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姚嘉文:延續改革 創造後美麗島時代
FB Plurk Twitter  

 他說,「美麗島運動」談的不是一般的黨外選舉參政議題,而是有主張、有組織、有活動的一個運動。人們常把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日發生的「高雄事件」與「美麗島運動」劃上等號,其實不然,高雄事件只是美麗島運動的一部份,美麗島運動應包括軍事審判、被告與法官間的辯論,以及社會對我們的反應等。

[color=0000FF]美麗島運動 追求政治革新[/color]

 他說,美麗島運動有三大意義:第一、它是台灣從人權運動、民權運動,進入主權議題的民主建國運動。第二、它是國際局勢大轉變下的台灣內部改革運動,以及第三、它是促使台灣「國家定位」與「政府性格」大變化的運動。
 姚嘉文指出,一九七一年聯合國決議驅逐台北政府代表團,不承認台北國民黨政府有代表中國權限。一九七五年蔣介石死亡,台灣強人政治告一段落,一九七八年十二月,美國宣布承認北京政府代表中國,否認台北國民黨政府代表權中國的主張。
 台北國民黨的「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以全中國政府的立場統治台灣,一方面宣布反攻大陸,戡亂復國、宣佈戒嚴,進行軍事統治,一方面維持萬年國會存在,堅持「中華民國憲法」體制,壓制本土民主勢力。
 當國際情勢改變,國民黨政府無法再維持「代表權中國的中華民國政府」,社會要求改革的力量,自然蓬勃起來。這股力量推動全台灣新的民主改革運動,這個運動因由「美麗島雜誌社」領導,所以稱之為「美麗島運動」。
 所以「美麗島運動」實質上是一場改革運動,表現了台灣人對於政治革新的渴求,這個運動的幾十個主事者雖被入牢,但是運動本身卻更蓬勃發展,這不是一場「英雄表演」,而是一場全民追求政治改革的運動。

[color=0000FF]實際上是本土化運動[/color]

 那麼美麗島運動到底追求什麼改革?第一、「解除戒嚴」。軍事統治之下的言論自由限制、政治犯問題、出入國境限制都必須改變。
 第二、「國會全面改選」。一九七一年國民黨政府駐聯合國代表被驅逐出場之後,以及美國不再承認台北國民黨政府代表中國,國會全面改選已經是全民普遍的要求。
 第三、「修改憲法」。台灣獨立建國口號越喊越大,台灣內部雖然不便公開呼籲獨立建國立場,但已經提出「台灣加入聯合國」構想,主張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修憲勢在必行。
 以上這三項主張,實際上已經涵蓋當時社會各項主張,如:「解除報禁、黨禁」,「國家領土疆域」,「改寫教科書」、「消除選舉舞弊」,可以瞭解美麗島運動是當年不可避免的現象,縱然軍事法庭對美麗島運動參與者以軍事審判、司法審判科以重刑,但是台灣社會的改革運動仍持續進行。 美麗島運動實際上是一場「本土化運動」,它夾雜著台灣的「國際化」、「民主化」,與「現代化」的運動。
 二千年民進黨執政之後,台灣民主改革仍障礙處處,我們警覺這個運動仍未完成,改革運動仍要持續進行。台灣這二十多年來雖然從事不少改革,但是主要問題依然存在,「中華民國體制」仍苟延殘喘,各項必須應時的改革遙遙無期,例如正名、制憲、國家定位、行政院組織都沒有改好,黑金、貪腐、司法改革、媒體改革更是嚴重到不能忍受。

[color=0000FF]民進黨淪為選舉機器[/color]

 姚嘉文表示,當年美麗島運動是個政治改革運動,有核心理念,但現在民進黨已經缺乏改革精神,黨已經淪為選舉機器,以勝選為主要目的,也造成黨內天王內鬥。如今挫折連連,沒有核心價值,已無法扮演領導台灣的角色,黨已失去理想,黨內同志也無法合作,讓人很感歎。
 當年美麗島運動追求解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以及修改憲法三大訴求。現在早已解嚴,但國民黨的戒嚴心態有沒有解除?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等目標也達到,但是國會改造越改越糟,仍必須持續進行。
 以今天來看「美麗島運動」,可以了解台灣的基本問題,在於「政治改革」。台灣社會在急迫的變化中,卻沒有一個運動回應社會需要,必須不斷地改革,不斷進步,才能安定。
 就像他剛剛所說的,今天的民進黨為了僅存的力量在爭,從傳統中國到新時代,美麗島卻沒有「後美麗島運動」。
 黨內對於「美麗島運動」的精神漸漸不太重視,或許因為當時參與運動的領導人,以後的表現任人失望;而新一代領導人不願再延續前輩的努力,只注意參政競選,閉口不談「美麗島運動」也不願多提「美麗島精神」。

[color=0000FF]記取教訓 完成民主建國[/color]

 現在,制憲、正名與加入聯合國等主張雖然與以前的三大主張不同,但是仍須記取當年的經驗與教訓才會成功,要完成台灣民主建國目標,必須謹記「美麗島運動」精神,尤其值得從事政治運動及社會運動的人士學習。
 姚嘉文說,中國入侵台灣威脅未消除、台灣民主退化、人們對政治人物缺少信心,政治人物又忙著爭權奪利,到底如何創造「後美麗島時代」?
 姚嘉文強調,以前的參政者與社會運動者常會「二者合一」,但是爭奪職位的人不多,現在職位多,民進黨內部卻鬥爭的很激烈。這幾年社會運動都是參政者在掌握,一輩子參與社會運動的人沒有得到社會足夠的尊重、被賦予一定的地位,在選舉中得到權力的人又驕傲得不得了,社會運動缺乏目標,人們的無力感很深,都期待救世主出現。
 以前的參政者是社會運動者推出,現在參政卻變成「家天下」。所以,國內的有識之士,將以社會運動者推動「參政者」以實踐理念。
 他說,一○二五、五一七、五一八的活動本來都是社團倡議,最後都是由黨加入領導,所以「民主運動」一定要從黨那裡抓過來,場面可以作給二黨主席,但是絕不放棄倡議與主導權,讓以後的選舉上至總統選舉、下至里長選舉,沒有社會團體支持都不能當選。任何人參加政黨如果只是為了謀取職位,參選只是為了當選,而無改革決心,就會喪失支持。

[color=0000FF]三大目標 反中國併吞[/color]

 所以後美麗島時期還是有三大目標:抵抗中國侵略、重新建立組織制度(民主化)、建國(反中國併吞)。
 二○一二年總統大選本土能勢力不能重新執政,會是一個「結果」而不是「原因」,如果選上的人沒有「台灣觀念」或著又有「家天下」思想,對人民並沒有幫助。(記者孫麗菁)
發佈日期: 2009-12-19 13:3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