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阿扁札記 「公投」和平協議的選舉操作(下)   陳水扁
FB Plurk Twitter  

你不知道的真相(下)

「公投」和平協議的選舉操作 陳水扁

 我始終認為「金馬體制」提出「和平協議」的公投議題,既然是選舉的操作,就是講假的,很快就會露出馬腳,對馬的選情未必有利。最近《未來事件交易所》的選情預測,或許可以說明這一點。十月十六日馬英九尚未提出「和平協議」及「公投」議題,馬英九還贏蔡英文七個百分點,十月十七日先提「和平協議」,十月十九日再提「公投和平協議」,十月廿日馬英九只小贏蔡英文○.四個百分點,幾呈平手。對此一議題,我有以下六點淺見,恭請參考指教:

 第一、「和平協議」是「投降協議」、「亡國協議」,萬萬簽不得。

 針對金溥聰九月在美國談判兩岸未來的接觸,不排除任何可能性,包括簽訂《和平協議》。為此我在九月十五日就寫了《從中程協議到和平協議》的評論文章,登在《壹週刊》的「天涯集」(十月六日出刊)。文中我引述了《中國時報》社論《兩岸簽和平協議須先建立互信》所說的,「如果中國想在協議套上任何可以彰顯其對台主權的前提,台灣社會不可能願意接受。面對中共武力壓迫了六十多年,台灣從來都不曾對主權尊嚴退縮過,自然也不可能為一紙於己不利的和平協議而放棄立場。」最主要的關鍵仍在於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對「和平協議」的定調。胡錦濤早在二○○八年十二月卅一日《告台灣同胞書》三十週年除夕談話所發表的「胡六點」,就已經提到兩岸和平協議必須建立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基礎上,完全沒有「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空間。則在「一個中國的九二共識」的基礎上,簽署的《和平協議》,犧牲了台灣的國家主權,改變了台海和平穩定的現狀,無異是「投降協議」、「亡國協議」,萬萬簽不得!

 第二、柯林頓也說「中程協議」對台灣沒有好處,台灣不能接受。

 蒞台訪問的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在二○○五年二月廿八日於台北賓館和我會晤時,曾對他任命的前國安會資深主任李侃如倡議兩岸應簽署維持卅年、五十年不變的「中程協議」,表達他的看法說,「台灣不能接受,對台灣沒有好處,時間站在台灣這一邊。為什麼是三十年、五十年不變?誰能夠保證?」民進黨十月廿一日公布民調也顯示,高達六成三的民眾不接受以「一個中國」為前提簽訂和平協議;六成七的民眾不相信簽訂和平協議後中國會放棄對台武力威脅;另有高達八成三的民眾認為,涉及改變台灣現狀或台灣前途的問題,應由台灣人民公投決定。

 第三、馬英九推動政治協商的四項前提,沒有任何一項實現。

 馬英九總統在二○○九年接受德國《國際政治期刊》訪問時表示,「兩岸推動政治協商的前提是尊重台灣民主體制、不否認中華民國存在、放棄預設政治前提及撤除對台飛彈部署。」但如今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尊重台灣的憲政體制及依民主程序選出的台灣總統;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張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被推翻,一九七一年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被取代,六十二年來從未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並宣稱台灣只是中國的一省,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始終堅持兩岸的接觸、對話與談判都必須在「一個中國原則」的架構下來進行,參加WHA作為觀察員是在「中國台灣省」的安排下,「九二共識」只有「一中」,沒有「各表」,「和平協議」的簽署必須建立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基礎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飛彈不但沒有減少,反而繼續增加中,不僅不放棄對台動武的任務準備,更通過《反分裂國家法》提供對台動武的法源依據。馬總統宣示兩岸推動政治協商四項前提,言猶在耳,迄今無一成就,豈可出爾反爾!?

 第四、國民黨的字典裡找不到「公投」兩個字。

 我在《馬騜不只反對ECFA公投,而是什麼公投都反對》(拙著《一.八六坪的總統府》P.234~P.239)就提到,中國國民黨的《字典》是找不到「公投」兩個字的,黨綱沒有,選舉綱領沒有,黨代表大會及中常會的決議也沒有。對中國國民黨而言,公投是「洪水猛獸」、是「災難」、是「戰爭」,與中國共產黨一樣都是反民主、反公投的急先鋒。二○○三年為了阻擋公投的實施,國民黨通過《鳥籠公投法》,多年來無視民進黨等民主陣營、本土社團的呼籲聲浪,仍執意不降低公投提案連署及通過的不合理門檻,與廢除剝奪限制公投權利劊子手的「公審會」。從杯葛「防禦性公投」、「討黨產公投」、「入聯公投」、到封殺「ECFA公投」,甚至自己所提的公投也不領票,國民黨反公投的紀錄罄竹難書。馬英九突然拋出「公投和平協議」,當然沒有人相信會是真的!

 第五、「公投和平協議」踩到中國的紅線,馬英九不敢得罪胡錦濤。

 二○○四年我啟動「防禦性公投」,二○○八年我推動「台灣入聯公投」,沒有一次中國政府不叫囂的。中國的態度與立場很清楚,就是反對台灣舉辦任何形式、任何議題的公投。對中國來說,既無「主權在民的民主觀念,又不知「公投」為何物,沒有民主國家的「國會」,只有橡皮圖章的「人大」,一切「中南海」說了算,以黨領政,集權專政,自己不民主,也干涉台灣的民主。中國要的「和平協議」不是為了「和平」,而是為了「實現祖國的和平統一」,不必徵得台灣人民的同意,只要台灣的「中國黨」主席點頭就可以。要捍衛國旗,馬英九不如許典雅,要HOLD住台灣的國家主權,馬英九輸給蔡英文。馬英九不敢接受蔡英文的戰帖進行公投法修法的朝野協商,因為「和平協議」的「公投」不是玩真的。台灣人民要求公投,可悲的竟是胡錦濤在決定!?

 第六、明年一月十四日的投票,就是最好的公投。

 《中國時報》朱真楷十月廿一日的新聞分析提到,「二○○四年扁提出防禦性公投,成功催化選民認同,終而拿下過半選票。」馬英九在金溥聰操盤下丟出「公投和平協議」的議題,是否有抄襲仿效二○○四「防禦性公投」的意味,不得而知。但防禦性公投在藍營杯葛抵制下,投票率過半的九個縣市正是我得票率最好的九個縣市。二○○八年總統大選民進黨謝蘇民調最好的一次是在二○○七年九月中旬高雄台灣入聯大遊行成功舉辦的翌日。二○○六年、二○一○年台北市長選舉只談施政能力及人格特質仍不足當選。二○一二年總統大選,很多人又提出只談民生、經濟、訴求失業問題、貧富差距比較重要,不要去碰觸「和平協議」、「ECFA」等攸關主權的嚴肅問題。真的是這樣嗎?我在二○○八年十二月所寫的《台灣的十字架》就預測「二○一二年台灣總統大選一定是台灣與中國的選舉」(P244)事隔三年,我還是這樣地確信著,而明年一月十四日的投票,就是最好的公投!(插題為編輯所加)(下)





發佈日期: 2011-11-03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