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專論 觀察二○○九美國的外交走向 賴怡忠
FB Plurk Twitter  

 觀察二○○九美國的外交走向  賴怡忠

 歐巴瑪於本週確定獲得民主黨提名角逐今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由於麥肯早已取得共和黨的提名權,因此在美國兩大政黨的代表都已確定下,現在是個觀察二○○九年美國外交政策可能發展的好時機。

 而預測美國總統的外交政策,除了注意美國總統的競選演說外,還需觀察其外交團隊,因為這些團隊成員極可能在選上後,進入重要的政府位置,實際負起決策責任。由於競選時的外交演說往往是這些外交幕僚代為起草的傑作,因此可以不誇大的說,觀察這些人的政策傾向,可能比總統候選人的競選語言更為重要。

 外界多認為歐巴瑪外交幕僚的特色是較為年輕,與希拉蕊以克林頓總統舊部屬為主的外交團隊,如前國務卿歐布萊特女士、前駐聯國大使郝爾布魯克、前國家安全顧問伯格等人相比,歐巴瑪的幕僚中,除了卡特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布理辛斯基外,多是希拉蕊團隊過去的部署,如擔任要職的蘇珊萊斯,過去是歐布萊特女士任國務卿時的助理國務卿,而雷克則是克林頓時代國防部的助理部長。因此在民主黨內就有人戲稱,歐巴瑪的外交團隊是二軍陣容。

 而歐巴瑪的外交演說也反映了其年輕世代的外交看法。不管是歐巴瑪外交事務期刊的文章,還是重要的外交演說,都反應除了伊拉克問題外,全球化議題在歐巴瑪心目中的重要性,這包括反核武擴散、能源安全問題、氣候變遷、全球反恐等。對於傳統安全議題與大國關係的缺乏著墨,也反應出在後冷戰時期所孕育的戰略世代,在觀念與做法上與之前的冷戰世代有非常大的不同。

 至於麥肯的外交幕僚,則包含共和黨的現實主義主流派,以及新保守主義者。現實主義一向是共和黨外交的主流,注重大國關係,並信奉自由經濟對於促進和平的作用。最有趣的是,新保守主義對美國更和黨的影響力,並未如觀察家期待,隨著小布希政府的勢力消退而退潮。

 麥肯的外交演說著重大國平衡,但十分強調民主的重要性,甚至期待建立民主價值同盟,以協調聯合國事務,並據此建構新的國際秩序。麥肯在「外交事務」期刊的文章中,對中國多所批評,表示並主張在亞太地區應建立「美日印澳」四國制度性合作關係,十分類似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前外向麻生太郎的「自由與繁榮之弧」構想。與歐巴瑪相比,麥肯比較重視傳統安全議題,也更重視大國關係,但麥肯突出民主價值作為合作的準繩,又使其與共和黨傳統的現實主義主流派有所不同,而比較接近新保守主義者的主張。

 國人對兩黨大選最關心的,當屬於民主共和兩黨對台灣的影響,歐巴瑪沒對台灣有任何發言,但在馬英九當選時親發賀電。麥肯則提到「民主台灣」,以及美國應重視中國對台灣的武力威脅,似乎兩人在此不分軒輊。但從兩人的外交團隊來看,麥肯外交團隊的亞洲經驗顯然比歐巴瑪來得豐富,對台灣的了解也比較深入,也曾多次對台灣有較為同情的公開表述。這似乎給人麥肯當選可能對台比較有利的印象。

 但如同小布希在剛當選時對台灣的極度友善態度,在二○○四年以後卻將陳總統視為厭惡至極的麻煩,台美互信降到冰點。這意味著未來台美關係除了美國總統一開始的政策外,台灣的作為與未來的互動也很重要。即便麥肯對台灣比較友善,但如果馬英九的外交持續給人有著「親中、遠美、反日」的印象,麥肯是否願意保持友好就是個疑問。而如果歐巴瑪當選,其外交團隊重視全球化,要求中國符合新全球規範的主張,也與馬英九將全球化視為加速與中靠攏的解釋有重大差異,即使歐巴瑪有親筆信祝賀馬英九當選總統,但關鍵政策的歧異依然會改變未來互動的氣氛。

 對馬團隊來說,現在出現一個有趣的狀況,面對一個即將下台,主要首長都不可能續任的美國小布希政府,到底台美互信建立的時機,是要與這個跛鴨政權積極交往以便為新政府的台美關係打下基礎,還是擔心跛鴨政權的保守本質,會增加對台美關係互動的不利限制,所以等新政府上台再處理?這是觀察美國大選結果之外,馬英九外交團隊應好好思考的首要問題。(作者為印度協會理事長)





發佈日期: 2008-06-10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