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專論 綠營的熱情褪色了? 陳茂雄
FB Plurk Twitter  

綠營的熱情褪色了?     陳茂雄



 現任總統蔡英文無論到何處,都會有反蔡人士抗爭,而且是不理性的抗爭,表面上抗爭者是以反年金改革者為主流,事實上還摻雜更多的反綠人士,使維安人員疲於奔命。依以往的慣例,只要反綠人士從事不理性抗爭,綠營必會有人反制。站在執政黨的立場,為了安定社會,當然不鼓勵民眾主動反制,可是日前民進黨已經有人公開表示,反蔡人士做得太過分,當心會引來綠營民眾的反制,這一句話表面上是分析事情,事實上有對綠營民眾提示的效應,可是綠營民眾並無反應,違反傳統綠營的習性。

 高雄地區以前常出現民眾租遊覽車北上參加活動的紀錄,例如廖中山教授的告別式,高雄地區的民眾就租了一輛遊覽車北上,有人誤以為是筆者租了遊覽車帶群眾北上參加告別式,事實上是民眾自動發起,車資也是民眾捐獻,筆者只是掛著領隊的頭銜而已。這是南部民眾的熱情,而且是自動的。

 從一九九六年到二○○○年期間,只要台北有群眾運動,高雄都會有幾十部遊覽車北上,而且與民進黨無關,是民眾主動參加,不是民進黨動員。二○○○年總統大選後,統派群眾包圍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就有不少民眾打電話責怪筆者為何沒有發動南部民眾北上反制,筆者安撫民眾,並告訴他們,統派人士認定台灣不是他們的家,所以越亂越好,可是台灣是我們的家,當然不希望在我們的家發生巷戰。

 二○○○年民進黨執政之後,綠營民眾熱心的程度褪色不少,很多群眾運動需要依賴民進黨動員,不過在綠營中,熱心民眾還是不少,例如李前總統卸任初期,飽受愛國同心會的騷擾,警察也沒有適當地處理,讓南部的民眾跳腳。一次新書簽名會,南部民眾很清楚愛國同心會又會來鬧場,因而租了兩部遊覽車北上,鬧場者看到兩部遊覽車的人就跑,後來靠警察保護而離開現場。

 當年的紅衫軍在台北掀起不小的風浪,可是到了南部就吃鱉,從台南到高雄,都有很多民眾反制,若不是靠警察保護,紅衫軍根本不能全身而退。當時還發生一件插曲,有一位統派要角帶著一群黑道人物要到一位高雄獨派候選人的競選總部踢館,後來被警察勸阻而沒有成行,他們不知道有一大群民眾聚集在競選總部準備甕中捉鱉,到目前為止,他們可能還不知道警察幫他們解了圍。

 民主政治人民就是國家的主人,因為主人太多不能親自制定國家政策,因而將行政權委託行政首長,將立法權委託民意代表,若這些接受委託的人違背主人的主張,在下一次選舉時自然不會再繼續委託。一般民眾若對這些受委託者不滿意,可以告訴國家主人,下一次選舉時,不應該繼續委託,甚至可以用罷免手段終止委託,任何人就是不能妨礙接受國家主人委託者的執政。

 這一次反蔡人士的抗爭,如影隨形,釘住蔡英文的行程,使總統動彈不得,其人數雖然沒有紅衫軍多,可是傷害比紅衫軍嚴重。當年的紅衫軍是妨礙一般民眾活動的自由,這一次的反蔡人士等同禁錮總統,這是相當嚴重的問題。當年紅衫軍在南部受到反制,可是反蔡人士在全國好像通行無阻。

 綠營民眾冷漠了,為了社會安定,執政黨當然不宜鼓吹民眾反制,卻應該研究,綠營民眾為何會違反以前的風格?到底是民眾行事風格轉型或是執政黨距離綠營民眾太遠,造成熱心的民眾做壁上觀?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發佈日期: 2017-07-13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