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頭家心聲 發展離岸風電 政府別各自為政 ◆杜宇
FB Plurk Twitter  

發展離岸風電  政府別各自為政  ◆杜宇

在能源短缺的今日,全球都在尋找可以替代的能源,而再生能源更被視為是第三次工業革命的啟動子,其中風力發電堪稱最乾淨的能源之一。日本政府更在福島發生多起核心熔毀事故後,開始認真思考發展再生能源的可行性,根據日本政府評估,其清潔能源發電潛能有九成以上來自風能,尤其是位於海上的風力發電廠將成為未來替代能源的重要來源;目前海上風力發電主要集中在歐洲。

台灣四面環海尤其西部海岸及離島地區蘊藏豐富的風力資源,地理區位極適合發展風力發電,對需仰賴大量能源進口以及核能發電備受爭議的台灣是絕佳的選擇。在陸域風場趨近飽和的前提下,經濟部能源局依據2012年7月公告實施「風力發電離岸系統示範獎勵辦法」已經評選出三個示範案,希望在2030年時將離岸風力發電的總發電量增加到 400 萬瓩(4GW)。

 值得注意的是離岸風力發電雖然可以避開陸域設置風力發電產生噪音、炫光、破壞景觀等引起周遭居民抗爭糾紛(如苗栗苑裡風力發電施工遭民眾抗爭事件),但是除了設置地點離岸過近引發保育團體反對外,如何妥善照顧到當地靠海為生漁民的生計,讓漁民能夠不抗爭,甚至願意和風力發電公司成為夥伴關係,恐怕是該計畫能否順利推動的重要關鍵之一。風電公司要獲得漁民同意的方法很多包括:推動社區風場、給予補償金、設立回饋基金、提供就業機會、減免電費、實施魚類資源復育、輔導轉業等等,但是受到現有漁業統計資料嚴重不足,使得風電公司在與漁民談判時很難聚焦,加以缺乏客觀公正的仲裁機制,常淪為漫天喊價就地還價的窘境,導致工程嚴重落後,像能源局核定竹南與彰化二個示範計畫,到今年年底竟然只完成4架離岸示範機組,參與示範計畫的其他業者,在興建風電機組過程,都面臨到來自漁民團體的強力抗爭,。

 既然蔡政府強調全力推動再生能源,面對棘手的漁業補償,理應要求漁業主管機關漁業署邀集水產試驗所、地方政府、漁會、漁業團體、相關大專院校學者協助提供台灣沿海漁況、水文、漁業資源、漁民戶數、漁船動態、漁獲量等資料並要求風電公司在地點選定時,儘可能避開當地漁民主要捕漁地區以及漁船進出必經航道,降低來自漁民的阻力。不得已影響到當地漁民生計時,政府應該提供具公信力的第三方名單,來進行調節仲裁,必要時委請學術機構進行風力發電設備以及噪音是否會對周遭海域魚類資源以及漁民捕撈作業產生不利影響評估,以利雙方在進行有關補償、回饋金等談判時有所依循,避免因漁業補償談判曠日費時,工程嚴重延誤導致成本暴增,讓廠商失去經營的意願,也阻斷了風力發電在台灣發展的契機。同樣考慮到漁民生計還是盡量避免一次性補償,以免衍生新的社會問題。

 從國外經驗發現與社區維持和諧是風力發電產業成功的重要關鍵,德國目前採用的社區風場(community wind farm)開發模式,利用民眾入股、獲利共享等回饋方式,讓當地居民成為風場股東,共同參與營運決策的經營模式值得參考。同樣的也唯有透過科學數據和漁民做充分溝通並讓漁民有參與感,才是化解阻力的良方。發展再生能源考驗橫在前面,需各部會全體總動員,別各自為政!(新北市/陳李農改研究團隊執行長)

發佈日期: 2017-01-03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