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專題 新樂街年華老去1
FB Plurk Twitter  

 民國六○年代越戰正酣,參戰美軍以高雄港為渡假港口,急需疏解槍林彈雨壓力的大量美國大兵,湧進繁華熱鬧的渡假新樂園哈瑪星,使鹽埕埔的商業飛黃騰達;布莊、酒吧、咖啡廳、舞廳、精品店、銀樓林立街頭,於是形成許多條專業街,俗稱金仔街的新樂街從早期的小型精品店街,逐漸發展成以銀樓、珠寶業為主的特色商街,盛極一時。

 由於黃金玉石悅人眼目,又可保值,因而深受人們的喜愛。在當時,置金贈人便成為普遍的風氣;小孩彌月、結婚喜慶、生日作壽…送者大方,受者實惠,成為最佳的選擇。

 頂盛時期不到百米新樂街,聚集三十四、五家銀樓業。「高雄銀樓公會精英業者都集中在新樂街開業」、「最熱鬧時期,每天下午一點半之後整條街人山人海,當年沒有汽機車頂多只有腳踏車,人多到連腳踏車都無法進入」,各家銀樓門庭若市,摩肩接踵,寸步難行,可見其盛況。新樂里里長林富田回憶當年盛況,雙眼神彩依舊;林富田民國七十一年當選里長至今,當年他在大仁路也經營銀樓並兼賣售價不菲的「都澎」打火機。

 林富田說,六十一年到六十八年是新樂街銀樓業最鼎盛時期,附近街道也集行成市形成許多條專業街;如鹽埕街成小吃街、賴南街為電器街、大勇路是鐘表街、五福四路皮鞋街等,人潮更勝以往,治安問題隨即出現,新樂街業者為求自保,集資雇工自組巡守隊,「這可能是台灣最早的社區守望巡守隊或是保全業」。

 人潮就是錢潮,攤販開始前來「兜鬧熱」。民國七十年,時任高雄市第二分局(鹽埕分局前身)分局長羅具瞻大力整頓攤販,波及新樂街攤販及逛街人潮,加上大統百貨取代大新百貨成高雄貨業新龍頭,商區東移,從此,金仔街生意逐漸走下坡。

 人潮、生意不如往昔,年輕一代又不願接棒,如今新樂街只剩十五家老銀樓業者,早上十一點開門、晚上八點打烊,如公務員規律上班的守著自有店面苦撐;當年寸土寸金店面,沒個三、五萬元是租不到的,如今乏人問津,「租貴沒人要、便宜租又捨不得」,有房東乾脆拉下鐵門養蚊子,新樂街如今是一片蕭條,與往日門庭若市景象判若雲泥。

 「新樂街不是沒有起死回生機會」。林富田說,八十八年鹽埕區長吳岳璋向市府爭取「城鄉風貌」造街經費,整頓招牌並將街道重舖大理石,讓街景換然一新,再現風華契機;但經過重新規劃的「金仔街」,除了可以買金飾,店面的老舊如逝去年華的徐娘半老,已不再吸引路邊阿飛的口哨。

 新樂街繁華落盡是時代宿命?亦或必然的過程?傳統的銀樓街可以想像那個輝煌時代,金銀閃動、珠玉流轉的光景;老里長林富田看著他樓起樓塌,感慨萬千!(記者吳進仁)

發佈日期: 2013-06-18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