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排灣少年 德芳
FB Plurk Twitter  

 白若傑,一個姓白,卻長得像黑炭的排灣族少年,武術造詣不錯,種族的敏銳度讓他與同學的相處也格外辛苦,動輒拳頭相向,例如一句:「小黑炭,你爹是酋長嗎?」

 一記左鉤拳就揮出去,再一句:「番仔,你兄弟都做什麼來著 ?」又換來一陣叫罵:「找死啊!你欠揍!」

 問話者多少有挑釁意味,可因為有武術底子,阿傑其實也不必像皮球,一拍就彈得老高,出手之重,叫人傻眼,攔都攔不住!

 一次閒聊,阿傑悠悠道來:「 我最痛恨人家說我黑,說我番,我非跟他拼了不可!」原來強壯的身軀下包藏一顆脆弱易感的心,是對待的客體發生問題,而非意識主觀跋扈!搶得一個機先,我修正了那群 「 番仔來番仔去 」一路嚷著矮化阿傑的客體,相處情況稍稍改善,卻不料一個突然,阿傑還是走人了,母親將他安頓回屏東原鄉。

 也好!也好!期待時空的轉換為阿傑開啟一個新紀元!面對月的陰晴圓缺,人的悲歡離合,面對阿傑的情緒,希望武術的訓練以外,更能謹記教練的殷殷叮嚀:「心中有愛,才能欣賞花園中的萬紫千紅!」

 同學間的相處,臭氣相投的難免會形成小團體,而小團體卻又意味著有事一鼻孔出氣,阿傑生性憨直,獨來獨往,而同學們沒鹹沒濕地摸頭推拉或揶揄總讓阿傑不舒服到極點,這些都是課業以外人際相處要面對調適的,屬於落單的少數族群阿傑,加上別的沒有,硬脾氣傲骨頭一副,那回被圍毆時也悶聲不吭,是上課時我發現他黑著眼眶,下課不著痕跡提起,他才意興闌珊回答。在公開呼籲不可隨意動粗效果不彰後,私底下我提醒阿傑至少要懂得自我保護。可談何容易?

 惡作劇過了頭,常就傷痕累累,猛虎也難敵猴群呀!求學過程中,課堂知識第一,人際相處也不容忽視,而人身安全更是凌駕所有之上,青少年,血氣方剛,我見識到老師在場時是假象,不在時才是真相。小團體間的欺凌、傾軋幾乎讓人匪夷所思。

 所謂校園安全,還真成了漏洞百出的口號。轉學,意味著到一個新環境重新生活,阿傑其實是活潑的,期望全新的環境能讓他安心學習,快樂成長。

發佈日期: 2011-11-25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