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阿扁札記 台獨頭子黃昭堂主席來看我(下)  陳水扁
FB Plurk Twitter  

你不知道的真相(33)

台獨頭子黃昭堂主席來看我     陳水扁



 黃昭堂主席終其一生研究「台灣獨立」,留給台灣人民最大的遺訓是「台灣國際性地位未定論」,和後來二○○七年六月二十六日AIT(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楊甦棣在總統府告訴我,「對美國而言,台灣地位的問題仍然是懸而未決的」」,及二○○九年五月一日日本駐台代表齋藤正樹在嘉義中正大學演講「台灣地位未定論」,完全是一致的。

 黃昭堂主席表示,獨立運動是一個民族要建立國家的運動,這種民族運動是非常崇高的,至於民主運動,他覺得是小兒科。「基於多數台灣人的意志建國,建立一個名為『台灣』,並被國際社會承認的新國家」,是黃昭堂主席生前最後再度確認的終極目標。至於「中華民國」只是雨天時要遮雨的帽子,這頂帽子不是我們願意戴的,是別人戴在我們頭上的,我們要等待天空放晴的日子脫掉它。另一位獨派大老辜寬敏資政也說,「作為一個台灣人最偉大的夢想,就是要在我們生長的土地上,用我們的雙手,建立一個名叫『台灣』的國家」。一九九一年十月十三日民進黨黨員代表大會通過我所提黨綱修正案,增列「基於國民主權原理,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台灣共和國及制定新憲法的主張,應交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選擇決定。」

 為此,我在第一本獄中書《台灣的十字架》第二四二頁就提出,「面對中國的恫嚇反對,美國的打壓不支持,,國民黨政府的誓死抵制,台獨運動的下一步怎麼走?我認為接下來的『台獨三部曲』─拒統公投、制定新憲、加入聯合國,是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必走的一條活路。第一部「拒統公投」最關鍵也最重要,但也最難走。」我曾試擬《拒統公投》草案一,「你是否贊成《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拒絕中國共產黨統治?」

 民進黨蛻變成一個以選舉掛帥的選舉黨,獨派團體及本土社團就不能再跟民進黨一樣,也把選舉當作是組織發展的全部。如果獨派團體及本土社團亦將選舉輸贏擺第一,而忘卻了台灣獨立運動的理想目標,獨派團體及本土社團將會逐漸失去其主體性,而成為民進黨的附庸,不但害了民進黨也傷了自己。獨派團體及本土社團的理想性及進步性是民進黨成長茁壯的火車頭,不是在前面拉就是在後面推。獨派團體及本土社團是民進黨得以邁向執政的助力,也是推動台灣獨立建國的最大引擎推手,可以補民進黨的不足和有限。譬如我國護照加註TAIWAN,就是由獨派大老包括高俊明、辜寬敏、黃昭堂等人在玉山官邸聚會時所做的建言。二○○四年二二八《族群大團結,牽手護台灣》的運動,也是二○○三年十月二十五日在高雄舉辦三十萬人的《公投制憲》大遊行成功的啟發,獨派團體及本土社團再度發起在總統大選投票前辦一場更盛大的群眾運動,剛開始是五十萬人的集會,接著擴大到一百萬人、一百五十萬人,最後是兩百萬人。當初是由許文龍董事長來跟我提的。我採納為總統大選組織動員選前衝刺的一部分,並由李應元代表民進黨居間聯繫,充分配合,包括主題設定《族群大團結,牽手護台灣》,也是我的意思。非常感謝黃昭堂主席正是二二八牽手護台灣運動的總指揮。

