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專論 新總統應如何面對美國 賴怡忠
FB Plurk Twitter  

   新總統應如何面對美國  賴怡忠

 在不到一個星期內,台灣即將選出新總統。似乎國內外普遍認為,新總統的當務之急是改善兩岸關係。但因新總統五二○上台後,馬上遇到中國會如何在五二一「世界衛生大會」時對台作為,以及中國要全力處理八月八日北京奧運而無暇他顧等問題。因此兩岸關係最快也可能要到九月初奧運結束後,才可能有發展的機會,但屆時又出現中國在聯合國會期會如何面對台灣「入聯」或「返聯」的問題,因此可能到年底前,兩岸關係都不會有進展。

 但相對兩岸關係而言,可能處理台美關係會比兩岸關係更有機會,而其優先性也應在兩岸關係之上。這一方面是台灣如果沒有良好的台美關係,在處理兩岸關係時會出現兩面作戰的窘境,同時這也與近年來中國「經美制台」的策略,導致台美關係對處理兩岸關係的重要性更為提昇之故。

 不諱言,近年來的台美關係的確摩擦多於合作,但這些摩擦不是台美雙邊關係的摩擦,而多與彼此對對方中國政策作為的認知有關。美方認為台灣不了解美國受困於伊拉克與反恐無力他顧,需要與中合作的困境,認為台灣只會給美國找麻煩,形成美國與中國合作的困擾。而台灣則認為,正因為美國受困於反恐與對伊戰爭使其更依賴中國,導致中國可以對美國的台海政策予取予求,而且只要中國不發動軍事攻擊,就可以任意干涉台灣的內政,包括台灣的修憲、教科書、兩岸經濟政策、以及公投等。

 因此可推知,雖然目前所有的指責都集中在對陳總統的個人風格,但導致台美關係缺乏互信,實際也與美國「反恐優先、依靠中國」的政策結構有關。更重要的是,這個政策結構並未因三二二台灣選出新總統而被改變。

 實際上,美國既有的政策結構也造成美國在亞洲影響力的下滑。在台美關係出現問題之際,韓美關係也呈現緊繃,而美國「反恐優先、依靠中國」形成在北韓核武問題的態度反覆,日本外務省高層甚至日前以(美國的)「三個背叛」來形容日本對美國的感受。東協國家從2005年開始抱怨美國不重視東南亞,已經不是新聞,甚至美國最堅強盟邦的澳洲,因去年底選了一個要調整與澳美中關係的中國通為總理,導致「美澳同盟」的政治作用在縮水。

 以小布希政府進入跛鴨期,以及一心想在反恐與對伊戰爭有結果的心理作用下,消極的亞洲政策在卸任前應不會改變。這都意味著美國「反恐優先、依靠中國」對台灣的影響,也擴及到亞洲其他國家,因此在「外交事務」期刊上有人以「美國在東亞的黃昏」形容美國的處境,並不是偶然。因此三二二後我們首要面對的課題,正是如何處理這個不因選出新總統而改變的美國政策結構。

 對新總統而言,這意味著如要急於發展台美關係,反而會欲速則不達。最合理的是,新總統不須對台美關係太過躁進。實際上新總統在台美關係上有兩個優勢,第一是美國不能再以陳總統做為遲滯台美關係的藉口。第二是新總統任期必定比小布希政府長(當然這兩個優勢在2000年陳總統上台時也都有)。我們如果也了解即使美國須與中合作,也不能完全忽略台灣的情形下,聰明運用這兩個優勢,則逐步改善美國政策所形成的限制,自然可以有所成。

 當然,面對一個即將下台的政權,是要與這個政權達成某種政策共識,以引導新政權對台政策思考的方式,還是擔心新政權可能會改變舊政權的協議,因此不急於完成某種框架,都是十分具挑戰性的外交判斷問題。但對台灣新總統來說,與其放在台美關係的架構下思考這個問題,可能更應探討如何利用中國提出,美國不反對的「和平協議」,使其成為台美戰略討論的重點之一,以此扭轉「美中制台」的不利情勢,以便在多重的矛盾中,創造出台灣的戰略機會。(作者為台灣智庫執行委員)















發佈日期: 2008-03-19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