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潛望鏡 許信良與「余家班」的情誼
FB Plurk Twitter  

(潛望鏡)許信良與「余家班」的情誼

 為聲援余登發父子涉「吳泰安匪諜案」,當年失去桃園縣長職位,並逃亡美國長達十年。事隔三十三年後,許信良要參選民進黨主席,當然想爭取余家支持,只是「事過境遷」,許信良還能得到余家多少幫助,值得觀察。

 三十三年了,日子不算短,余登發和許信良,這兩位「白色恐怖」時期的「革命夥伴」,都曾對台灣的民主,發揮相當關鍵的「催生作用」,但如今一位已作古,一位仍活躍台灣政壇,台灣的政治情勢,也有相當大的變化,唯一不變的是,許信良對政治的狂熱。

 姑且不論當選的機會如何,許信良既已登記參選黨主席,就會全台走透透拉票,到高雄當然不會忘了「余家班」,畢竟當年的情份尚在,余家的政治勢力,雖不如當年能「呼風喚雨」,但仍有一定的影響力,如果要幫幫許信良,還是使得上力。

 記得當年的橋頭遊行,如不是許信良「登高一呼」,極力主張「如再不敢表示對政治迫害的絕對反對,對軍事統治的痛恨,只有任人宰割」,也不會成為黨外民主運動的關鍵行動,只是沒想到許信良堅持的「台灣第一次政治示威遊行」,讓他丟官並逃亡海外。

 高雄余家當然不會忘記,許信良當年對余家有「雪中送炭」的情誼,余陳月瑛的回憶錄中提到,余登發為感念許信良為余家的犧牲,曾交代開給一張百萬元的支票回報,但許信良一直未讓這張支票兌現,顯見同在患難中的「真情」,並非金錢可以衡量。

發佈日期: 2012-04-30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