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外公   台南一中 范富堯
FB Plurk Twitter  

 那天下午,我和母親回外公家。外公家,是在鄉下的一棟三十年透天厝。在一樓,是外公開的五金行。母親說,在她小時候外公是賣豬戶,是到後來攢了些積蓄才開起了這間讓一家五口賴以維生的五金行。在我記憶中的只有一間天花板、牆上掛滿商品的「永裕行」,和坐在櫃檯後永遠以笑容迎人的外公。

 車子駛進了柳營區菁寮村,停在一間五金行前,步下車子,走了進去。店裡高大木櫃裡,只剩下幾罐沒賣出去的農藥,靜靜地站在角落裡;天花板上的掛鉤,不上魚餌,默默地垂釣在空氣裡。店裡的氣氛,如膠水般濃稠。我走到櫃後坐在那張舊黃的老藤椅上,那椅子,發出了老藤椅才有的咿呀響聲;我伸出指間滑過那曾經光滑,如今卻傷痕累累的桌緣,一個一個的缺刻,彈撥著我的心弦,腦海中,一張清晰的彩色畫面從心湖中浮現。

 那是一個比上帝還慈祥的人,外公坐在嶄新的黃色藤椅上,兩隻腳蜷曲在身前,雙手環抱著;幼稚的我蹦蹦跳跳跑進外公的店裡,大聲地叫了聲「阿公」,外公便用和善的眼神看著我,嘴角向上勾著,呵呵笑了,笑得好燦爛,這個畫面就這樣深深地投影在心底;一個天倫的畫面,在我心裡縈繞了十幾年。

但,十年後,我對外公的回憶,也只剩這個畫面和那塊「永裕行」的招牌永不褪色。

 在十年的歲月裡,時間如熱水不停注入回憶裡,沖泡出一杯杯令人回味的濃郁咖啡,但是當味道淡了,它就不斷地加入全新的咖啡豆,帶來新的感受;你也許記得上一杯咖啡的香氣,但更上一杯的色澤你卻不會記得,只有那一杯味道最香濃的你不會遺忘。我漸漸地體會到,人生就是不斷地遇見,然後不斷地遺忘,只有那最甜美的會在你心中漾起漣漪;可是,在接下來的人生,有多少會記得,又有多少會被遺忘?

 外公蜷曲坐在黃色藤椅上,呵呵地笑著;外公永遠開朗地活在我心中,永不遺忘。
發佈日期: 2011-11-27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