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監察委員 趙昌平
FB Plurk Twitter  


監察委員趙昌平專訪


趙昌平:辦案不分老虎或蚊子



前言:

 第四屆監察院在眾人矚目下風光開張,新官上任三把火,就在監察院長王建(火宣),誓言要在四個月內做出好成績之際,國內政壇恰巧爆出前總統陳水扁疑似洗錢貪污風波,讓「王聖人」氣得想踹電視,誓言要查辦到底,監察院於是兵分五路展開調查。監察院究竟能不能讓人民耳目一新?全國人民拭目以待,本報特地專訪偵辦扁案的監委召集人趙昌平,為讀者們說分明。



查扁案 須監察和司法兩院配合


 問:目前全國關注陳前總統案件,監察院成立五個專案小組,由您擔任召集人已經開始運作及啟動調查?目前進度為何?


 答:這次案件受到國內外矚目,基本上監察院跟司法機關是並行不悖的,尤其司法機關追查的是否有刑事責任,而監察機關追查的是是否有行政疏失,駐瑞士代表處是否有隱匿公文,或者偵辦單位是否有隱匿公文,或陽光法案的問題包括公務人員的財產申報、利益迴避,這個案子目前來講從各方面的報導把案情搞得很複雜。


 為了釐清偵辦方向,讓各委員偵辦當中沒有重疊現象,能夠深入調查,因此分五個面向做專案小組,增加調查效能,因此期待把這個案子統合。五個小組各有一個召集人,要規劃他們所向哪些單位蒐集文件、來往信函、約詢或自動前往調查,每個小組配有調查官,根據他們各自專業協助委員調查。


 問:國人期待早日水落石出,但牽涉廣泛?是否會拖個一年半載?監委有沒有壓力?


 答:其實監察委員沒有壓力,因為監委職權是特任官,行使職權應該沒有任何壓力,被質疑是否影政治或輿論壓力,是監委個人特質的問題。唯一的壓力是是否能夠把案子查清楚給人民一個交代,所以壓力的來源不是政治或輿論。


 國內行政疏失的問題簡單,難度在於資金流向比較複雜,因為牽扯的是國內外的關係,監院這邊要考量的是與國外是否有司法互助管道的問題,國際如何配合?才會有互動和影響。


 這個案件必須司法和監察兩院互相配合,檢調單位已著手調查,目前監察單位要追究的是行政責任,已經積極調查中。但最後仍要看檢調單與監院的調查腳步是否能夠相互配合,才能判斷時間快慢。


查案 不能先設定有罪


 問:現在國內政治氣氛,監察院對是否有優先打綠官的質疑有何回應?


 答:監察權要獲得人民支持有幾個特點,也就是監察院應超出黨派,依據法律行使職權,如果沒有這樣做就不適任監察委員。調查案件不能一開始就設定一個假設結果,以陳總統的案子為例,不能把被起訴者認定是犯罪的人,無罪推定主義是重要的。


 調查的公職人員要憑專業,確實的查明及蒐集各種證據,確實查明。不能因為社會輿論假設他有罪,就朝輿論方向偵辦,這會引起社會誤解,被調查者也會覺得不公平。這樣一來,就算查案查的很好,也會對監察權造成傷害。假設性的結果是不可行的,民眾應該對司法或監察人員,有同理心並且信任。


 問:民眾對監院期待甚高,但監院職權能做到何處?與司法權的分野為何?


 答:監察和司法工作是有分際的,兩個都是憲法機關,但也是相輔相成的。監院與司法院同時調查公務員過失,是要調查其是否要負刑事責任?而監察院調查的是,公務員過失是否應負行政責任。對監察權期待很高,期待監察院能做事,很快的要監察院給民眾交代。



監委是為人民監督政府


 問:很多政論名嘴說監察院專打蚊子,不打老虎,監委是否有何要澄清的?


