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名人開講 鐵漢侯友宜 人生無數驚歎號
FB Plurk Twitter  



主文:

問:從一個嘉義鄉下的田莊小孩,怎麼會想要當警察,是誰啟發了你,聽說當年父母還希望你當醫生?

答:我的家境其實不寬裕,人家是「田僑仔」,我們家只是過得去,並沒有「從這裡看過去到山的那一邊,都是我家的地」。所以唸高三的時候,看到報紙有一篇「十大神探」,說刑事局當年有個組長竟然會「壁虎功」,穿簷走壁、好不威風,心裡非常神往,以為當警察可以學功夫,所以高中畢業,就報考當時還稱為官校的中央警官學校。

可是全家沒人當警察,父母知道我考上官校,並沒有阻攔,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既然當不成醫生,只要不用出學費的都好啦」!所以我便理所當然的做起警察來了。



問:你在警界的試金石之作,是第一次「獵龍專案」的陳新發,為了逮到他,此役你損失了李富星與胡鐵花兩員大將,談談自己的英雄之淚。

答:被你說對了,我年紀輕輕就開始衝鋒陷陣,胡鐵花與李富星兩名幹探兩天內接連遇害,命喪陳新發槍下,是我最耿耿於懷的事。為了要抓陳新發,這個本來只是毛頭小賊,綽號「阿龍」的槍擊要犯,由於李富星與他是宜蘭同鄉,本就認識,只是一個當警察、一個當強盜,當局為了抓陳,李富星便成了非他莫屬的專案小組成員。

線報指出陳新發愛賭,也專門搶賭場,犯下多起搶案後,帶了兩個手下李根龍與張耀天,準備去大直基隆河一帶賭場探路,我們從線民那邊得到消息,我就直接帶隊守在明水路一個水閘門,把偵防車停在分隔島上,後面是高牆,前有雞爪釘伺候,我們帶長槍,自以為萬無一失。

不料他當天去了在民生東路的另一處賭場,要向道上人物「黑面權」討債,刑大另一名幹員人稱「胡鐵花」的胡榮裕,也是台北名警,正巧也到現場佈線,結果只說了一句「我刑大的」陳新發見是警察狠狠丟了一句「刑大也一樣」,便一槍打死了胡榮裕,而我們在大直還渾然不覺,後來還是同事打呼叫器給我,我們才知道大事不妙。

隔天,一位開酒店的老闆打電話給我,說阿龍常帶女友在長春路的亞都飯店出現,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我趕緊聯絡李富星、楊源明等人趕往現場,不料我才剛到現場,就聽見槍聲大作,心知手下已與悍匪對上了,心中焦急如焚,結果一下車,赫然發現李富星已然倒臥血泊當中,不但頭部中兩槍,而且是被阿龍從背後暗算,因為他早已知道這位同鄉就是要來勸降或抓他的警察,所以先下手為強。

當我撫著李微熱的身體,知道他已不幸殉職,不禁跪地痛哭,不能想像自己連失兩名同事,誓言一定要抓到這名惡龍。幸而在不到廿四小時之內,我們從搭載阿龍離開現場的計程車司機處查到他的下落,也就是日後著名的吳興街之役,阿龍等三名歹徒在重重包圍之下,吃了一千多發子彈,最後引起公寓大火而全被燒死,也算為兩名刑警報了仇。這仗在我從警生涯中非常重要,讓我對於未來重大案件的佈署更謹慎、更加思前顧後,原來是血換來的教訓!



問:鐵漢的外在,竟在事業起飛中遭到痛失愛子的橫禍,健康幼稚園火燒車事件奪去獨子侯乃維,對你的影響是什麼?

答:你看是不是命運弄人!八十一年四月才剛擊斃陳新發,五月就發生健康幼稚園火燒車事件,我的獨子侯乃維也是那不幸的廿三位小朋友之一,讓我的心情非常不好,幾乎要崩潰,那個階段也是我人生最低潮的時候。而為救小朋友捨身火場的老師林靖娟非常偉大,她的牌位後來入祀忠烈祠,成為第一位入祀的非軍人烈士。

如果人生能夠重來,什麼榮華富貴或是高官要職,我都可以不要。回首前塵,乃維離開人世雖然帶給我極大傷痛,但也讓我提早經歷人生重大的粹練,認識到人生的無常,所以未必是壞事,乃維就是我此生最大的福報。

我本不信鬼神,但因悲慟逾恆,只有這次在老媽介紹下到民雄找一名柳相士相命,也是求得心中的慰藉,而他也說,乃維會化為弟妹回到我身邊,後來我又生了兩個女兒,果然乃維在冥冥之中,化作大愛給爸爸媽媽,我非常感謝他的庇佑。



問:以打擊犯罪急先鋒之姿,轉化為有實質行動力的副市長,與市長朱立倫的因緣際會細說從頭。

答:其實我從不求官,而且我是實事求是的人,有些人認為我政商關係良好,但與朱市長結緣,則是十年前早在桃園縣。當時我是警政署派的警察局長,他是縣長,所以算不上什麼因緣際會,只是我做事的態度他都看在眼裡,四年的相處,他很清楚我的為人,絕不拖泥帶水,且只要下決心就要馬上做。

不過大家不知道,市長也是一個乾脆之人,他不會給我任何指示,一切依法行事,但他在背後全力支持,非常尊重,而且完全授權,使我能全心以赴。在這樣的長官手下做事,根本不必應酬關係,而這也是我要的,畢竟我終究不是政治圈人。

一個人要掌握自我命運,我很感謝警界給了我如此機會,不但做過警大校長、警政署長與刑事局長,這三個最重要的警職使我的資歷完整。而我能從一而終,始終在刑事體系裡發展,沒有見異思遷,這就是一個人的堅持,也就是戲棚底下站久了就是你的的道理,這也是我給年輕人做人處事一個應有的態度的建議。

問:新的市政治安重點「電子城牆」,有快速檢索與整合情資功能,你對此與警方行動電腦聯線的未來遠景。

答:你想想看,我在刑事警察局長任內辦台中蠻牛被下毒案,調閱五百多支路口監視器,動用八十名警力,花費十多天過濾歹徒影像,大家看得眼睛「脫窗」,看得人仰馬翻,這雖然是科學辦案,但方法卻是「一點也不科學」!

如今「情資整合中心」快速檢索的優點,不但節省警力,還能提高破案效率。所以我極力要推「情資整合中心」,系統整併市內原有路口監錄系統,增設高畫質監錄設備,以電腦數位化高科技,透過民眾的即時臉部影像,與身分證等影像資料庫比對,提升犯罪嫌疑人比對正確率,強化警方監控能力,並掌握犯罪人、車的動態及軌跡。

在建置「電子城牆」前,警方將利用行動電腦(M-Police),提升相片比對、影像標記等系統的使用頻率。如果發生群眾聚集叫囂案件,中心系統螢幕當場顯示事故現場,警用行動電腦回傳的群眾影像。再透過系統30度扇型範圍搜尋,掌握歹徒行蹤,藉行動載具蒐證與車牌辨識系統,由電腦自動擷取監視影像中的人物,自動分析治安人口影像資料庫,確認歹徒逃逸方向,最後順利抓人。

他說,這套防衛系統將耗費廿億元,雖然龐大,而且要到103年才能建置二萬七千具百萬畫素高解析度監視器。但如果今天不做,明天一定後悔!

這就像他在警察大學校長任內,強力要求組織再造、建立鑑識科學、成立刑事局中部與南部打擊犯罪中心,都是未雨綢繆的心血,如今也都一一見到了成效。
發佈日期: 2011-09-05 00:10:00














分類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