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名人開講 施福珍 台灣囝仔歌之父
FB Plurk Twitter  



 問:請你回憶當年創作﹁點仔膠﹂童謠的動機。

 答:民國五十三年,我在省立員林家商教書時,那年的暑假 校門口正在舖設柏油廣場,一群小孩子不小心踩到未乾的柏油,用水洗也洗不掉,乃以埋怨的語氣嚷著﹁點仔膠,黏著腳﹂,童稚的喧鬧聲吵醒正在單身宿舍午睡的我,那麼親切又好聽的﹁點仔膠、黏著腳﹂,我不由得急忙起床拿筆接上﹁叫阿爸,買豬腳,豬腳箍滾爛爛,飫鬼囝仔流嘴瀾。﹂前後不到五分鐘,詞曲同時完成,心情頓時愉快無比,午覺也睡不成了,我反覆不停地唸,不停地唱,越唱越順口,台語原來這麼奇妙,唸的竟然和唱的一樣好聽。





 問:請施老師介紹﹁點仔膠﹂除外的幾首膾炙人口的台灣童謠歌詞和典故。

 答:(一)大箍呆:﹁暗公獅、白目眉,無人請,家己來,大箍呆、炒韭菜,燒燒一碗來,冷冷阮無愛﹂,這首歌謠是嘲笑一位長得胖胖又呆呆的孩子,喜歡跟隨家人到別人家裡做客吃喝。



 (二)羞羞羞:﹁羞羞、羞羞羞,摜籃撿鰗鰡 ,攏總撿外濟,攏總撿兩尾,一尾煮來吃,一尾糊目睭﹂。﹁羞﹂是恥笑人家(不要臉)的意思,以兩手的食指劃著自己臉上腮部,然後扮著不屑一顧的臉色,對著嘲笑者的面,一面做動作,一面叫著﹁羞羞羞,?見笑﹂。



 (三)秀才騎馬弄弄來:﹁秀才騎馬弄弄來,佇馬頂跋落來,跋一下真厲害,嘴齒痛,糊下頦,目睭痛,糊目眉,腹肚痛,糊肚臍,嘿﹗真厲害。﹂,傳統童謠中關於﹁才﹂字有兩種歌詞,一首是﹁阿才,阿才,天頂跋落來,有嘴齒,無下頦,叫先生,叫?來,叫師公,拖去埋﹂,另一首是本曲,本為嘲笑叫阿才的小朋友,後來演變含有嘲笑只會讀書的﹁秀才﹂,連騎馬都不會,以至於跌成重傷,另外,也帶有諷刺江湖術士治病方法,牙齒痛把藥膏貼在下巴,眼睛痛貼在眉毛上,肚子痛貼在肚臍上,暴露江湖術士缺乏醫學常識。



 (四)澎恰恰的大鼻孔:﹁澎恰恰、澎恰恰,澎恰恰的鼻孔大,因為細漢的時拵,用指頭仔挖鼻孔,挖甲兩孔黑弄弄,實在驚死人。﹂這是一首嘲笑大鼻孔的唸謠,奉勸小孩子不要用手指頭亂挖鼻孔,否則會像澎恰恰一樣大鼻孔,這首童謠被選為國小兒童歌唱比賽指定曲,打動全國兒童,也唱紅到電視節目,因為,一位電視節目主持人的名字也叫澎恰恰,這件事還在網路上引起正反兩派熱議,這是一首富有教育意義的歌曲,後來還成為手機來電答鈴的熱選曲子。



問:早期台灣兒歌的地位如何﹖

答:台灣早期是一片沒有政府治理的化外之地,先民大部份是原住民平埔族、高山族和少數唐山移民來的漢族。一六二四年荷蘭人入侵台灣統治三十八年,一六六二年鄭成功的漢人軍隊趕走荷蘭人。鄭氏祖孫三代統治台灣二十一年,一六八三年被清朝水師都督施琅率兵攻陷,台灣正式列入清朝版圖。一直到一八九五年中日甲午戰爭,清朝戰敗將台灣、澎湖割給日本。二百七十一年中,台灣兒童只有傳統童謠可唸,並沒有兒歌可唱。一八九五年日本佔領台灣後大力推廣兒童音樂,台灣兒童天天唱日本兒歌,偶爾唸傳統唸謠,但幾乎忘了自己是台灣人。



