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社論 支持雲門也要具體規擘台灣文化藍圖
FB Plurk Twitter  

   支持雲門也要具體規擘台灣文化藍圖

  │「文化總統」不能淪為競選口號

 大年初五晚上的一場大火,燒毀了位於八里的雲門排練場,也燒出了台灣文化藝術體質的脆弱與積重難返。身為台灣第一表演藝術團體「雲門舞集」創辦人的林懷民,痛心地指出「政府編列文化經費少得可憐,談文化只是口號、選舉幫襯,沒有文化願景」。

 這一把火燒出的不僅是雲門的單一問題,更是台灣所有表演藝術團體,甚至文學團體共同面臨的困境。就政府總預算來看,「文化」始終是政府預算框架中的弱者,文建會今年扶植團隊預算只有一億元,卻要支應六十多團的運作,充分凸顯了文化預算的捉襟見肘與分配上僧多粥少的窘境;新上任的文建會主委王拓表示:「不只是(表演藝術團體投資)這部分少,整個文化預算都少。」他指出,政府今年總預算一兆六千億,但文化預算僅占了百分一點三四,文建會預算在政府總預算中更只占百分零點三六。作家出身的王拓,算是勇於面對現實並敢於反省的政務官,但他的這番自省並無補於預算偏低的事實,也無補於在寒冬中苦撐待援的國內表演藝術及文學團體。

 林懷民在國外巡演時,經常有人問他「你的歌劇院在那裡?」林懷民非常感慨,因為雲門舞集這麼多優秀舞者的排練場只是八里郊區的一座鐵皮屋,但跟其他表演團體彼較起來已經很幸福了,而在國外,類似雲門這樣規模的表演團體,大都有專屬的表演場地。台灣近年來對於文化建設不是沒有投資,問題就在於沒有將錢用在刀口上,各地為消耗預算,只有空殼卻欠缺內涵的「蚊子館」,就是最好的例證。

 畢竟雲門還具備國際知名度,可以獲得政府少許補助及企業暫助,但還有許多傳統戲劇團體,為了一年一度的公演,團長必須四處拜託乞求小額贊助;而在全球華人中表現亮眼、長久維繫國內詩壇命脈的詩社、詩刊,能獲得政府補助的實屬鳳毛麟角,多數詩社詩刊仍需同仁自掏腰包支應一切費用。相較於雲門在國際上為台灣贏得的掌聲和榮耀,今日林懷民的感慨,甚至他的批評都確實值得為政者深思與汗顏。因此,我們要呼籲朝野政黨,除了要支持雲門重建排練場外,更要具體規擘台灣文化藍圖。

 現在距離總統大選僅剩一個多月,我們必須檢視兩黨候選人所提出的文化政策。國民黨候選人馬英九推出「以文化為核心的全球佈局」為名的文化政策,宣示以文化領政的指標思維,並強調若當選,將以文化總統自居、以文化領政。馬英九將文化視為台灣以小搏大、永續經營的關鍵實力,並表示將把文化提升匯聚成整體國力,爭取東南亞有三千萬華人的認同;他也體認到,在二十一世紀的全球競爭中,文化才是國家競爭力的核心元素。他允諾,一年內將文建會升格至文化觀光部;四年內將文化預算從百分之一點三提高至總預算的百分之四。

 而代表民進黨角逐大位的謝長廷也信誓旦旦,要當一個文化總統,並表示當選總統之後,更要將文化創意產業預算提高到三百億;民眾觀看藝文展演的支出得以扣抵所得稅;十八歲以下的兒童青少年,參加公共音樂廳、美術館、博物館的藝文活動免費,由政府撥預算負擔;推動台灣的國際文化節,創造文化氣氛,讓台灣文化有更多的世界舞台,也讓台灣的文化、藝術創作者有更多創作、展現的機會。

 二位選人的文化政見洋洋灑灑、面面俱到,並都以當「文化總統」為目標,也都展現對文化重視的程度,這對台灣文化界是一件好事,但將來無論誰當選,重要的是如何將這些政見逐一落實為具體可行的政策,在全球化與在地化劇烈拉扯之際,讓台灣文化展現具有宏觀視野的主體性,成為全球華人共同的文化中心;對於藝文團體的補助,能夠本於兼容並蓄、廣納包容的胸懷,將文化的餅做大,讓藝文團體確實感受政府關心藝術文化的熱忱與決心,那麼文化才有可能成為台灣國力的具體指標。

   





發佈日期: 2008-02-14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