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阿扁札記 假如馬英九將和平協議交付公投(下)  陳水扁
FB Plurk Twitter  

你不知道的真相(29)

假如馬英九將和平協議交付公投



 從二○○○年《一個中國原則與台灣問題白皮書》及二○○五年《反分裂國家法》,可以更清楚地知道:

 1、「一個中國原則」是中國政府對台政策及完成祖國統一的基石,具有不可動搖的事實和法理基礎。二○○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胡錦濤所發表的《胡六點》包括和平協議的簽署都要建立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基礎上,不容有「各自表述」的空間。

 2、在台灣被中國併吞統一之後,台灣當局的政治地位可享有「高度自治」,不能「完全自治」,因「完全自治」就是「兩個中國」,中國政府不會贊成。也就是台灣走向港澳化,台灣成為中國的地方特區。

 3、兩岸和平統一談判不得無限期的拖延,否則中國將採非和平方式的武力犯台措施。馬英九想要維持「不統」亦不可得。

 4、馬英九面對中國要求政治談判的壓力隨著「反獨促統」步驟節節進逼,馬英九已經無法閃避,不得不拋出簽署《和平協議》的政治協商議題。然而在「一個中國原則」基礎所推動簽署的《和平協議》,外界抨擊為「統一時間表」,對中國的「降書」,是台灣人的「賣身契」,絕非危言聳聽。

 5、攸關台灣國家存亡的《和平協議》,最新民調顯示,超過六成民意反對,八成二的民眾要求經過公投決定,應可理解。馬英九總統卻將之「意識形態化」,貼上「新原罪論」的標籤,根本是選舉的政治操作。

 我在擔任立委期間,曾仿效一九七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東西德簽訂雙邊關係基礎條約(不是協議),簡簡單單的十條,也提出過《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基礎條約》草案,也是十條。當年我的基本思維是兩岸關係應該是「一國兩國」-一個(文化上)的中國、兩個(政治上)的國家。我也說過「不讓台灣獨立就不可能有中國的統一」(簡稱先獨後統)。兩德基礎條約第四條規定「任何一方在國際上都不能代表另一方或以另一方的名義行事。」沒有「一德原則」,也沒有「一德各表」。兩德基礎條約簽訂之後,波昂與東柏林對該條約的精神發表聲明或備忘錄,東德表示該條約象徵東西德是「兩個民族,兩個國家」,西德則認為係「一個民族,兩個國家」,彼此相互尊重對方的國家主權。惟不論何者,東西德確係兩個主權國家,一點也不影響東西德關係正常化。一個民族可組成兩個國家,兩個民族也可以建立兩個國家。中國的《反分裂國家法》卻規定一個中華民族只能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不允許台獨勢力把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完全與兩德基礎條約背道而馳,結果自然不同。

 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特聘教授童振源在其《和平協議不該成大選空白支票》乙文提及,不少選民對馬總統推動和平協議的方式確實感到不安,因而重創他的連任選情。根據《中國時報》民調,馬英九領先蔡英文的支持度差距,從十月十九日的十%大幅縮小到二十五日的三.七%。《未來事件交易所》的加權平均價格,十月十六日到二十日總統大選得票率預測,馬英九領先蔡英文的幅度下降了七.二%,當選總統機率預測,馬英九領先蔡英文的幅度下降了十八.六%。這樣的民調變化,有以下三點是可以觀察注意的:

 一、從八、九月蔡英文公布《十年政綱》及成功出訪美國等正面新聞來看,蔡英文的民調起伏,似乎影響不大。十月六日至十六日的《一路有你真好》台一線長征十一天的造勢活動好像也助益有限。直到馬英九十月十七日拋出《和平協議》的議題,接著又丟出「公投」訴求,公投通過,才會推動簽屬《和平協議》,導致民調起了明顯變化。《未來事件交易所》十月二十五日的加權平均價格馬蔡都是四十九.六,戰成平手;得票率預測馬僅以○.二%小贏蔡。印證我在半年多前的札記淺見,政見、白皮書的發表、民生經濟的論述、失業率及貧富差距的強調都很重要,是選戰主軸,一定要講,也不能講得有氣無力,但講得再好、再多,都不會是最後勝負關鍵。五都的地方選舉,如台北、新北兩市市長之戰,只談候選人的施政能力、人格特質,還是不足以當選;何況總統大選如不談更高層次議題來感動選民、激化選情,與五都選舉何異?!這次和平協議及公投議題的提出,顯然不利馬英九的選情,英嘉總部是否應重新思考在公共政策、民生經濟的論述辯論之外,有無必要針對國家認同、台灣地位、兩岸議題等進一步加以強化?

 二、《中國時報》前社長王健壯在時報廣場連續兩篇文章,《和平協議是總統大選的決戰議題》(十月二十日)與《米酒加和平協議傷肝傷胃又傷心》(十月二十七日),不過一個禮拜,王健壯先斷定「十年內洽簽兩岸和平協議」的議題設定,很可能變成決定這次選舉結果的關鍵問題,並持續到投票前夕。這幾天的民調雖顯示多數民眾支持馬英九的主張,但和平協議的議題已從概念的倡議,轉變成選舉政見的對立攻防。一個禮拜後,王健壯又說,選戰打到現在,選情起起伏伏,但馬英九可能必須承認,他打選戰的那套策略,已經到了非改弦易轍不可的時刻。如果他不立刻改變選戰策略,仍然手拿米酒瓶,嘴唸和平協議,他的支持率保證會再節節下滑。米酒打了四個月,和平協議才剛開始一個禮拜多,馬上就要提前下架,站在對立攻防的另外一邊,如何乘勝追擊,直攻對手的弱點痛處,並在類似的相關議題,掌握先機,主動出擊,引領議題到自己的強項內,再下一城。

 三、三年前我就預測二○一二年大選將是台灣與中國的不同選擇,也曾建請民進黨應主導議題,創造時勢,推動「拒統公投」的公民運動,未被蔡總部採納甚為可惜。兩岸議題一般認為是民進黨的弱項、國民黨的強項。二○○四年我啟動「防禦性公投」,不管是「強化國防」或「對等談判」,都跟兩岸有關,我化不利為有利,最後連任成功。但今年馬英九操弄選舉議題出師未捷身先死,最主要是評估錯誤,決心不足,最後打退堂鼓,不但自曝其短,更大大傷害了馬總統的領導威信,犯下兵家大忌。二○○四年「防禦性公投」,公投未過,但選戰成功。二○一二年大選,假如馬英九也玩真的,立即啟動「防禦性公投」,題目就是《你是否贊成兩岸簽屬和平協議事先應經台灣人民公投同意?》國台辦再叫囂幾聲,效果更好!朝野政黨都不會杯葛,公投案一定過,又無政治風險。這比馬英九的「十大保證」有用多了,什麼「跳票」、「無能」、「賣台」全都靠邊站,保證馬英九一定連任成功!不過話說回來,馬英九一定不敢,所以,只好等著連任失敗!

(編按:插題為編輯所加)(下)

發佈日期: 2011-11-10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