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名人開講 二次重摔 不放棄研發 反敗為勝
FB Plurk Twitter  

 問:從事養殖事業,讓你的人生慘跌了兩回,你是如何反敗為勝?



答:第一次,我養殖草蝦是從一竅不通的門外漢開始,一步步辛苦的學習,由於當時台灣正興起養殖草蝦的熱潮,在養殖草蝦二年的期間,讓我賺了一點錢,因此我又投資增購四分的漁塭土地,不過,好景不常,隨後台灣養殖草蝦發生病變,且找不出病因,我也受到池漁之殃,不但侵蝕以前做生意及養殖草蝦的老本,還讓我負債約二、三百萬元,這是我離鄉出外拚闖天下以來,最悽慘暗淡的時光。

 不過,我對於養殖草蝦仍不死心,後來在朋友提供建議下改變養殖草蝦的方法,包括重視天氣的變化及研究科學的養殖技術,說也奇怪,竟讓我擺脫養殖草蝦發生病變的陰霾,其後的三年又將養殖草蝦前二年所虧掉的錢全部都賺了回來,才得以還清我養殖草蝦積欠的債務。

 第二次,約是一九九零年,我在菲律賓、香港作龍蝦貿易時,發現香港人嗜食石斑魚,每天石斑魚消費量約三至五噸,但石斑魚的價位高,且香港石斑魚市場很大,不過,我分析海生的石斑魚會日漸減少,所以我決定改為從事養殖石斑魚。

 但是我對養殖石斑魚仍是一知半解,為此我曾拜訪過前輩,但被前輩們「潑冷水」;且首次引進大小一千多尾的龍膽石斑種魚,還被太太痛罵了一頓說「我未養殖過石斑魚,卻一口氣引進如此多的種魚,根本毫無用處」。

 但是我對於台灣的養殖技術,始終抱持著很高的信心,相信「人定勝天」必定能夠克服陸上養殖石斑魚的技術問題,於是決定由我自己提供種魚,並與其他的養殖業者進行技術上的合作,第一次未成功,虧損約五百萬元,第二次種魚被偷,損失約三、四百萬元,第三次與台東水試所合作共同研究,雖然生出未受精的魚卵,但是種魚大量死亡,損失約六千萬元,五年(至一九九五年)合計虧本近七千萬元。

 這兩回,雖然都摔得很重,但在我堅持到底,永不放棄的研發下,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讓我再站了起來,而且站得更穩當!





問:你如何以人類的魚水之歡,發想為龍膽石斑做人工繁殖的?

 答:後來朋友告訴我,「龍膽石斑是海上野生的漁種,不可能在陸上養殖龍膽石斑成功」,更讓我驚慌失措,心想已投下如此大的心血,如果放棄實在很可惜。那時不知是哪來的心血來潮,就跑到書局購買有關水產養殖交配技術的書籍回家詳細研究,終於讓我悟出「人類男女朋友交往結婚後,如果要『做人』成功,其成功的條件之一,就是要在羅漫蒂克的情境及氣氛中,享受男女性愛的漁水之歡」,因此我就將這套人類「做人」成功的妙法,全盤的移植到陸上養殖龍膽石斑的交配技術上,結果在一九九五年七月,終於獲得配技術上的大突破,我成功以人工繁殖龍膽石斑,由於這是陸上繁殖龍膽石斑首次以人工繁殖成功,可說轟動全世界的養殖業界。現在回想當時,心情還是很爽!





文:張丞仁,圖:戴昆財提供
發佈日期: 2011-08-29 01:3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