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阿扁札記 我就是要搞台獨(下)  陳水扁
FB Plurk Twitter  

你不知道的真相(34)  我就是要搞台獨    陳水扁

 二○○八年十二月八日我在獄中完稿的《台灣的十字架》,是這樣寫的:「二○○七年我正式以台灣的名義申請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及聯合國,並全力推動入聯公投的提案連署,同時在二○○八年三月二十二日舉行入聯公投。不啻宣布台灣獨立,變更國號,以台灣的國家名義,新的國家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而入聯公投無異是拒統公投,台獨公投,亦是涉及統獨的公投。至此,『四不一沒有』,在八年任內,變成『四要都有了』。」

 「我承認我不只在尋求『事實台獨』,更在推動『法理台獨』,中國、美國在我八年任內的批評指控,我一點都不覺冤枉,我就是他們所說的那樣,我就是『台獨論者』,我就是『法理台獨』的『追求者』與『實踐者』。」

 「過去八年,我做的很辛苦,兩邊不是人,特別黨內大老及基本教義派對我的誤會與不諒解,做總統又不能多做解釋,深感無奈。」

 十二月三日二○一二總統的電視辯論會,馬英九在申論時第一次說出,「台灣也是我們的國家」,二○○八年大選,馬英九曾提出「台灣的未來應由台灣人民來決定」。宋楚瑜於二○○五年二月二十四日的扁宋會達成「十點共識」的聲明,內容談到「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主權屬於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台灣的未來應由台灣的人民決定」,宋楚瑜也簽字同意。馬、宋兩人目前都是總統候選人,他們的主張,和我在二○○六年元旦談話「台灣是我們的國家,土地面積三萬六千平方公里。台灣的主權屬於兩千三百萬人民,並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的前途只有兩千三百萬人民才有權決定,若合符節,則台灣人民以民主公投方式來決定台灣的未來,以民主公投方式來決定是否贊成以台灣的名義加入聯合國,或以中華民國的名義重返聯合國,都是民意的展現。民調顯示七成五左右的台灣人民,支持台灣應參與聯合國,並成為會員國,「入聯公投」與「返聯公投」兩案一併交付公投,為何藍營要杯葛反對?特別「返聯公投」是國民黨所提案,竟也不支持,儼然是史上的最大騙局。

 美國AIT前處長楊甦棣代表政府在二○○六年六月二十六日向我國政府表達,美國全面拒絕中華人民共和國宣稱台灣為其一部份,也不接受「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轉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所承繼」的詮釋。對美國而言,台灣地位的問題仍然是懸而未決的。台灣既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台灣的國際地位也未定,則由兩千三百萬人民公投決定台灣的未來,包括參與聯合國,乃天經地義之事。

 美國支持台灣的民主,卻又限制台灣的民主。住民自決是聯合國憲章的基本原則與普世價值,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應與世人同享,不應被剝奪限制。美國可以支持東帝汶、科索沃、南蘇丹的獨立,卻反對巴勒斯坦及台灣加入聯合國。只因為以色列反對巴勒斯坦的獨立,中國反對台灣的獨立,美國基於自己的國家利益,必須站在以色列和中國同一邊,巴勒斯坦人已經公投獨立,台灣人民則連公投獨立的權利都要被干涉被剝奪。完成公投獨立不一定進得了聯合國,不完成獨立公投,則永遠成不了主權國家。台灣是我們的國家,享有獨立的主權,加入聯合國成為國際社會的一員,是台灣人民的政治人權,神聖而不可剝奪。

 蔡英文在首場電視辯論會前夕,緊急召開記者會拋出重大的兩岸主張,她宣示當選後,將成立跨黨派的「兩岸對話工作小組」,為兩岸政治協商鋪路。只要雙方都願意秉持務實的態度,不需要預設前提或排除任何的選項,兩岸之間什麼都可談。馬英九的「一中各表」與宋楚瑜的「終極統一」,都可以納入「台灣共識」討論。蔡英文說她提出「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的主張,是為了化解國家認同的分歧。我則以過來人的身分特地提醒以下幾點,謹供參酌:

 一、蔡英文十二月三日晚在記者會上所說的,我在二○○○年大選前及就職前後都提過。我對中國拋出的和平橄欖枝,絕不輸給蔡英文。

 二、二○○○年一月三十日我發表兩岸政策的「戰略保證」,包括任內不宣布獨立;不推動統獨公投;不宣布改變國號,「兩國論」不入憲,以及在「和平、對等」的前提下,與中國領導人進行任何議題的協商對話,包括「一個中國」的內涵都可談。

 三、二○○○年五二○就職演說宣示「四不一沒有」的保證。二○○○年年底提出「政治統合論」。二○○一年五月十九日就職一週年前一天,更在金門大膽島的「神泉茶坊」發表《大膽宣言》,及邀請江澤民訪台的善意談話。

 四、我的兩岸政策是「立場堅定、務實前進」,在捍衛國家主權方面一定堅守原則和底線,因此我始終拒絕接受「一個中國原則」,也不承認有所謂「九二共識」的存在。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要我接受「一中原則」的前提,什麼都可以談。我則表示「一個中國可以是談判的議題,但不應該是前提」。

 五、我在二○○○年也成立「兩岸跨黨派小組」,當年國民黨是拒絕派代表參加的。馬英九選輸了,國民黨會派代表參加「兩岸對話工作小組」嗎?

 六、「一中各表」與「終極統一」可以納入「台灣共識」一併討論,前提是蔡英文政府願意接受「一個中國原則」或包裝「一中原則」的「九二共識」嗎?

 七、中國堅持「一中原則」不可讓,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反對「一中原則」,中國要把國共的「九二共識」變成兩岸的「一中共識」,硬要蔡英文及民進黨吞下去,如何接受?八年執政經驗告訴我,不要「高估自我的善意,低估中國的敵意」。

 八、與其找國親兩黨討論「台灣共識」,不如民進黨內部及綠營之間先有「台灣共識」,再與人民對話,得到人民認可支持,形成絕對多數民意的力量,再去影響、改變國親共的想法,可能比較實際。

(編按:插題為編輯所加)(下)



發佈日期: 2011-12-15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