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手術室  黎明高中 王芃惟
FB Plurk Twitter  

 那一天,你被推進手術室的當下,我誠心地向上帝祈禱著,祈禱著手術後,醫師跨出門能捎來你戰勝死神的捷報,禱告著手術後的你被推進恢復室裡安心地靜養,飽足精神。想不到,最後心卻碎了,癱軟的四肢接受你戰敗的事實。

不知不覺,時光伴隨著歲月流轉了五年,內心的沉痛早已逐漸消失殆盡。更想不到,如今再度重返此地,卻為自己祈禱。

 同樣銀白厚實的鐵門,彷彿是告誡著人們要現實地為未來著想。白色粉漆刷潤的牆面依然純白,似乎是安定、鎮靜著於此著急的家屬。恰似那一天,我雙手緊扶著你的雙頰,試圖以手中溫熱遞入你冷僵的容顏,你並未開口回答,卻能由插於嘴裡的支管的震動感受到你激盪、恐懼不安的徬徨。即使是手術中,我依然踱步著,不斷回首著,忍不下任何一絲等待手術的時刻,泛紅的雙瞳是淚水滴了又乾、乾了又滴的痕跡。

 綠色的手術衣似乎是病患唯一的裝扮,毫無選擇的餘地,架在病床之上的欄杆,囚禁了病患遠眺風景的自由,所望的景只是病床的狹小空間。如我此刻;如你那時。

 直至此刻我親身經歷才知,正是如此狹小空間,封閉了爺爺你的求生意志,讓靈魂順勢跟隨著死神的腳步晃了出去,不再回來;現今,我躺在你五年前的病床之上。當年滿心企盼的等待,卻在手術後等到了你大去的哀痛。我的心,在手術室之前不敢再有多餘的奢望,以免再度粉碎自己的機會。

 進入手術室之前,我彷彿看見前來迎接我的你。爺爺,我不想再遠離你,我想重新接近你,此刻,我願羽化自己的身軀獻給死神,與你永遠相伴。
發佈日期: 2011-11-27 00:10:00














分類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