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專論 各有千秋的選舉辯論 林保華
FB Plurk Twitter  



《林保華專論》各有千秋的選舉辯論



 在千呼萬喚下,國民黨最後才同意開展兩場的總統選舉辯論。在辯論以前,馬英九造輿論說,謝長廷的口才比他好,為自己建立防護牆,一旦輸了有藉口,贏了更顯得他的天縱英明。

 從辯論的情況來看,應該說是各有千秋。但是整個辯論的安排,卻有問題。主要問題有幾個:第一,主辦單位想聚焦經濟民生,然而問題太散,謝馬雙方都難以展示自己的政綱;第二,主辦單位想儘量中立的意圖是明顯的,然而在選定的問題中,偏向對執政黨的責難,就連廉政問題,也是引用紅軍倒扁時期「貪腐集團」的特定用語,顯然這並不公正;第三,由於主要題目已經事先發給辯論雙方,所以難以檢視出辯論雙方真正的知識與能力。

 在這種框架下的辯論,從回答原先設定的議題來看,馬英九的表現比謝長廷好。這表現在馬英九這個久經訓練的官僚從容面對鏡頭與喜怒不露於色的表情;馬英九的普通話能力顯然也優於謝長廷,因此講話就比謝長廷流利;再則,這不需要隨機應變,只要靠背誦就好,因此馬英九有更多的時間事先背誦「答題」。謝長廷則還在為立委選舉後他的「一無所有」,解決積壓一大堆的難題,例如競選經費哪裡來?尤其是面對馬英九國民黨造謠抹黑的電視廣告攻勢,綠營內部觀念上與組織上的整合,執政黨所遺留的包袱等,哪裡有時間「閉關」背誦答案?甚至連幕僚好好協助答案的時間恐怕都不夠。君不見,馬英九可以用黨產聘請工讀生漏夜排隊登記凱道舉辦活動,綠營的人卻在東西兩岸「苦行」,以為網上登記就可以了。唉,下面的人在台下「苦行」,謝長廷在台上「苦辯」。

 然而如果拋開這表面現象,無疑謝長廷在辯論中極力要掙脫主辦單位所設的桎梏而開創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因此他在一有機會,例如回答馬英九的問題與做結論部分,就猛攻馬英九國民黨的軟肋,例如黨產問題、綠卡問題、國民黨馬英九貪腐問題、國家認同問題等等。偏偏馬英九就沒有這方面的臨急應變能力。當然,對喜歡「溫良恭儉讓」的民眾來說,謝長廷在這方面不那麼「溫良恭儉讓」,然而我們看看目前美國民主黨內部的總統初選,有那麼「溫良恭儉讓」嗎﹖不是連「無恥「都罵出來。問題是人家在選後會撫平傷痕,而台灣繼承中國人缺乏民主風範的心胸狹隘傳統,以及離開司法獨立還有一段距離,媒體也無視自己的責任而喜歡煽風點火,當事人還銘刻在心,有機會甚至事先就警告會秋後算帳!這些民主政治文化都有待提昇。

 三月九日還有一場辯論,期待這場辯論的機動性更大一些,讓參選人可以多施展出自己的能耐。到底真正擔任總統後,許多問題並不是事先可以預料到的。也不是照本宣科就可以解決的。

 根據統媒做出的民調,馬英九得分大大多於謝長廷。如此說來,馬英九國民黨應該讚贊同增加辯論場次,選民也會主張增加場次以更多了解自己未來的總統,然而可以預料國民黨馬英九不會贊成,因為對馬陣營來說,辯論的情況他們無法控制,不如他們花錢大作廣告,他們想怎麼說就怎麼說,而謝長廷與綠營無法反駁而吃悶虧,因為綠營缺少經費做廣告。這是目前台灣民主選舉的悲劇,也是威權體制還沒有完全轉型民主的陣痛與悲劇。















發佈日期: 2008-02-26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