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無事不論 負面選舉的正面效應
FB Plurk Twitter  

負面選舉的正面效應

 五年多前,前台中市長胡志強決定參選第一屆台中直轄市長後,在民進黨候選人蘇嘉全到台中拜訪他時,兩人約定,不打負面選舉。那場選舉,感覺似充滿陽光和樂,最後胡志強小(慘?)勝。

 不久後,蘇嘉全與蔡英文搭檔,成為民進黨副總統候選人,那回,國民黨不客氣的強打蘇嘉全的農舍問題,讓蔡蘇配在總統大選輸輸去。地方人士曾傳言,胡志強與蘇嘉全競選台中市長時,蘇的農舍資料就有人送到胡志強面前,但胡志強仍決定不打「負面選舉」。結果,原來國民黨把材料留到總統大選才用。

 前晚,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朱立倫到台中參加總部成立晚會,上台抨擊蔡英文及民進黨人這次針對王如玄軍宅等事件強打軍宅買賣等事件;他卻沒有講,國民黨(或新黨的阿毅?)也猛攻蔡英文炒地皮事件。

 早年所謂的負面選舉,多屬刻意製造事端卻栽贓對方、造謠抹黑對手,如今選罷法抓得緊,沒有三分事證,競爭對手不敢講五分話。重點就在,有沒有證據!

 至今,國、民兩黨捉對廝殺的負面攻擊,大概都不是沒有憑據。其目的,主要在打擊對方的誠信,以及對方在施政上,對人民福祉的改革有沒有的誠意。可見,雖然政治人物的誠信度在各行業的調查中,經常落居末段班,但民眾還是寄望政治人物總要有點基本做人的信用;也因此,政治人物才會持續攻擊競爭對手的誠信問題。

 民主體制的政治攻防,就是要把對手的虛偽不實、檯面下的暗室買賣,給揭發出來。否則,在朝在野沆瀣一氣,美其名是不打負面選舉,實際上是互相包庇對方的污垢,你不揭發我收紅包、搞工程,我就不掀開你養小三兼炒地皮的醜事;互相把國家的預算.社會資源、與人民的血汗錢,當成是私相授受的提款機,那還講什麼民主制衡?

 負面選舉,只要有證據,依事論理,揭開弊端及制度面的不合理現象,讓全民得以檢視、並形成改革壓力,也就有它的正面效應。(劉燊)
發佈日期: 2015-12-17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