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鑑古觀今/溫紳專欄 西塞羅 雄辯家的最後結論
FB Plurk Twitter  

鑑古觀今/溫紳專欄

西元前四十三年十二月七日

西塞羅 雄辯家的最後結論



 古羅馬最負盛名的雄辯家,同時又集修辭家、政治家、神學家、哲學家和作家於一身的西塞羅(Marcus Tullius Cicero, 108 B.C.~ 43 B.C.),由於協助屋大維極力抨擊安東尼達十四次之多,以致引發對方惱羞成怒,遂不幸於西元前四十三年的這一天遭人暗殺,享年六十六歲。

 西塞羅早年參加過不少政治活動,後來轉往文化界工作,挾其曠達深邃文筆所撰述出的字句,措詞極具特殊風格,所以在拉丁散文領域中,馬上雄踞頂尖地位;而且,凡是他沒用過的字,時人都敬畏到不敢冒然僭用的地步。

 除了著述普受好評之外,西塞羅曾發表的雋言更是有口皆碑。譬如散見於其所寫《義務論》、《論友誼》、《論老年》等遺作中的:「朋友是第二個自己」、「得意時不忘朋友,而在對方有難時不遺棄,這種友誼才真正難得,方可說是神聖」、「凡是不會過著具有美德和幸福的生活者,不論在什麼年紀都是令人厭煩的」、「人在生活舞臺上,只要在演出自己那一部分時,能夠獲得激賞便夠了;犯不著每幕都出場。所以,聰明人是不須一直在臺上亮相到落幕的。」

 如要總結西塞羅在有生之年的真知灼見,他所時常懸掛在心而拳拳信服的——─「人應將對祖國的義務置於一切之上」,不啻是為後世明確指出一條人生必走的道路。
發佈日期: 2012-12-07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