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阿扁札記 民主倒頭行、台灣按怎贏(下)  陳水扁
FB Plurk Twitter  

你不知道的真相(30)民主倒頭行、台灣按怎贏



 郝柏村說為了消滅潛伏在台灣社會的共黨份子,才會出現因私人恩怨的冤案,但在一九八七年解嚴後潛伏在台灣社會的共黨份子知多少?即使在我的時代,依據國安情治單位的報告,所謂第五縱隊的潛伏人數仍以數萬人計;在馬總統時代,由於對來自中國人士採取更開放的政策措施,相信潛伏在台的共黨份子只會更多,不會更少,要不要處置或消滅?前不久有軍方將領涉及間諜案被起訴判刑,間諜是相對於敵國、外國而言,如為同一國家自無間諜可言。過去的「政戰頭」許歷農跑中國跑第一,在軍中是反共的急先鋒,現在則鼓吹兩岸急統一,難怪一些退將到中國住將軍村,打小白球,在酒酣耳熱之後,「共軍國軍都是中國軍」也說出口,完全沒有敵我意識,這樣的國軍如何面對解放軍的軍事威脅?依照馬政府的論述,中國大陸及外蒙古也是我國的領土,那麼以武力或非法方法竊據國土、變更國憲、破壞國體,另外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及「蒙古共和國」兩個「偽政府」,早已構成刑法第一百零一條及第一百條的內亂罪,辦不辦?不但不辦,還可以讓「共匪叛亂犯」進出台灣、來去自如。至於台聯黨主席黃昆輝控告馬英九與蘇起共同涉犯刑法第一百零四條外患罪,我早在二○○八年十一月陳匪雲林來台時就向高檢署提出告發,控告馬英九和陳雲林涉犯外患罪,高檢署檢察官以他字案受理,但沒多久就逕行簽結,連問都沒問。如果是偵字案,還可以就不起訴處分聲請再議。深信黃昆輝提告馬英九、蘇起的外患罪案,很快就會被簽結,除非民進黨重回執政,否則告了也等於白告。

 郝柏村表示任何人意圖要將馬英九拉下來,讓他競選連任失敗,就不是真正愛中華民國的人。在民主多元社會有不同的政治信仰,及對中華民國會有不同的感情與詮釋,都無可厚非,即使政治主張歧異,亦應受到包容尊重,但不能要求別人不得參選二○一二年的大選。過去戒嚴時期威權統治,不要說要跟兩位蔣總統競選總統是不可能想像的事,白雅燦要求蔣經國公布財產就要坐牢十五年。郝柏村如果擔心宋楚瑜參選會讓馬英九總統連任失敗,以致蔡英文成為台灣第一女總統都是大逆不道,何不乾脆由國民黨立院黨團提案修改《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訂定《馬英九條款》,只有馬英九可以登記參選總統,並保証當選,其他任何人都不得登記參選。因為要將馬英九拉下來,讓他競選連任失敗,就不是真正愛中華民國的人,不愛中華民國的人不得參選總統。

 這次和郝柏村一起參加「紀念先總統蔣公誕辰」活動的另一位要角是中華民國中央軍事院校校友總會理事長陳鎮湘上將,他是我二○○○年當選總統時的陸軍總司令,政治立場非常鮮明的挺馬大將。十月三十日他公開暗示宋楚瑜不可以參選總統、「回頭是岸」。記得二○○○年三月十八日我當選為台灣總統之前,剛好截止投票,才要開票,參謀總長湯曜明透過電視發表談話,特別代表軍方表達對即將產生的新總統,不管是那一黨派所提名推薦,三軍部隊都會接受選舉結果,並服膺新的三軍統帥的領導。盱衡當時的政治氛圍,湯總長堅守政治中立,貫徹軍隊國家化的聲明相當程度地對政局穩定及接下來的政權和平轉移作出最大的貢獻。但在軍中內部並不是沒有雜音,少數高將對新當選的總統來自反對陣營,尤其是《青年日報》貼上「台獨」標籤的民進黨是有疑慮不安的。因此在湯總長主持的內部會議,陳鎮湘總司令是少數嗆聲不接受台獨總統領導的一個。五二○我宣誓就任總統,陳鎮湘並沒有請辭,我也沒有撤換他,直到任期屆滿的第一波人事調整,我才把陳總司令調整為戰略顧問。

 二○○四年三月十九日中午我在台南掃街拜票,進行選前最後衝刺,因為隔天就要投票。我跟呂副總統在車上突遭槍擊,所幸吉人天相,雙雙逃過暗殺厄運。當我的專機從台南飛回台北松山基地,國防部長湯曜明親自接機,先致上慰問之意,並到官邸報告軍中的應變準備,要我放心。三月二十日我連任成功,據說湯部長也是藍營究責對象。三月二十二日禮拜一,行政院長游錫●(方方土)向我報告湯部長因為眼疾住院並提出辭職。過去湯部長如有口頭辭職都會親自向我提出,這次透過游揆則是從來沒有過,我不疑有他,或許是我中槍的健康關係,湯部長不便驚擾。我立即請游院長代表我到三總探視慰問並退還辭呈。經過兩次慰留,湯部長仍然堅辭,同意做到五一九交卸部長職務。

 三月二十九日小軍談,我沒有再提慰留事,湯部長則拿出蔣介石總統家屬的信,希望在大溪慈湖的陵寢可以遷葬到汐止五指山國軍公墓,我請湯部長先確認蔣家後代的真意後再由國家配合,並批示遷葬過程依國葬辦理,政府也花了三千萬充分做準備,最後跑出蔣孝嚴的不同意見而暫緩下來。

 同日小軍談,我徵詢湯部長對接任人選的看法,他對由參謀總長李傑接任部長有保留,另外推薦同為陸軍系統,曾任總政治作戰部主任的曹文生上將。只是沒想到三月二十三日上午十點半,曹文生受長官之命去找李傑總長,要他比照湯部長「稱病住院病請辭」,給政府製造政治壓力,但被李傑回絕了。同日又有陸軍羅本立前總長電告李傑要去見他,李傑表示如果是同一件事情,就免了。羅前總長才沒有再去。經我向多人查証及李傑親自報告,証實確有其事。曹文生做了這件事,又被推薦接任國防部長;湯曜明的確有眼疾,但利用眼疾稱病住院並請辭,原來是陸軍系統的「陰謀」,目的在給政府製造政治壓力。當時府前凱道正上演連宋陣營不服輸的抗爭戲碼,名政論家金恆煒為文說是「七日柔性政變」。感謝上蒼,天佑台灣,「柔性政變」被我適時識破而瓦解。

 從二○○○年及二○○四年我兩次當選總統,都發生了軍中高將對民進黨總統的保留雜音,再印證日前郝柏村、陳鎮湘歌頌戒嚴,反對宋參選的挺馬言論,讓我對明年一月十四日誕生台灣第一女總統蔡英文,軍方的態度到底在想什麼?多少有點擔心。二○○○年有李前總統在,政權可以和平轉移;二○○四年我是在任總統,軍中人事還能掌握。軍中不亂,國家就不會亂。二○一二年馬英九如果連任總統失敗,他的態度變得最重要,如果馬總統拒不交出政權,軍中就會作亂,將是很麻煩的事情。我認為民進黨及台灣派的輿論媒體應要求馬英九總統表態,不然電視辯論時蔡英文也要逼問:「如果馬總統連任失敗,是否會將政權在二○一二年五月二十日和平轉移給新當選的總統?」(下)

(編按:插題為編輯所加)

發佈日期: 2011-11-17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