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黑貓不見了 細說「黑貓歌舞劇團」的殞落  「黑貓」舞蹈總監白鳥生口述 廖秀容記錄整理
FB Plurk Twitter  

 「黑貓歌舞劇團」因作曲家楊三郎長留聲名,但有關它的報導多浮光掠影,畢竟它殞落舞台已半世紀之久。我有幸從「黑貓」籌組到解散,親履它十三年的興衰起落。

 「黑貓」於1952年全由三郎先生獨資創立,在那混亂多變的年代,惟有他浪漫的藝術家性格,才敢押注資產去尋夢,那卡諾與我僅是陪他築夢舞台。那卡諾善鼓藝,舞蹈團成立初期,他因家道厚實,只支領少許的酬勞。我的舞技、編舞技巧承自「日本Girls Great Show」舞蹈家春子先生,終戰初期,能舞的人甚少,遂以教舞維生,常有晚會爭相聘請,後入「日月園新劇團」、「南光新劇團」表演雙人舞並傳授舞藝,「男裝麗人」素梅枝就是其中之一,因三郎先生的邀約,我與白明華離開「南光」加入「黑貓」。

 三郎先生旅經日本三大歌舞團「東京少女歌舞團」諳知歌舞團經營,他最重團員的專業才藝,凡樂手、歌手都精挑細選,以〈白牡丹〉曲作聞名的陳秋霖也是「黑貓」團員。「黑貓」成立初年,天天爆滿,團員每天領得上書「大入」的紅包,記得有次楊夫人來團問他要錢,他兩手一攤說錢都分給團員,讓楊太太驚愕不已,他說︰「我是眾人牽承沒有這些團員怎會有我?」。三郎先生為人和氣,輕財重義守信諾,直到今日他讓我景仰的不是曲作才藝,而是他待人的態度。

 「黑貓」後期為了演出的多元,加入新劇,團名從「黑貓歌舞團」更為「黑貓歌舞劇團」。因三郎先生對藝術的堅持,招攬日治時期「國風」出身的編劇群與蕭先生,新劇演員南俊(中視演員、編導)、武拉運(王英順)、才能仔等入團。一流的編演,讓「黑貓」得獲1960年【台灣省地方戲劇話劇組劇比賽.亞軍】、1961【台灣省地方戲劇話劇組劇比賽.亞軍】,這兩張獎狀尚流在我手中,白明華也兩度得獲話劇最佳女主角。

 「黑貓」的歌舞風潮,帶動台灣歌舞團如雨後春筍,1961年台語歌王洪一峰,成立「洪一峰歌舞團」風光一時。因歌舞團生存競爭劇烈,不以歌舞為重的業者,從日本引進「脫衣舞」,情色歌舞團快速風靡整個台灣島,加上台語唱片、台語電影大興,又有電視、舞廳、歌廳崛起,讓「黑貓」甚少出現爆滿場面,但「黑貓」收支平衡平履台灣各地戲園,直到1965年「黑貓」從台北市出發,走東台灣進行全台巡演,在北縣九份戲院,三郎先生驚見台下觀眾比台上的演員少,讓他深感時潮不再萌生退意。

 其實壓誇他最後一根稻草,是1964年台東戲院的「五星風波」,記得在勁歌熱舞中,大批警察突然衝進戲院,掠走三郎先生,指斷他是共產黨員,藉演出為匪宣傳五星旗。原來舞台布景黏貼的金星,被劇情所需的大風扇吹落舞台,只剩五顆金星高掛布景,警方接獲密告抓人。幾經盤問,三郎先生堅持他雖赴日學習音樂,終戰初期去過中國東北,但不知啥是五星旗,從未見過五星旗,堅持警方出示五星旗,讓他知道共匪的旗幟,他還告訴警方「黑貓」的金星才只布景的五顆星?舞台上還有一堆掉落的金星,怎可用布景的五顆星讓人入罪。最後警方接受他的說詞,無罪開釋,但無預警的抓人、粗暴盤問的態度,讓他這「日本歸來」的台灣紳士倍感羞辱,長長幾個月心情鬱悶不已。當「黑貓」轉進宜蘭演出,三郎先生斷然將「黑貓」委交我經營,僅收少許的轉讓金隨即離去,轉任台北美軍俱樂部樂手,主吹小喇叭。