問:員林為何是台灣囝仔歌的故鄉﹖

答:二次世界大戰終止,不久國共內戰又起,民國三十八年海峽兩岸分治,台灣實施戒嚴,台灣學生在學校不准講台灣話,在強勢的國語環境下,根本沒有﹁台灣囝仔歌﹂生存餘地。 



 一九六四年五月十日母親節,我寫﹁點仔膠﹂的兩個月前,員林名醫黃婦產科、江小兒科和紫雲醫院等三位醫師太太黃陳允玉、江林彩鳳、黃李素琴籌組員林兒童合唱團,由我教唱和指揮,每週日上午在員林公園的興賢書院練唱我創作的﹁台灣囝仔歌﹂新作品,曲目有﹁點仔膠﹂、﹁羞羞羞﹂、﹁秀才﹂等數十首,一九六七年初在彰化青年育樂中心舉行﹁許常惠師生作曲發表會﹂後,這些﹁台灣囝仔歌﹂由童子軍總團部的教練團趙錦水、楊樵堂、林珠浦等三人大力推廣,加上各唱片公司爭相錄製出版卡帶,不到一年工夫,全台灣兒童都能高興地唱出自己的囝仔歌了。



 民國六十年代,台灣各地兒童正流行著﹁哥哥爸爸真偉大﹂、﹁造飛機﹂、﹁我家門前﹂等兒歌和一些外國民謠﹁老黑爵﹂、﹁蘇珊娜﹂等之際,唯有在彰化縣員林小鎮卻流行著一些頗富鄉土風味的台灣童歌﹁點仔膠﹂、﹁大胖呆﹂、﹁羞羞羞﹂等,員林是農業鎮,能在滾滾崇洋浪潮和國語歌曲的強勢壓制下,保存著純樸而深具傳統台灣精神的鄉土兒歌,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員林兒童合唱團因演唱台灣童謠而聞名全台灣,員林是台灣囝歌的故鄉就被傳開了。 。



問:請你談談台灣囝仔歌推廣心路歷程。

答:一九六五年母親節,員林兒童合唱團成立週年音樂會起,每逢週年慶音樂會均介紹我寫的台灣童謠,四年後中華民國兒童合唱團協會成立,連續四屆的全國兒童合唱大會和亞洲兒童合唱大會,一樣介紹一些新創作的台灣童謠,深獲全省同胞肯定,只是政府的國語推行政策封殺了這些曲子,因此,除了童子軍活動唱台灣童謠外,學生在學校不能唱,電視媒體更不能出現,真是悲哀。



問:你寫台灣囝仔歌的動機﹖

答:一九六六年,作曲界奇才王耀錕邀我到台中郭頂順的別墅,跟隨剛從法國留學回來的作曲大師許常惠教授學作曲,一段時間後,我出示我寫的三小冊童謠曲集--古怪歌、急口令和台語童謠,在台灣童謠中一眼看到﹁點仔膠﹂,便下了定論說﹁你以後就專寫台灣童謠好了,因為你的曲子有唸、唱合一的特別風格,你就認真地寫下去吧﹂,這一番鼓勵的話就是我堅持寫台灣童謠的第一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是一九七○年光復節,第一屆全國兒童合唱團在台北國際學舍舉行,員林兒童合唱團唱出我寫的台灣童謠,當晚領隊召開檢討會時,呂泉生教授建議,此後的合唱大會能像員林一樣唱出我們自己的歌,這席話更讓我堅持寫台灣童謠的決心。



 第三個原因是第六屆亞洲兒童合唱大會在台北、台中、嘉義和高雄舉行,我們演唱新譜曲的﹁掠毛蟹﹂和﹁鹹酥的土豆莢﹂,最後一場在高雄演唱後,文化大學顧獻樑教授和電腦音樂家林二教授到後台鼓勵我,要我繼續寫下去,唱下去。



 一九七七年五月,國際青商會中區大會在員林舉行,員林兒童合唱團上台唱了﹁大箍呆﹂、﹁員林椪柑﹂、﹁枝仔冰﹂等幾首台灣童謠,當時擔任彰化地檢署首席檢察官(現改稱檢察長)的翟宗泉(後來出任法務部常次和監察委員)於會後向我說,他很欣賞,也很支持這些曲子,翟首席是外省人,竟能接受我的台灣童謠,當然又增加我寫台灣童謠的信心。





問:推廣台語文化近五十年,請問施老師有何感慨和建言﹖

答:推廣台語文化從無到有,直到解嚴後才漸漸受到朝野重視,民國九十年,政府將台語列入中小學校教材,校園內講台語不再被罰錢,學童可以自由自在唱出屬於自己鄉土的歌謠,這是我最感欣慰的地方,但國台語漢字無法融合為一而影響學童學習台語的效果,像﹁大家﹂,教育部版本寫成﹁逐家﹂。﹁豬腳﹂寫成﹁豬跤﹂。﹁芭樂﹂寫成﹁菝仔﹂。﹁鼻孔﹂寫成﹁鼻空﹂。﹁賺大錢﹂寫成﹁趁大錢﹂。﹁嘴瀾﹂(口水)寫成﹁喙瀾﹂。教育部如能將國台語的漢字融合為一,對國台語推行將造成雙贏局面。

發佈日期: 2011-09-19 01:33:20














分類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