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專論 黨產研究之父:傅正教授 羅承宗
FB Plurk Twitter  

黨產研究之父:傅正教授      羅承宗



 上週五東吳政治學系主辦傅正老師逝世二十五周年紀念音樂會。准總統蔡英文親臨致詞時提到,傅正不僅是政治系教授,更是位政治家,台灣民主運動歷程無役不與。其實對黨產研究而言,傅正教授亦為「黨產研究之父」,其於一九六○年六月登載於《自由中國》第十一期〈國庫不是國民黨的私囊〉社論,堪稱研究黨產必讀經典。

 就黨產當時狀況而言,傅正教授以「黨費收入」與「政黨開支」進行交互對照。以一九五八年為例,當時國民黨黨費以黨員每月一元、兩元等所繳納,數字微不足道。據中央黨部統計,從該年七月至十二月間,各級黨部解繳到中央黨部的黨員黨費,總共僅一百三十五萬餘元。然而傅正教授由青年救國團每年便需三億元以上情形推測,指出如果國民黨一切開支全部合併起來,每年勢非超出十億元以上,便絕無法應付。由此觀之,當時黨費一年收入不到三百萬元,國民黨支出卻超過十億元以上。收支間的鉅大落差,顯示案情有多麼不單純。

 這篇社論最痛快淋漓之處,便是對國民黨搜刮黨費種種手法的大公開。傅正教授首先提到,國民黨搜刮黨費主要手法,便是透過政府主管單位權力,公開列入政府預算,甚至「乾脆將整個組織納入政府機關,變成行政單位的一部分」,如此一來,「人民向政府繳納稅款,實際上已有一大部分變成向國民黨繳黨費了。又由於國民黨在郵電、鐵路、產業等單位,也普遍設立黨部,動用各有關單位經費,所以當時的美援,實際上又有一大部分變成援助國民黨黨費。」

 至於其他手法,傅正教授洋洋灑灑提及「接受日產戲院為黨產」、「中國電器公司利用政府權力強併其他幾家公司造成獨佔市場,以便粗製濫造營利」、「中國廣播公司享受優越待遇,扼殺民營電臺造成獨佔市場,作為養黨手段」、「蘋果進口、砂糖出口、也被國民黨利用為搜刮黨費手段」、「中央日報社、中華日報社,乃至救國團的幼獅出版公司等,可動輒向臺灣銀行貸款百萬元」、「中央日報利用黨和政府力量強銷,而且還隨時強迫機關團體、公司商行刊登廣告」。基此,傅正教授痛批,像國民黨這種搜刮黨費手法,已不止是違反民主政治原則,而是與專制極權政府「在本質上毫無兩樣」。

 早在一九六○年時空背景下,傅正教授已感嘆「國民黨把國庫看成了黨庫,予取予求;甚至透過政府權力,搜刮黨費。這幾十年來,國民黨由國庫中掠奪所得,究竟到何種地步?又究竟龐大到何種地步?非但局外人無從瞭解,即連國民黨當局,恐怕也由於掠奪的時間過久、範圍過廣、方式過多、數字過大,已經無從計算了。」略予補充後續發展,黨產如癌細胞越長越大,聚財手段更千變萬化。一九七○年代觸角擴及票券金融、石化電子、製藥等產業,一九八○年代以後推動股票上市、積極佈局海外投資、與退輔會合資開天然氣公司、跨足建築、保險業等。一九九三年時任國民黨中央投資公司總經理劉維琪自承黨產規模高達九千六百餘億元,豈是空穴來風?

 下個月過後,新政府要如何妥適地推展處理黨產工作,不僅民眾引頸期盼,相信傅正教授也在天上俯瞰。

(作者為輔大法律學系博士)

發佈日期: 2016-05-04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