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無事不論 自我矛盾的錯亂世代
FB Plurk Twitter  

 反課綱生日前上街頭,為他們究竟想要讀什麼樣的教科書來發聲,爭取「未來的他們」自我對歷史的一種「詮釋權」,這種反洗腦的過程當然非常重要。他們從片斷訊息的綑綁中覺醒,拒絕變成漢娜.鄂蘭筆下描述「平庸的邪惡」,一種自我矛盾的錯亂世代,過程至關緊要。

 讓我們舉兩個「錯亂世代」最近的例子。其一,要選總統宋楚瑜稱,當選後他會對陳文成命案及林義雄家的滅門血案重啟調查,然而宋當時任高官,事後亦任重要黨職,乃至於省長,他可曾為轉型正義做過什麼?放言當選後調查,此話又有多少人不把它當笑話看?這不是錯亂,什麼才是錯亂?

 其二,也是要選總統的洪秀柱在基隆跑選舉,她說,當選後要改善護病比例,提高護理人員獎勵金額,又說要打造基隆成為「亞太物流配銷中心」,之前更幾次說要「翻轉」,咦,現在不就是妳所屬的國民黨在執政嗎?怎麼說得好像做的很不到位的樣子。

 這就是錯亂世代的典型。宋楚瑜想要有番作為,詞鋒銳利而文藻華麗,但經不起考驗,因為他辯稱自己是錯誤政策的執行者,而不是具體為幫兇作為道歉;洪秀柱想要更上一層,但這些「牛肉」根本不用她參選才能達到,只要她設法讓馬英九聽進去這些「建言」,民眾就雨露均霑。若總統不買帳,選民又何需相信?

 洪、宋的錯亂來自於他/她們根本未曾覺醒,不論家庭出身,追求權力的過程中,從不願選擇和權力對抗,被洗腦卻自認可詮釋歷史,以致於出現自我否定的窘境。兩人拚了老命不斷吹噓,卻只是不斷顯現邏輯錯亂,一被質疑就批民進黨和蔡英文來取暖,真讓人覺得可悲。

 報載,曾幫助在集中營殺害猶太人,一名老翁自責多年,日前被判四年監禁。九十四歲之齡承認自己是希特勒洗腦的錯亂世代並付出代價,比起選總統的洪、宋倒算求仁得仁了。
發佈日期: 2015-08-16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