 雖然三郎先生期盼我能替團員掙一口飯吃,無奈「黑貓」從台東到高雄地區連遭四檔(四十天)的賣座不佳,我無力維持運作,遂在高雄鳳山戲院解散「黑貓」,道具、布景等全數抵押戲院,再從嫁入台南富室的表姊借調現金,讓南俊、劉郎、白蘭、小林(楊三郎學生),海野武沙等全數團員安心返家,與白明華表演兩年多的錦蛇,放生在台南白河山區。從此我遠離舞台,不再以舞維生,先入職旅行社,後再入UCC咖啡、新竹明月大飯擔任經理。幾多年來每報導「黑貓」都說它長年不振,讓楊三郎負債纍纍,「黑貓」從衰靡到殞落,才只四個檔期,不但三郎先生無有負債,我也是無負債的結束經營,絕非書報所說的那麼悲情。

 「黑貓」還真魅力無窮,2011年民視《台灣演義》製作「黑貓歌舞團」專集,專集摘錄「台中台灣文化推廣學會」會長郭雙富、康丁、陳蘭等訪談,無奈摘錄內容偏離「黑貓」真情事。

 郭雙富說︰『「黑貓」跳舞、唱歌都不是真專業,同款的一演再演,當然就自然消失去』。「黑貓」舞群約二十人,我是舞蹈總監,跳舞攸關己事故不予置評。但「黑貓」歌手葉白蘭、凱小姐、劉郎、易原都為一時之選,葉白蘭曾灌錄唱片,以江中清曲作〈春花望露〉走紅,現今網路音樂還能點聽到她歌聲。凱小姐擅唱小調,尤以高難度的〈王昭君〉風靡全場。劉郎是貨真價實的唱將,「黑貓」解散後,他大紅於台灣、香港,東南亞歌廳秀場,低音歌王郭金發在台灣時報〈我歌、我述〉口述、中國時報〈郭金發的燒肉粽人生〉,內文提及劉郎,劉郎常與郭金發、余天同台作秀,歌藝如何?他倆最清楚。易原在三郎先生退出經營,才離開「黑貓」,後以歌演雙棲走紅於台視。至於所謂的「一樣的東西演演再演」,「黑貓」每完成全台巡演必更新節目,重新排練歌舞、話劇,主打台灣唸歌的小劇場也不例外,海野武沙雖以〈桃花過渡〉走紅全台,但演出內容年年更新,別小看海野武沙,他能編能寫又能演,這麼活骨的搞怪人,誰有能耐叫他演陳年的臭酸戲。

 康丁說︰『台語電影起來,戽斗、阿匹婆這些人都出去拍戲,「黑貓」人才漸漸失去!』。嘿!戽斗是外調演員,非簽約團員,「黑貓」每在都市的戲院演出,經常外調矮仔財、戽斗、大箍玲玲加演。而阿匹婆純是「日月園」演員。再說三郎先生樂見團員拍戲、灌唱片,團員有成,「黑貓」加分,海野武沙就灌錄過多張唱片。1964年易原還參拍歐雲龍導演的《有話無地講》,「黑貓」優渥的待遇,讓團員每灌好唱片、拍完戲,再回到舞台賣力演出。

 陳蘭說︰『不知是那一個,去叫外口舞廳兩個脫衣舞來跳脫衣舞,那塊舞還未跳散,刑事就雙頭包,楊三郎就乎人掠去,透暝勞人將伊保出來,這兩個脫衣舞的,阮攏不識伊,跳脫衣舞台下是ㄆㄧ ㄆㄚ叫,大家很高興,講「黑貓」今有脫衣舞啊!』。陳蘭是歌舞團成立初期,較文英稍早入團的舞群,但未滿三個月就在北投的奇岩解約離去,她未知台東戲院的「五星風波」,竟捏造「黑貓」脫衣舞楊三郎被掠,讓從未動過脫衣舞心念的三郎先生,身後蒙羞,我身為「黑貓」舞蹈總監,以九十高齡的生命保證,「黑貓」絕無脫衣舞事件發生。

 總之「黑貓歌舞劇團」因年代久遠,「古事今說」難免缺真少實,身為「黑貓」的最老團員,因「黑貓」的清譽,更因三郎先生對藝術堅心,有責任說清楚講明白。傳媒力大,最易傷人於無形,殷盼日後報導「黑貓」,須找對的人說對的話,確盡傳媒之責。
發佈日期: 2013-02-25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