 《中國時報》十一月十八日A4版一篇題為《獨盟主席黃昭堂心臟病猝逝》的報導,提到「當綠營人士紛紛赴北所探監時,他始終未到獄中看過扁一次」,完全不是事實。黃昭堂主席認為國務機要費是國民黨羅織的罪名,不僅參與聲援扁案的活動,並到監所看過我,且不只一次。統媒故意扭曲成「他始終未到獄中看過扁一次」,居心叵測。同一篇報導又說,黃昭堂主席過去長期堅持「台灣需要獨立」,與李前總統認為「台灣已經獨立,只是不正常」的說法起衝突,後來則修正堅持一輩子的觀念。顯然黃昭堂也認為李前總統有關「台灣已經獨立,只是不正常」的言論,無礙於總統職權。但又提及黃主席對我在二○○○年所提「四不一沒有」,認非總統職權,怎麼能提這個政策?姑不論我提「四不一沒有」是有「如果中共無意對台動武」的前提條件的。國統會是李前總統在一九九○年所成立的「黑機關」,而且通過《國統綱領》,那麼「國家統一」議題是否為總統職權?一九九九年李前總統又提出兩岸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馬總統就任將近四年以來,一再宣稱「不統、不獨、不武」,同樣的統獨議題,李、馬說就可以,扁說「四不一沒有」則不可以?!二○○二年我以總統身分提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主張;二○○三年公投立法前,我宣示公投的決心;二○○六年我廢除國統會、國統綱領;二○○七年我極力推動台灣入聯公投等,黃主席非僅沒有批判,更是大力支持。而依憲法,總統是負責兩岸事務的。

 《中時》報導又指黃昭堂主席對二○○五年「扁宋會」痛斥扁背離初衷云云,不知是不能和在野黨主席見面?還是不能簽署扁宋會「聯合聲明」?與宋合作是李前總統的倡議及好意,目的是為了政局穩定與合作通過對美軍購預算;與連戰、馬英九兩位國民黨前後任主席,我也有進行「扁連會」、「扁馬會」。蔡英文十一月二十三日也說勝選後交接期將積極尋求和對岸對話,和共產黨都要對話,與親民黨為何不能會談?至於和宋楚瑜在會後簽署聯合聲明,完全建立在一九九九年《台灣前途決議文》的基礎上,與蔡英文提出以《台灣前途決議文》為基礎的《台灣共識》,以及說出「台灣是中華民國」並無二致。結果對蔡英文的主張可以支持,對扁的作法採取批判,豈不自我矛盾?

 李筱峰教授十一月二十五日發表在《自由廣場》的大作《微笑拚台獨》,特別提到李登輝初執政時還在撇清與台獨的距離時,黃昭堂主席笑稱「我看他是在走台獨路線」。就像李登輝、辜振甫、蘇起都說兩岸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其實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仍然可以得到獨派的掌聲,而我的台獨路線必須純度百分之百,否則即為「背棄初衷」。

 李筱峰教授又評論說,「扁案之後,台灣的獨立建國運動嚴重受挫,我成為一枝鬱鬱寡歡的烏鴉,如今你倉皇而逝,我更茫然失魂。」我無法理解台獨運動「受挫」跟扁案有關,有何邏輯依據?去年五都議員《一邊一國連線》當選三十四席,目前則有四十席,看不出「扁案之後,台灣的獨立建國運動嚴重受挫」。十一月二十六日《自由時報》A1版寫到,民進黨區域及原住民選區共獲三七三萬票,占三十八.一七%,得票率比第六屆稍有成長,但僅贏得十三席。不分區立委十四席,合計二十七席。一般認為民進黨在二○○八年第七屆立委選舉大敗,但細繹二○○八年立委選舉民進黨的得票率,得票數都是歷屆立委選舉最高的。二○○一年立委選舉得票率是三十三%,二○○四年是三十五%,二○○八年是三十八%,但立委席次二○○一年是八十七席,二○○四是八十九席,如果立委席次不減半及選制不變,二○○八年立委得票率三十八.一七%,應可取得九十二席以上。二○○八年立委席次減半,並首度實施單一選區兩票制,民進黨籍立法委員候選人仍沿襲舊選制的打法,我則承擔敗選的全部責任。但這次立委選舉民進黨上看五十席,並力拚過半的五十七席,也是拜單一選區兩票制之賜,和扁案似乎沒有必然關係。

二○一二年蔡英文主席可望成為台灣第一女總統,民進黨將重回執政。同樣的「扁案之後」,民進黨已經再起,台獨運動還「嚴重受挫」,又是阿扁的責任?黃昭堂主席在天之靈也不會相信!

(編按:插題為編輯所加)(下)
發佈日期: 2011-12-08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