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專論 三二二聯合國公投的戰略意涵 賴怡忠
FB Plurk Twitter  

  三二二聯合國公投的戰略意涵     賴怡忠



 有關公投的辯論已經結束,但整個社會的焦點似乎仍集中在公投與總統大選的關係,但三二二聯合國公投對台灣的戰略意涵卻不為人所注意。實際上,為了使五二O後新總統更有能力處理兩岸關係,以及衡量今年下半年北京奧運結束後對台灣十分不利的國際處境,會發現三二二聯合國公投不僅要通過,在公投維持高門檻的情形下,除了於三二二舉辦外,可能也找不到其他副作用更少的時間。

 首先,亞太局勢出現的「中強美弱」局面可能會進一步強化,這會導致奧運結束後來自北京的壓力只會增強不會減弱。中國崛起是事實,同時美國因受困於對伊戰爭及反恐,導致對亞太的注意力大幅降低,與對中綏靖成為主流。因此無論二○○九年誰當選美國新總統,都還受到伊戰與反恐的制約。

 此發展固然直接影響台灣,但日本也受波及。「美日同盟」出現新漂流的情形與此有關。現更因預期美國經濟衰退,使華府對亞太秩序的領導權被進一步削弱。更不要提澳洲政黨輪替後出現美中等距的戰略轉向。這意味當北京奧運結束時,台灣面對的,將是一個亞太領導能力及其同盟關係都在下降的美國,以及一個崛起與不受奧運因素制約的中國,屆時美中台三角關係會高度失衡,很可能台北要單獨面對北京排山倒海的國內外壓力。在此,「三二二聯合國公投」就成為台灣面對後奧運時代不利國際處境的戰略工具。

 眾所週知,胡錦濤在十七大政治報告對台提出「和平協議」,相信在奧運結束後這個議題可能會被提上檯面,但「和平協議」展開時,將必然觸及台灣以什麼地位談判的問題,因此有關台灣主權議題的談判屆時可能會提早上演,如果「三二二聯合國公投」未過,在中強美弱與國際對兩岸和平的期待下,台灣要麼就冒著被抨擊為「和平破壞者」,失去國際輿論對台灣的支持,或被迫接受一個台灣人民反對的地位安排,以便進行「和平協議」談判。

 進一步說,如果公投通過,不僅直接否決了北京「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代表」的國際主張,對於北京企圖以新的聯合國或其他國際決議使其「一中原則國際化」,也能給支持台灣的友人與民主國家提供一個不接受北京要求的正當理由,並對台灣自我的主權聲稱打下堅實基礎,還可有效降低迫使台灣接受「主權換和平」的國際壓力。此外,更會立下未來有關兩岸重大議題的談判結果,須經公投同意的政治前例。

 但公投如未過,不僅北京可據以宣稱其「反分裂法」並未被台灣人民否定,同時台灣友邦也不再捍衛一個連台灣人民都沒有公投同意的入聯主張,其效應還會擴散到努力多年的WHO等其他組織的國際支持,有關WHO備忘錄中,中國要求台灣人民國際參與須經北京同意的狀況,必定會大幅擴張,更可能形成邦交國全面崩盤的危機,台灣「非國家化」的終極危機,可能會在二○一二年出現。

 有人認為不應在三二二與大選一起舉辦公投。由於根據公投法,不可能不舉辦公投,只有何時舉辦的問題。因此如果不在三二二辦,要嗎在三二二│五二○之間,或新總統就職後辦。三二二│五二○政壇忙於新舊交替,是舉辦如此重大公投的合適時間嗎?而如果在五二○新總統就職後舉辦,將更給北京停滯兩岸關係的新藉口,也給新總統增加處理兩岸關係的政治成本。更別提在奧運結束後,台灣會更沒有舉辦公投的空間。

 因此在三二二舉辦,不僅可免除公投對新總統的政治成本,而一個通過的公投,更給新總統有力籌碼以面對北京在奧運結束後對台施壓。由於公投對新總統是個戰略公共財,因此一個負責任政黨要做的,不是為了有利選舉,而呼籲選民杯葛投票導致公投的摧毀,而是不以藍綠為考量以鼓勵選民支持公投,為台灣在後奧運時代的困難國際處境,打下因應的戰略基礎。(作者為台灣智庫執行委員)

發佈日期: 2008-03-11 00:10:00














分類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