裁王文洋向來十分重視數字,凡事也都以數字為依歸。他認為,數字會說話,政府的施政成績也必須要拿出數字來說服人民;對於節能減碳的議題,王文洋依舊以他最熟悉的數字觀念,來說明徵收「碳稅」的必要性,王文洋甚至坦率地說,要民眾每月節省一千元的電費,跟大面積的種樹,對於二氧化碳排放的遏止,都是天方夜譚,宣示意義大於實際;因為他相信客觀上數字的呈現,就是最佳的說明。


 近年來王文洋力推節能減碳,甚至講到風力發電,王文洋也不改博士學者的態度;王文洋以做學問的精神,把風速、風葉以及空氣比重跟風力發電的關連,也是用數字來說明,他說風力發電有三個要點,風速、風葉半徑以及空氣比重,他說,風速三米�sec跟四米�sec對發電量約相差了七倍,甚至風葉半徑也有影響,風葉半徑十米跟十二米相差一.四四倍,如果台灣要發展風力發電,還是要選擇地點,以台灣的天候情形,一年大約只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可作為風力發電,仍需要再配合其他的方式,但他認為,台灣如果可以積極發展風力發電,不僅對節能減碳有很大的幫助,甚至對台灣整體的經濟效益,更可以顯助的提升。


 對於外界或許質疑王文洋是不是為了做生意,所以他才主張引進巴西酒精汽油?王文洋說,他完全是以經濟效益及成本來考量,如果可以用比較便宜的方式來生產能源,使用能源,政府為什麼不做呢?他重申他絕沒有這方面的打算,因為酒精汽油的引進,單憑個人財力絕對做不起,只有依靠政府的力量才行。


 另外,王文洋主張徵收「碳稅」,外界也認為,他是將矛頭直接指向台塑集團,王文洋說,從現實的情況來看,就是發電業者和石化業者製造最多的二氧化碳,現在全球暖化的問題日益嚴重,他只是將事就事,用宏觀的角度,而不是單以企業的角度考量,這是世界的趨勢。王文洋甚至還說,政府的存在,最重要就是看它如何照顧好弱勢團體,大企業、大財團只要是有用到公共的環境資源,他們就是要付出使用的代價,不用管這些企業跟他有什麼關係。而實際上,王文洋提到徵碳稅的概念,對他本身並沒有任何好處。


 雖然王文洋一切都以數字為依據的務實態度,但對於子女的教育,王文洋卻只希望他們快樂就好了,王文洋說,女兒之前在台大念書,學的是經濟財經,而且大三、大四的成績也特別好,可是到英國之後,她反而對時尚設計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並且還參加國際知名時尚設計的課程,王文洋說,他完全不反對,而且還給予鼓勵,王文洋說,每個小孩都有其天份,如果硬要以父母的想法去限制小孩的興趣發展,不見得是正確的事。


 也就是站在開明的立場去教育子女,王文洋同樣也用在兒子王泉仁身上;今年七月王泉仁文定之後,也規畫年底就會結婚,雖然王泉仁是「經營之神」王永慶的長孫,身為父親王文洋的賓客一定很多,但王文洋還是讓王泉仁自己決定賓客的名單,以及結婚流程、形式。王文洋再一次說,我一直希望他能快樂做他自己,包括王泉仁要到英國進行碩士博士雙修的課程,王文洋也不會給他太大的壓力,硬要他攻讀那一類的課程,「只要他快樂做自己就好!」。


 談到父親王永慶的近況,王文洋說,父親的身體狀況十分健康,前一陣子外界常以謠傳父親身體情況,藉以在股市中散佈不實消息,他說這完全是不正確的訊息,因為據他所知,父親每天都到集團上班,作息也十分正常;反倒他十分擔憂另一位創辦人(王永在)的身體情況,因為類似阿爾茲海默型的症狀,目前並沒有特效藥,他希望叔父可以趕快好起來!


 


 採訪記錄:記者羅炯烜、彭華幹、林瑞益


 攝影:記者王耀民  (2008�09�03)

發佈日期:2008-09-03 15: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