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曾經擁有  台南二中 王政棋
FB Plurk Twitter  

 走在那空盪的長廊,我與你擦肩而過,想和你寒喧幾句,但卻欲言又止,那些想對你說的話,有如骨骾在喉,總是囚禁在那早已失聯的友誼中,慢慢地消失殆盡。就這樣,你走了。我們不再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徒留的,只是那迴盪在長廊上的腳步聲,漸行漸遠……

 從前,我們曾是人人稱羨的麻吉。我們之間的情誼猶如「輔車相依,唇亡齒寒」那般地休戚相關、密不可分,而每天總是膩在一起,不覺得厭煩,也不感到疲累。眾人的歡樂中,總能聽見你爽朗的笑聲;週末的球場裡,總能看見你的身影;考場的失落,總能覓得你的陪伴。我們一同分享快樂,一起承擔悲傷,種種的喜怒哀樂都有你的存在,情同手足般,你我相伴,彼此守護。然而,這一切的一切卻在一次的衝突中幻化成灰,只因為那個無解的誤會,我們從此互相仇視,形同陌路。

 那天,我們一如往常同赴球場,準備盡情地揮灑汗水,將煩悶的課業壓力,宣洩自那一來一往的競爭中,好不暢快。然而,當我一次又一次跳投得分,正沉浸在那美妙的刷網聲,喜不自禁;而無形中,我卻忽視了你的感受,自己樂在其中,有如一頭失控的猛獸橫衝直撞,不斷地挑戰對方的籃框。此時,正當我突破眾人,在一次躍起,將球投入籃框時……,突然,一個對方球員從側翼衝出,伸出的手如同一把銳利的戰斧,迅速地將我從空中撂倒,應聲落地。而我因站不穩,竟一頭撞上欄杆,當場見血。

 這一撞,彷彿將我自虛幻中抽離,再次回歸到了現實。我頹坐在地上,摀著那泛了血光的鼻子,暗想:「我那誠摯的朋友,你到底在哪?」這時,你走了過來,竟對我說:「活該!」更冷冷地加了一句:「你以為這是你一個人的比賽嗎?」說完,你便頭也不回地走了。此刻,你的冷嘲熱諷,有如晴天霹靂,將我的心震碎滿地,猶如將我推向無底的深淵,暗無天日。那時,宛若置身曠野般,那樣無助、無奈,只能狼狽地呆坐原地,久久難以釋懷……

 後來,大家不歡而散。原本那是一場充滿熱情的比賽,卻被我那孤傲的自我所佔據,而將其吞噬殆盡。如今,我的世界,不再擁有你那開朗的笑聲,也看不到你那熟悉的背影,更覓不得你那溫暖的慰藉。想要挽回,卻無從挽回,只能從那依稀的腳步聲,再次尋找我們專屬的那段回憶。
發佈日期: 2011-11-27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