 答:打老虎或打蚊子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背後的意義為何?有一次一些政治、法律系的教授,問及古代御史和現代監委有何不同?我認為,古代皇帝身居朝廷御史代其懲戒貪官污吏,但古代御史終究是替皇帝做事。但今日的監察委員,權力是來自人民囑託,監委是人民監督政府的代表,而人民的權益最容易受到傷害的原因,是來自於政府表現不佳。


 政府官員沒有做好的環節,就直接傷害到人民,因此,監督政府依法行政就是保障人民權益。目前社會大有許多重大案件,涉及許多高層公務員,但忽略了監察委員的職權是保護基層人民權益。


 監察院當然要雖然要辦大案,但更不能忽視基層民眾來陳情的案件,因為,基層人民尋求監院協助,代表他已經申訴無門。倘若人民的冤屈能經由監察委員的調查,得以平反,或者,上門申訴的民眾只是因不了解法令,而對案情有所誤解,但經由調查及解釋過後,民眾能對其釋懷,這才是設立監察制度,保障人民的最終目的。他強調,老虎雖然要打,但是百姓更需要重視。


 所以,社會應該明白的是監察院辦案沒有老虎或是蚊子的分別,小案子反而更能保障基層百姓權益。


監察法不合時宜


 問:委員上任後對監察法提出修法建議,關鍵何在?


 答:根據目前的監察制度,監察委員依照監察法行使職權,然而,監察法制訂於民國三十七年,有點不合時宜。有句話說,法與時轉則治,治與世宜則有功,也就是說法若能與形勢配合就能彰顯功能,目前的監察法問題很多,可能影響若干監察功能。監察法和司法院的公務員懲戒法,都有許多要檢討的地方,台灣每年監院彈劾和糾舉的案子為數不少,但力道很小。


 外國的彈劾案遠不如我們多,但效力強大,最近,南美某位總統遭到彈劾成立,尚未通過,他已經辭職。


 反觀國內,彈劾根據憲法及監察法要有繁瑣的程序,表決門檻也高,成立一件彈劾案,從調查到成立的程序非常嚴謹。但往往,送到司法機關的公務人員懲戒委員會,根據公務人員懲戒法第九條,政務官往往只被處以申誡。也因為如此,社會才會有,監察院總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的觀感。


 而監察權的效能被質疑,這中間問題就出在監察院跟司法院中間的法律制度不夠健全。所以第四屆監察院第一次院會,他才會提出法案修正的想法,而方向與各方都研議過,期盼往提高彈劾效力修訂。不過,如果要修法,勢必牽涉司法院,工程浩大繁複,所以無法先為人民提出時程,但是已經著手進行,期待建立制度、健全人事,使監察權彰顯,人民權益獲保障。



人物側記


趙昌平與美感對話 敬天愛地


 資深監察委員趙昌平甫就任,就一頭栽入前總統陳水扁家族疑似洗錢案和強化監院運作等大案。不過,或許因為養成作畫、欣賞藝文創作等藝術涵養,讓趙昌平在行使監委職權的嚴肅過程中,能夠平常心處理地位高如前總統或平如市井小民的陳情調查案件。


 監察院開張後就面對扁案,趙昌平身為監院的扁案五大專案小組總召集人,壓力之大,可見一斑。不過,在藍綠政府均獲聘擔任監委的趙昌平,在心態上卻能以平常心看待。因為趙昌平認為,扁案固然是全球關注,但一般販夫走卒認為遭公僕欺壓的陳情案件,卻能為人民伸張正義,因此,對他來說都一樣重要,一切但憑良心查案。


 此外,監察院雖然在國人賦予高度期待下重新開張,但行使調查權的實際運作過程中,確實有不足之處。因此,趙昌平也領軍進行「監察法制修正研究小組」,希望透過強化職權,讓監院更能成為保護人民權益的機構。


 監察院業務相當嚴肅且繁雜,尤其涉及高官的調查案件,更是動見觀瞻。不過,明明已經忙昏了頭,親和力十足的趙昌平卻總是一副輕鬆、幽默的名士派。對此,可能要歸功於趙昌平平時將畫畫和欣賞藝文作品當作紓解壓力的結果。


 所以啦!趙昌平就說:唯有心靈的涵養,並學習與美感對話,才能敬天愛地,在執行公權力過程中,也更能以超然立場處理每個案件。就像他辦公室掛的字畫所書:「昌茂鴻儒正社稷,平興俊士慶家邦」。(記者李麗慎 )



  採訪記錄:記者李麗慎、廖珪如

  攝影:記者王耀民  (2008�09�01)


發佈日期:2008-09-03 15:1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