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阿扁札記 台獨頭子黃昭堂主席來看我
FB Plurk Twitter  

你不知道的真相(33)

台獨頭子黃昭堂主席來看我 陳水扁

 我從進到土城看守所,以迄今天人在龜山的宏德新村,已逾三年的時光。多少民主前輩、國際友人及兒時玩伴離我而去,不禁悲從中來。其中一位就是一生奉獻給台灣獨立運動的「台獨頭子」黃昭堂主席,他對我失去自由也很關心,不但和獨派大老來看我,賜給我溫暖和勇氣,更期勉我出去後繼續為台獨運動打拼。最後的一次會面是在今年五月十三日星期五,一個下雨的日子。

 二○○○年首度政黨輪替,我請「台獨頭子」黃昭堂主席出任駐日代表,結果他推荐羅福全博士。他接受有給職國策顧問一職,但把薪水拿出來搞台獨運動。五月十三日的特見,黃昭堂主席是和張俊雄前院長,在立委蔡同榮陪同下前來的。我先感謝張院長夫人到家裡探望我太太,並對黃主席的到來表達感恩之情,尤其在民進黨黨內總統初選階段,黃主席能夠第一個站出來力挺蔡英文,是她最後得以勝出的關鍵,特致最高敬意。

 蔡同榮立委五月中旬才出訪美國,主要是遊說美國國會議員支持《二○一一台灣政策法案》(The Taiwan Policy Act Of 2011),尤其是對台灣極為友好的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羅斯雷提能(共和黨,佛羅里達州)的力挺。半年過去了,十一月十七日美國聯邦眾議院外交委員會終於通過主席羅斯雷提能領銜提出的《二○一一年台灣政策法案》。

 蔡同榮立委在五月十三日特見時就告訴我,該法案要求美國政府落實《台灣關係法》,力促美方出售F16C/D型戰機給台灣、給予台灣免簽證待遇、訂定FTA(自由貿易協定)、訂定引渡協定、推動閣員級官員互訪等。法案同時主張修改國務院與台灣官員交往準則,也重申一九八二年的美國對台「六項保證」。法案中明定美方支持台灣有意義參與WHA(世界衛生大會)及ICAO(國際民航組織),另外要求美方盡速恢復與台灣洽談TIFA(貿易及投資架構協定)。

就在美國眾議院外委會通過《二○一一年台灣政策法案》的十一月十七日,一生致力台獨運動的獨派領袖,擔任台獨聯盟主席長達十六年的黃昭堂博士,卻不幸在同日上午十一時二十分因主動脈剝離病逝於台大醫院,享壽八十歲。五月十三日的特見讓我有機會握到黃主席的手,那是黃國策顧問此生最後一次跟我晤面,彷彿是上帝特別安排他來和我道別的。而台灣獨立運動的路上,從此少了「台獨頭子」的領導,我們這些後生晚輩的,走起來會更加的孤獨,但也更加堅定我們的步伐,有黃昭堂主席在天上的引領,「牽阮的手」,台灣獨立建國一定會成功!

還依稀記得五月十三日的會面,我向黃主席、張院長及蔡立委鄭重的表示,二○一二年台灣一定會產生首位女總統。因為就在特見的前兩天五月十一日,《臺灣時報》才刊出我的獄中札記《二○一二台灣首位女總統》的文章,那是我在蔡英文於四月二十七日贏得民進黨總統候選人提名後的五月一日所寫的。我和三位民主前輩分享我的想法,也欣慰跟「台獨頭子」黃主席共同支持的蔡英文在黨內初選可以勝出。一九九九年許信良和我為了二○○○年總統大選在黨內有所競爭,另一位黃主席信介兄站在我這邊,但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十日信介仙辭世,他生前最後的遺言,是希望我能夠「登基」(意指選上總統)。三個多月後,我完成了黃信介主席的遺願,實現他一生追求的志業,「國民黨下台,民進黨執政」。黃昭堂主席的生前遺志,「綠營重回執政,蔡英文成為台灣首位女總統」,也一定會美夢成真!

