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社論 反對金門自中國引水
FB Plurk Twitter  

反對金門自中國引水

 ││從中國引水,金門就不會再思考解決當地的水源問題,如此就完全依賴中國而生存,中國要併吞金門何須打仗。





 原定八月五日要舉辦金門自中國引水的通水典禮,因為中國運作取消我國台中市主辦的「二○一九東亞青運動會」,陸委會以時機不宜為由,呼籲暫緩舉辦。讓金門將引用中國水源,恐有受制於人的安全顧慮,再度浮上檯面值得國人深思。

 雖然金門目前全島湖庫的可用水量是二七七萬噸,如果全部都只用湖庫的水,只能供應全島一一八天的用量;且金門因為降雨量少,加上蒸發量大,缺水問題一向都非常嚴重,因此金門確實有水情吃緊,亟待另覓水源的需求;但向中國買水,從福建的晉江龍湖水庫引水到金門田埔水庫的方法,卻是諸多解決方案中,最有可能要付出受制於人、風險最高,代價最大的方式之一。

 由於中國迄今仍不放棄武力犯台的宣示,且部署有高達上千枚以上的飛彈對準台灣,所以不論從形式上或實質上來看,中國是我們的敵國,是絕對殆無疑義的事實。從古至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把攸關民生用水安全的制水權,拱手讓予敵方而受制於人。中國只要取得金門的水源控制權,就可以如同對九龍、新界一般,透過切斷供水的威脅,來對金門予取予求,屆時金門將毫無任何招架的餘地,不可不慎。可見政府三年前與中國簽訂的供水契約,本身就是一個錯誤的決策行為。

 目前金門地區每天總用水量約五點七萬噸,其中自來水廠系統每天約供應二點三萬噸,其餘則為農業灌溉及餐飲旅館等業者,自行抽取地下水;近年水情顯然不佳,也不能長期依賴每天超抽,約一萬噸的地下水,來解決金門缺水的燃眉之急。但解決的方案還有很多,向中國買水並非是金門唯一可行的選擇,如何另行開發自己的多元水源供應或節約用水方案,才是確保自身安全用水的正辦。例如輔導農民轉作低耗水的農產品、限制過度的觀光開發使用…,或許這些方案成本代價會比較高,也可能會減緩金們的經濟發展速度,但總比「飲鴆止渴」地貪圖節省成本、方便,將攸關自身生存的用水命脈交給中國控制來得適當。

 金門曾經作為台灣反共的最前線,在當年烽火連天的緊張時刻,最高駐軍高達十數萬人的環境下,不論戰備、民生的用水需求上,都從來不曾聽聞金門有用水不足的現象,而有需要仰賴中國供水的提議,如今在兩岸關係較為和緩的情況下,金門竟然會有需要向中國買水的事情發生,令人百思不解。金門曾作為一個戰地,走過那段烽火的歲月,也活得好好地;如今戰地政務解除,竟然連一個維持自己獨立自主的安全用水能力,都不足以自保,不禁讓人感慨是應「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的古諺吧!
發佈日期: 2018-07-30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