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專論 核電是因應氣候變遷的好方案嗎? 賴怡忠
FB Plurk Twitter  

  核電是因應氣候變遷的好方案嗎?  賴怡忠



 日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與多位中研院學者,發表對兩位總統候選人的能源政策建議書,認為因應氣候變遷與二氧化碳減量的要求,有必要續建核四,以及核一到核三須延役等主張。李遠哲院長表示,基於現實需要,這是兩害相權取其輕的做法。由於這與民進黨政府「非核家園」政策精神有扞格,引起媒體一陣討論。但可惜的,是這個在外國爭辯十分激烈的議題,在國內只當成藍綠對立的選舉新聞,沒兩天就無聲無息。

 當然李院長的能源主張並不是只有續核電,還包括提昇能源使用效率、替代性能源的研發、耗能產業轉型等建議配套。但由於其對核電的態度,與這三年來歐美有關核電角色在氣候變遷議題的辯論高度相關,而類似的爭論似乎在台灣並沒有出現。固然民進黨政府並未根據「非核家園」立場對此提出意見,但國民黨更沒有將這樣的辯論引進其擁核的理由中。

 綠色和平組織發起人派崔克摩爾,於二○○六年在華盛頓郵報發表一篇擁核文章,是這個核電與氣候變遷爭論的代表作之一。摩爾表示,雖然過去反核,但基於核能的技術發展,以及對減炭需求與維持經濟體系運作不致崩潰等要求下,有必要正面考慮核電。而考察其他的爭論,基本上可發現,近幾年來在歐美的確出現一股新的擁核聲浪,其理由多與核電可大幅降低炭排放有關,因此核電由環境的夢靨,轉為因應氣候變遷的重要減炭法寶。此外,這三年來高升的油價與油源枯竭的可能性越來越大,也給予核電一個新的經濟理由。

 反對核電為解決氣候變遷方面,提出核能發電過程不可能完全無排碳,而核電廠的環境成本更不能與減炭的成本相提並論。這些在台灣反核的論述中也都表述過,但對台灣來說,來自核電的副作用除了環境因素外,地緣政治因素也會有影響。

 核電過程需要鈾礦,但全世界好的鈾礦多集中在澳洲與南非等地,同時還有著「核供應圈Nuclear Supplier Group」的國際規約來約束鈾礦供需。印度因為沒有加入「非核擴散結定(NPT)」導致其無法取得「核供應圈」管理的鈾資源,其與美國的核子協定的施行也因此充滿變數。台灣雖然透過其他管道取得部份鈾礦維持核電,但在預期澳洲與南非等鈾總存量來日無多的情形下,台灣必定要用比獲得油源更高的政治成本以取得鈾礦,更甭提台灣屆時如果為了減炭而使核一、二、三、四同時運轉以分擔油電,對於鈾礦的需求將更為提高了。

 至於對已使用過的鈾,是可以透過再濃縮而再度使用,但由於提供核電與開發核武的鈾再濃縮技術基本沒有差異,只有濃縮純度的差別而已,因此為了降低對新鈾礦的依賴,採用對核電鈾燃料的再循環,將使台灣陷入國際對核武管制機制的爭議中,極可能導致核廢料燙手山芋再度出現。外界以當年北韓有意透過鈾再濃縮技術製造核武而,強力阻絕台電輸北韓的核廢料交易,該交易當年更使台灣背上協助流氓國家的負面形象。今天如果以溫室減量為由,要強化核電比重的結果,是否會使台灣桶上一個核擴散敏感議題的馬蜂窩呢?

 無論如何,今天國際有關核電與溫室減炭排放的爭論,確實是主張「非核家園」政策的民進黨政府要面對的。減炭與油價居高不下都是事實,而既有的替代性能源還無法承載主要供電能力,負責任的「非核家園」政策主張者,更應挺身而出提出自身的因應對策。以「反環境」對贊成核電進行價值指控,或對反核電戴上「反經濟發展」的帽子,都無法面對今天的現實。(作者為台灣智庫執行委員)

發佈日期: 2008-03-04 00:10:00














分類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