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原來如此  台南一中 洪睿甫
FB Plurk Twitter  

 分坐在教室的兩個角落,我瞪著他,他瞪著我。曾經無話不談的兩個人陷入冷戰,我究竟做了什麼,竟讓他如此不諒解?絞盡腦汁地推測,但透過他渾濁而略帶殺氣的眼眸,我猜不透。

 各式各樣荒謬的答案如跑馬燈般穿過腦海。我害他被老師罵?我讓他錯過公車?……,我不斷揣測,整整猜了一節課,連下課鐘響了都渾然不知。忽然一個有些模糊的畫面閃過了腦海。

 那是上個週末,我一早陪著他去圖書館,名義上去念書,實際上是去找一個他心儀的女孩。一到圖書館,那女孩果然在那兒,他刻意挑了個女孩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而我也找了一個可以在一旁觀察情況的座位坐了下來,我讀了一陣子書,但在那股好奇和一絲替他擔憂的心情迫使之下,我不由得不時時抬頭看看情況。

 令我意外地,距離坐下來才不過幾十分鐘,他們倆已經聊了起來,到了中午甚至還一起吃飯,一切看起來都十分順利,直到我加入這場飯局……

 拎著便當,走到他旁邊坐了下來,在簡單的自我介紹後,我也和那女孩聊了起來,但卻也因此引燃了整件事情的導火線。起初大家聊得十分愉快,但是我話匣子一開便把一些他過去的糗事全抖了出來,那女孩興味十足地聽著,對他的糗事不時爆出愉悅的笑聲,有時竟笑得前俯後仰。雖然他不斷對我使眼色,但我卻絲毫沒察覺,最後,那女孩直呼有趣並大笑著離開。而他一下子漲紅著臉,一下子又轉成鐵青,等那女孩走遠,連聲再見都沒說就自顧自地走了。

 想到這裡,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如此!正想跟他道歉,他卻已神不知、鬼不覺地站在我面前,大概看透了我已知道原因。

 我抬起頭,堆了一臉歉意地對他說:「這個週末再陪你去跟她解釋清楚。」

 只見他用哀怨的眼神求我--下次可得嘴上留情了。
發佈日期: 2011-11-28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