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專論 寒風冷雨中露宿凱道原住民族的吶喊 施正鋒
FB Plurk Twitter  

寒風冷雨中露宿凱道原住民族的吶喊    施正鋒



 過去兩個禮拜以來,來自全國的原住民族陸續進駐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抗議政府悍然通過『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排除原住民族一百八十萬公頃傳統領域上私有土地的適用。我們知道,根據『原住民族基本法』,原住民族的土地包括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及既有原住民保留地,而第二十一條更規定:

 政府或私人於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及其周邊一定範圍內之公有土地從事土地開發、資源利用、生態保育及學術研究,應諮商並取得原住民族或部落同意或參與,原住民得分享相關利益。

 政府或法令限制原住民族利用前項土地及自然資源時,應與原住民族、部落或原住民諮商,並取得其同意;受限制所生之損失,應由該主管機關寬列預算補償之。

 根據原這項行政命令,有一百萬公頃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將可以規避族人的同意權、及資源利益分享,特別是已經民營化的台糖土地,而原本在國民黨時期猶抱琵琶半遮面、令人詬病的諸多開發案,也將可以就地合法。蔡英文總統在大選中提出原住民族十大政見,第三項是「向歷史負責、積極解決原住民族土地爭議」,也就是原住民族傳統領域與國有土地所有權及開發權等爭議,現在竟然食言而肥、公然違法,族人當然憤怒。

 根據原民會的說法,由於憲法保障人民財產,因此只好排除私有土地的適用。問題是,即使在現有的制度下,人民所有土地的使用還是必須接受國家的規範,特別是為了公共利益所作的必要管制,譬如分區、或環境影響評估,而先進國家還要求進行人文社會影響評估。民法第七百七十三條也規定;「土地所有權,除法令有限制外,於其行使有利益之範圍內,及於土地之上下。如他人之干涉,無礙其所有權之行使者,不得排除之。」可見行政院的認識錯誤。

 有民進黨立委主張,過去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是零,現在可以經過劃設取得將近一半,彷彿是政府天大的恩賜。原住民族之所以流離失所、徘徊都會,暫且不提平埔族土地如何在偷、騙、搶的過程中流失,不管平地、還是山地原住民,癥結在於日本時代被充公、戰後國民黨順手接收,而台糖土地更透過民營化五鬼搬運。因此,如果有所謂的不當取得黨產,那些政府無法證明購買而來的原民土地,豈不是更應該物歸原主?

 另外,也有人刻意製造原、漢之間的矛盾,說什麼漢人可能被迫搬到澎湖、甚至於金馬云云,那是唯恐天下不亂。我們知道,目前佔據原民土地最大宗的是政府單位,如果為了造林、或水保等用途,還土原民,依然可以回租給政府,或是交給原民自治區來執行。至於到底有多少原民土地是漢人以人頭方式取得,特別是開發的遺緒,政府應該調查並公布所佔的百分比,並且著手購買、或是補償,不應該延續歷史的不公不義。

 轉型正義不應只有處理威權體制下的政治壓迫,更要面對歷史上的各種經濟剝削、社會歧視、及文化同化。就一個墾殖國家而言,漢人的祖先渡海前來、披荊斬棘,當然不能忘本;然而,我們更不能無視原住民族土地被掠奪的事實,否則,即使是終於獲致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存在的正當性是有高度的缺憾,每天都令人羞愧。

(作者為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系教授)

發佈日期: 2017-03-10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