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受傷的小心靈 ◎宋孝先
FB Plurk Twitter  

 貧困的環境,總是無聲無息偷偷的啃蝕掉了生長在貧窮家庭孩童的稚氣,讓本來應該是天真無邪的小孩,在成長的過程中,卻用跳躍式的步伐,一下就從稚齡孩童跳到了與年齡不相襯且早熟的小大人。記得那年小學就要畢業的夏天…

 「各位同學!時間過的很快,轉眼六年的時間就要過去了,換句話說,各位也即將要從本校畢業了。畢業以後,勞燕分飛,同學們想見一面也就不容易了,所以每屆即將要畢業的同學,都要舉辦一次畢業旅行,讓大家都留下一個美麗的回憶。」班導師在講台上大聲的跟同學們報告,台下的同學們聽了之後,很興奮的響起一片掌聲。

 接著老師繼續未了的報告說:「這次的畢業旅行,我們要去的目的地是墾丁、四重溪、恆春還有佳樂水,你們不但可以在最南方的國境上,站在燈塔下看巴士海峽來來往的船隻,晚上累了,還可以到四重溪泡溫泉。整趟旅行三天兩夜才收新台幣一百元喔!」老師描述的讓同學們嚮往極了,同學們再度響起一片掌聲,當掌聲落了之後,我原先一顆興奮的心也跟著落了下來。

 「新台幣一百元」在民國四十年代,對一個軍公教家庭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啊!父親是一個低階軍官收入菲薄,加上一家七口食指浩繁,寅吃卯糧更不在話下,家中的不足,常靠母親做些家庭副業,增加一些收入來幫忙渡過窘境。家裡經濟的困頓,使我一顆小小的心靈比起同齡的小孩顯然早熟許多,所以聽到一百元去參加一個畢業旅行,狂熱的心頓時涼了下來。

 回到家後,我知道希望雖渺茫,但還是存著一絲絲的希望,怯懦懦的試著跟母親提出學校畢業旅行的事。

 母親聽了之後停下手邊的事,幽幽的對我說:「兒啊!一百元幾乎是我們家半個月的家用,況且媽的活還要你幫忙。你去旅行了,那每天下午誰來幫媽媽揉麵?第二天清晨誰又來幫媽送饅頭到賣杏仁茶的攤子上去?你知道家裡的經濟能力,跟老師報告我們就不去了,好嗎?」

 得到這個答案是我意料中的事,內心雖然很沮喪,可是那顆早熟的心卻阿Q的安慰自己說:「沒關係,等我長大會賺錢了,我就環遊世界去。」只是回到學校,如果大家都去了,唯獨我一個人因為家境不好而不能去,我又將如何在全班同學面前去承受那份自卑啊?

 果不其然,沒幾天大家都繳錢報名了,我卻一直遲遲沒開口跟老師報告我不能參加畢業旅行的事,「窮」在幼小的心靈,還是有一份說不出的難堪。

 到了報名的最後期限,老師終於開口問我:「同學,三個班級的所有同學都報名繳費了,就剩你最後一個還沒報名喔!」

 我低下頭,用小到連我自己都快聽不到的聲音,怯懦的回老師的話說:「我不去了,媽說家裡拿不出這麼多的錢。」說完我眼眶紅了,淚水在眼裡打轉,我努力的忍著,不叫淚水奪眶而出。

 到了畢業旅行那天,我還是如常的按著課表時間要到教室自習,只是空蕩蕩的一個大教室,現在只剩我一人。平日在教室裡喧嘩的同學們,現在一樣大聲的歡笑喧嘩,只是他們喧嘩在操場上,正排著隊高高興興魚貫的上遊覽車。我站在教室的走廊上,看著同學們一個個的上車,內心的酸楚湧上了鼻頭,一顆顆的眼淚,再也禁不住的奪眶而出。

 「同學!上課的時間到了,雖然你沒參加畢業旅行,可是你還是要坐到教室自己的位置上自習。」隔壁班的老師站在背後對著我說。

 我不敢讓老師看見我紅了的眼睛,轉身一溜煙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只是不聽話的淚水還是樸漱漱的滴落在我課桌的書本上。

 缺席的畢業旅行,重重的擊傷了一顆弱小的心靈,可是我的腰桿還是挺直的,擺在面前漫長的人生路,還是要勇敢的走下去。
發佈日期: 2011-11-28 00:10:00














分類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