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社論 半調子的改革
FB Plurk Twitter  

半調子的改革

--人民是國家主人,公僕應該問主人要甚麼?不是堅持己見,左右主人,執政者受到多數主人抵制,就是執政失敗。



 民進黨日前舉辦黨員代表大會,蔡英文主席把年底的選戰定調為「改革與反改革的對決」,痛批國民黨「不反省,還反過來教訓改革的人」。由於執政兩年的政績不佳,傳統的政黨認同持續鬆動,執政黨試圖營造兩極對立的氛圍,以期待泛綠支持者自動歸隊,也就是含淚投票,那是可以理解的。只不過,國民黨下台以來已經被打到趴在地上,近來上演三個太陽的戲碼,打落水狗委實沒有什麼道理。令人納悶的是,民進黨高舉改革,為何支持度一直滑落?

 以執政黨津津樂道的軍公教年金改革為例,民意高達七成雙手贊成,而親政府基金會所做的民調也有五成五的滿意,既然如此,為何蔡英文總統的滿意度依然只有三成、而不滿意的已經過半,甚至於連行政院長賴清德的不滿意度竟然高於滿意度?退休年金新制在七月一日上路,如果說現職及退休軍公教人員只佔總人口一成左右,擴散效應有限,那麼,社會的不滿從何而來?相對地,國民黨嚷嚷取回政權後要恢復原狀,是否真的有助於選票回籠?

 除了反對改革者,有人認為改革方式粗暴,也有人覺得步調太慢,更有人相信改革只有半套。就手段而言,儘管年金改革會議開了半天,爾虞我詐。副總統陳建仁抱怨反對者不談細節、制度,那是廢話。中國逼我們統一,台灣人有必要跟他們講細節嗎?同樣地,士林王家不願都更,又要講什麼條件?要是倚人為多,談判就是請君入甕。小英前回大選還會高舉協商民主,全面執政就不講道理,立委與名嘴天天在電視上奚落,彷彿嫌選票太多的樣子。

 就改革的內容而言,民進黨政府敲鑼打鼓、老王賣瓜,不敢面對的事實是,即使政府允諾每年撥補兩百億元挹注,杯水車薪,勞保基金十年後還是會破產;果真要通盤解決,關鍵還是在提高雇主提繳退休金、以及勞工提撥薪水。先前,政府為了一例一休的修法已經焦頭爛額,當下只能以基本工資調整來安撫,能拖就拖。蔡英文吹噓「年改,只有我們做到」,目前企業將近一百五十萬家、受僱者約九百萬,眾人冷眼旁觀,就等著看這個政權的本質是什麼。

 一個多元族群的社會,由於集體記憶的差異,要建立現代的民族國家本來就不簡單,尤其是族群認同與政黨認同相互強化。年金改革打著正義的招牌,不只強化既有的族群疏離,把世代、及階級的齟齬都拉下水,就是為了政黨的利益。政客興風作浪、媒體煽風點火,又要如何來塑造命運共同體?

 台灣百年見證三大所謂的「改革」:日本人以公債補償來廢除四萬大租戶,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那是要來打壓不聽話的開墾大家族;國民黨以三七五剷除三十萬小租戶,目的是要遏止成長中的本地中產階級;民進黨藉著十八趴落日來刨國民黨軍公教的根,盤算降低勞動階層的相對剝奪感,實質上是巴結財團。

 究竟問題出在產品不好、偷工減料、缺乏行銷通路、不會包裝、還是文字說明不夠白話?過去的國民黨與地方派系共生,馬英九把擅長基層巷戰的他們打為黑金,又怪罪從政同志不會政策辯護。民進黨善於空戰,近日內閣改組,顯然以為宣傳不夠。要是對自己的政見沒有自信,只會略施小惠,終究也是枉然。



發佈日期: 2018-07-20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