五月十三日的特見,我更向黃主席、蔡立委和張院長誠摯建言,應利用目前的政治氛圍,「借力使力」。過去我們反對「一中原則」,拒絕接受「九二共識」,有時太過形而上,太抽象,大家的感覺不是很直接。最近關於中國衛生部與WHO(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所簽的秘密備忘錄(MOU)曝光,讓更多的國人同胞充分了解到,什麼叫做「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其實翻成白話文,就是「台灣是中國的一省」。我提到「台灣不是中國的一省,台灣中國、一邊一國」應蔚為全民運動。蔡立委問說,是否針對《你是否贊成台灣成為中國的一省》展開公投提案的連署?我答稱馬政府的公審會一定會封殺,因此應擴大公投連署到網路、電話語音、明信片書函等多元媒介,不以公審會的連署格式為限,同時不限於有投票權的公民才可連署,中小學生也可以,不限年齡,每天由民視公布連署人數,保證超過二○○七年台灣入聯公投連署的二百七十二萬六千四百九十九人,甚至超過五百萬人、八百萬人,甚至一千萬人,展現台灣社會有過半人口主張台灣是主權國家,絕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省。公審會背棄民意,一旦封殺公投提案,我們馬上轉而訴求明年一月十四日大選的投票等同於《你是否贊成台灣是中國的一省》的公投,贊成的請投馬英九一票,不贊成的請投蔡英文一票,讓二○一二年大選同時也是台灣與中國兩條不同路線的選擇。

 蔡同榮立委一向有「蔡公投」的美譽,又是台灣獨立聯盟創盟主席,可以說是「台獨教父」。黃昭堂自稱「台獨頭子」,擔任台獨聯盟主席長達十六年,比李登輝擔任總統十二年還久。透過公投達成台獨建國的終極目標,讓台灣成為新而獨立的正常國家,是多數台灣人民的理念信仰及不變堅持。馬政府以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實為「中國台北」)名義參加WHA(世界衛生大會),作為觀察員五天的代價是台灣必須接受「一中原則的九二共識」,也就是「台灣是中國的一省」為前提條件。與其義憤填膺,怒不可遏,不如付諸行動,化悲憤為力量,轉而推動《你是否贊成台灣是中國的一省》的全民公投運動,勇敢的向中國說「不」,向國際社會發聲。對蔡英文的總統選舉不會造成不利,反而可以加分,最重要的是經由總統及立委二合一選舉的活動,推動既可鞏固民主人權又可捍衛國家主權的公民運動、反對運動及獨立運動。可惜後來就沒有下文了,我確信一定是黨擔心害怕的結果。

 一個正常國家的民主選舉,任何政黨當然以透過民主選票贏得勝選及取得政權為目標。但台灣非正常國家,台灣有其他民主國家所無的國家認同及被中國併吞的存亡問題。因此我對民進黨的期許是「選舉輸贏不是民進黨的一切」(參見拙著《一.八六坪的總統府》頁一○三│一○七)。二○○四年我要競選連任,我曾說過「寧願連任失敗,也要舉辦第一次的全民公投」,因為公投的推動比我的選舉輸贏還重要,結果我辦了公投,也贏得選舉。對蔡立委,我當然期待他可以發揮「蔡公投」的韌性與毅力,全力推動「拒統公投」並蔚為全面性的民主運動、反對運動及獨立運動。對獨派團體、本土社團發起「全民總動員,搶救咱台灣」的運動,如果再加入「台灣中國,一邊一國」、「拒絕共產黨統治的拒統公投運動」會更好。(詳見拙著《關不住的聲音》頁十│十四,給蔡同榮立委的一封信)

      (編按:插題為編輯所加)

  
發佈日期: 2011-12-07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