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名人開講 楊恩典沒有手 擁抱更多 腳繪傳奇人生
FB Plurk Twitter  

 問:妳對小時候的印象如何,是不是還記得小時候的事物。  答:小時候有許多事情都已印象模糊,大多沒有印象了,岡山菜市場的事也是長大後陸續從家人的口中聽到,才知道我的身世。  問:妳先天缺手、雙腳一長一短,當時岡山警察局找遍所有育幼院都沒有地方要收養,楊煦牧師夫婦毅然將妳帶回撫養,還幫妳取名為「恩典」過程恨傳奇。  答:我後來聽說爸爸看到我的第一眼,就憐憫地說:「這是上帝的恩典」所以取名「恩典」,有很多人問過爸爸:「她沒有手臂,怎麼叫恩典﹖」,爸爸總是笑嘻嘻地回答:「她沒有雙手,上帝免除她的勞役,這不是恩典是什麼﹖」  問:沒有雙手,怎麼過生活與求學?  答:小學我在龍興國小就讀,而在八歲時日本無臂少女「白井典子」的造訪六龜育幼院。看到典子能夠靈巧地摺出紙鶴、用腳開車、打電話,我只會用腳洗臉、刷牙和寫字,因此我開始訓練自己學會摺各種紙製品、壓花和上廚房做蛋炒飯。從此我凡事以典子為榜樣,學習用腳來做任何事,甚至想到有一天也可以像典子一樣結婚生兒育女,擁有自己的家庭生活,受到典子的啟發與鼓勵,我主動向爸爸要求學書法。  國小畢業後我十三歲進六龜國中就讀,因為我沒有雙臂,長期使用左腳做事、吃飯、寫字等,過度的失衡使用使我的脊椎嚴重側灣,身體歪一邊,右腳有萎縮現象,體重與身高都不及同年紀的同學。醫生建議我必須開刀矯正,否則內臟會受到壓迫,有嚴重的後遺症,脊椎矯正手術需要一筆龐大的醫療費用。  問:當時候妳有作脊椎矯正手術嗎?  答:有,當時候育幼院的經濟不是很好,在台北振興醫院接受手術、治療三個多月,醫療費用是「蔣爺爺」伸出援手協助的。我從一九八六年九月住院,一九八八出院,前後總計有一年多時間,我經歷了一生中最痛苦的一個階段。  問:蔣經國先生是如何認識你。  答:蔣爺爺第一次到六龜育幼院訪視時,是在民國六十二年,那時候我還沒有出生,那時候的經國先生是行政院副院長,到六龜的主要目的是勘查林務局的楠濃林區,他在山上眺望時發現到山下村落中有一面國旗飄揚,詢問同行的省主席謝東閔才知道這裡是一處山地育幼院,當時路況不好,隨行人員勸他路不好不要去,但經國先生執意要來。  那時候育幼院對外交通只靠一座吊橋,沒有水泥橋,蔣爺爺是從吊橋到育幼院,他看到吊橋木板腐朽搖搖欲墜,走起來驚險極了,也指示修復吊橋。第二次是他當選總統後再來育幼院。抱我的那次是在一九七六年的耶誕節第二天,從媽媽懷中抱起剛在學走路的我,我記得還向他炫耀我的特徵說「蔣爺爺,我沒有手」他慈祥的說「妳還有腳,可以做很多事」,這句話從此改變了我的一生。尤其他抱起我的那一剎那,就像是我的家人的感覺一般,現在回想起來,他那一雙手豈不正好像我們唱的「那雙看不見的手」一樣神奇。  蔣爺爺協助我裝義肢、進行脊椎矯正手術,建造東溪大橋改善育幼院對外交通的不便,蔣爺爺每次到育幼院訪視時,都指名找我,不斷給我鼓勵、關懷,他是謙卑的長者,爸爸的行事作風很像蔣爺爺,小學時,我剛練書法不久,寫一幅「中華民國一定強」寄給他當賀年禮物,獲得他的讚譽與肯定,特地在中常會時提出,他向大家說今年他最開心也最安慰的兩件事,第一,高屏地區長期乾旱,終於下起雨來抒解旱象。第二,在偏遠山區的一位沒有雙手的小女孩,能夠用腳寫毛筆字送我。     問:妳現愛已是國際知名的口足畫家,最初學畫的情況如何,怎會有想學畫畫的念頭。  答:我畫畫最初的啟蒙老師是國立藝專畢業的謝玉美,她讓我們把畫畫當遊戲,運用方式來啟蒙我們,她的生活化教育有發揮效果,使我在國小時的國文、音樂、美術都拿到很高的分數。讀國中時,我開始對繪畫興趣愈來愈濃厚, 十八歲國中畢業後,向楊鄂西教授習國畫花鳥、簡淑樺老師習山水、曾璽老師習書法。  我在一九九一年加入國際口足畫藝協會,並於台北市立圖書館首度參加國際口足聯展。一九九四年第一次應日本之邀在東京等地舉辦個展,一九九六年赴美國加州舊金山教會及學校舉辦巡迴畫展,一九九七年經引荐參加吳健雄基金會義賣大會,與張大千、張杰、黃光男等前輩畫作一起參與義賣,對我來說有很大的鼓勵作用。  
發佈日期: 2011-09-12 00:10:00














分類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