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阿扁札記 「公投」和平協議的選舉操作
FB Plurk Twitter  

你不知道的真相(上)

「公投」和平協議的選舉操作 陳水扁

 十月十八日《中國時報》頭條新聞報導,「選前三個月,馬總統昨天丟出重大兩岸議題,馬英九表示,只要符合國家需要、民意支持、國會監督三原則,政府未來十年將審酌推動兩岸簽署和平協議。」馬英九是在十月十七日主持「黃金十年、國家願景」記者會時拋出這顆政壇震撼彈。十月廿日《中國時報》A2版又報導「馬英九昨天接見美國外交政策全國委員會(NCAFP)訪問團時表示,他兩天前舉行『黃金十年、國家願景』記者會,提出在未來十年內,政府在國家有需要、高度民意、經國會監督三大前提下,審慎考慮與中國大陸協商簽署和平協議。」

 《中國時報》前社長王健壯十月廿日發表《和平協議是總統大選的決戰議題》(A16版時論廣場),強調「選舉議題的設定,影響選舉的勝負;馬英九在大選投票前八十多天,突然拋出『十年內洽簽兩岸和平協議』這個議題,就很可能變成決定這次大選結果的關鍵議題。」又說「馬英九既然敢丟出震撼彈,就要承受震撼帶來的後果,其中當然也包括震撼對他的反擊力量。」中山大學公共事務管理研究所助理教授劉明德更直接以《選舉考量下的和平協議》為題,評論「馬英九率先下了重口味辛香料到選舉大鍋中大火翻炒,此舉除彰顯國民黨力圖主導兩岸議題外,背後真正的目的無非是算計著選舉選票。」(中時十月十九日A16版時論廣場)

 馬英九總統十月廿日親自召開記者會,馬上將三天前說過的話改口為「黃金十年」中並未提及「十年內」一定要簽兩岸和平協議,但又加碼宣示:「未來若要推動『兩岸和平協議』,一定會先交付人民公投,公投未過,就不會推動簽署。」

 蔡英文主席在前一天十九日才強烈質疑《和平協議》將使台灣人民面臨四個危險:1、犧牲台灣主權;2、改變台灣現狀;3、危及民主價值;4、破壞戰略縱深。同時強調對於涉及國家定位的政治協商,應以堅持主權、堅持民主、堅持和平三項堅持為前提。

 因此馬英九十月廿日的記者會便抨擊蔡英文態度反覆,馬英九指出蔡英文於擔任陸委會主委時,陳水扁總統曾提出《兩岸和平穩定互動架構》,也強調和平原則,欲建立兩岸協商機制、對等互惠交流、建構政治關係、防止軍事衝突。八年前蔡英文推動這項工作,八年後卻批評這個看法。

 蔡英文則反駁,我講的是主權獨立的談判,馬講的是在一個中國原則下的談判。我引用的模型是在國際衝突下走向和平的過程,與馬總統在「九二共識、一個中國」架構下,附和中南海從江澤民以來所說國共內戰延伸的產物,是完全不一樣的。

 事實上,如果好好回顧當時的相關文件,我還記得二○○四年二月三日,我假總統府召開國際記者會,就《兩岸和平穩定互動架構》及「三二○和平公投」的內容與意涵,向全世界及國人同胞作報告。我依據《公民投票法》第十七條規定啟動《防禦性公投》,也是台灣首次全國性公民投票,其中第二張公投票是《你是不是同意政府與中共展開協商談判,推動建立兩岸和平穩定的互動架構,謀求兩岸的共識與人民的福祉?》我在記者會特別舉了以埃一九七八年《大衛營協定》及一九七九年《和平條約》;以約一九九三年《雙邊和平談判共同議程》及一九九四年《和平條約》;還有朝鮮半島的《兩韓間和解、互不侵犯、交流合作協議》為例,說明這些有關和平架構的協議,都具有雙方互不隸屬,和平解決爭端,尊重相互主權、政治獨立,也就是和平生存權利,而且都有不同程度的客觀力量參與協助與監督的共同特色。兩岸的對等談判必須依循《一個原則,四大議題》來進行。「一個原則」是指「和平原則」,「四大議題」則包括「建立協商機制、對等互惠交流、建構政治關係、防止軍事衝突」。

 足見二○○四年二月三日我所推動的《兩岸和平穩定互動架構》,正是二○○四年三二○總統大選合併舉行防禦性公投第二張公投票,訴求兩岸對等談判,以建立兩岸和平穩定互動架構的政治協商議題。馬總統在八年後祭出我的《兩岸和平穩定互動架構》來為他的《和平協議》背書,但馬英九及國民黨上上下下傾全黨之力反對杯葛抵制防禦性公投的舉行,非但阻擋《強化國防》的第一張公投票,也反對第二張公投票的《對等談判》,亦即完全否定二○○四年《兩岸和平穩定互動架構》,此舉豈不前後矛盾,昨非今是?更是既有今日,何必當初!?

 況乎我所提的《兩岸和平穩定互動架構》強調的是「尊重相互主權、政治獨立」,建構政治關係的議題則包括承認管轄權,互不阻擾、外交事務之進行及國際組織會籍問題,與雙方於國際社會中的互動法則。在在說明了兩岸對等談判是以主權國家對主權國家,也就是「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對等談判,和馬英九政府在「一個中國的九二共識」之架構下,犧牲台灣主權、改變台海現狀來洽簽《和平協議》完全不同,如何比附援引?

 十月廿一日《中國時報》A2版記者李明賢新聞分析,馬英九在十月十七日週一拋出和平協議時並未納入「公投」,直到十月十九日週三蔡英文出招提出「四個危險論」,藍軍始決定加強反擊力道。十月十九日下午府院高層透過電話磋商,金溥聰人在日本更扮演關鍵性的角色,經過五個小時的討論,敲定將「公投」當反擊籌碼。當晚十點總統府先發布新聞稿,隔天廿日馬英九親自上火線再開記者會。《中國時報》報導一名馬政府高層人士詮釋說「就是要破綠營神主牌」,與會人士透露「這是(對藍營)絕對有利的戰場,一定要堅持到底!」一位藍營的輔選幹部則說「老馬真的愈來愈靈活了!」

 《中國時報》同日A2版又有記者朱真楷新聞分析,「馬英九拋出公投和平協議震撼彈,嘗試將總統大選議題從內政導向兩岸,當然有其選舉策略考量。」資深媒體人吳典蓉在同日時報廣場「我見我思」《誠實還是冒進?》乙文特別評論,「馬英九此時丟出這個(和平協議)議題,不見得有利選情,否則也不會隔了兩天又放出公投訊息,這是一大敗筆。畢竟,藍營從來不是公投的真實信徒,選舉操作的痕跡太明顯。熱愛公投的扁政府拿公投來選舉操作,引起人民反感;同樣的,不相信公投的人,卻硬要操作公投,更絕對是反效果。」

 前駐美代表吳釗燮表示,現階段兩岸並沒有簽署和平協議的迫切性及必要性,馬英九在選前拋出這樣的議題,顯然是為了將選戰主軸拉回「藍綠對決」;但吳釗燮提醒,貿然拋出簽署和平協議的構想,恐將落入對岸終極統一的預設命題,「一頭栽進去,就再也無法回頭!」親民黨發言人則質疑,一旦將兩岸高度敏感議題交付公投,恐將引發「統獨大戰」,批評馬總統沒有仔細考量,就任意提出來,相當不成熟。(插題為編輯所加)

發佈日期: 2011-11-02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