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社論 從凶殺案頻傳看人性善惡
FB Plurk Twitter  

從凶殺案頻傳看人性善惡

 ││人既非性善,也不是性惡,而是有個別差異,政府應該以 司法區隔善惡,並對病態的人加以治療。





 最近台灣發生多起凶殺案,而且兇殘的程度也一件比一件更駭人聽聞,如今年四月無業的五十歲曾男向七十二歲母親索錢不成,痛毆母親濺血致死,竟還回房大睡;同一個月吳男等五人因地產糾紛,擄走羅姓朋友並猛毆致昏迷後丟包醫院,最終羅傷重死亡;五月上旬台南郭姓男子到南化的外婆家,因到隔壁叔公家行竊失敗,用鐵鎚擊斃叔公、嬸婆後,又將外婆殺死。更別提從今年五月下旬到六月初,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內,連續發生三起殺人分屍案件,引起社會極大的恐慌,尤其華山草原分屍案的兇手變態行徑,更引起社會公憤與撻伐,民眾紛紛要求速判死刑,同時也引發人性善惡的論辯。

 刑事案件本來就應該依照法律條文公正審判,但執行法律的法官也是人,難免受到政治、信仰、社會風氣,甚至金錢賄賂等的干擾,影響判決的正確性;而死刑的判決與執行,又成為近年來台灣社會爭論與對立的焦點之一。司馬遷在《史記》中記載漢高祖劉邦:「與父老約,法三章耳:殺人者死,傷人及盜抵罪。」更早的公元前十八世紀巴比倫《漢摩拉比法典》,採取報復主義,強調「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觀念。可見古代不論東西方法律,凡殺人者多數都是以死亡作為懲罰,但也往往因此造成許多無法挽回的冤死案件,這也是當年世界潮流漸趨廢死的原重要原因。

 兇殺案是否判死、是否執行,除了法律層面之外,不能不考慮人性。兇殺案件的發生,判決程度的考量,執法者的心態,都跟人性的善惡脫離不了關係,然而人性善惡這個議題,從先秦時代就有孟子人性本善、荀子人性本惡的論辯,孟子認為人性本善,所以有惻隱之心;荀子認為人性本惡,所以有無節制的本能和慾望。但二千多年來,孟子性善說和荀子性惡說並沒有解決現實中的問題,最重要的在於他們都忽略了外在環境的重要,而殺人犯案者依舊潛藏於我們的生活環境之中,時時威脅著我們的生命安全。

 依照佛教的說法,人性就是佛性,本來沒有善惡之分,是接觸到各種因緣,才會產生後續的因果關係,排除宗教上的迷信色彩,佛教的觀點就很值得我們參考。如果經濟繁榮、社會安定、民風純樸,那麼人性善良的一面自然能夠發揚;如果法律周延、執法嚴謹、輿論公正,則人性惡的部分自然會受到抑制而不生。而家庭、學校、社會教育如果健全,每個人的價值觀就會比較正確而不扭曲;媒體如果能夠自律,對於腥羶色等社會新聞不做過度渲染,社會當會純淨許多。近年每一件凶殺案都帶來大量的報導,每天二十四小時輪番播報,但這種負面新聞沒日沒夜充斥在社會的每一個角落,不僅是造成人性扭曲的關鍵,也是兇殺案件頻傳、社會動盪不安的一個重要根源。

 台灣原本是一個純樸和梁和諧的社會,但隨著民主開放風潮的席捲,舊的社會秩序逐漸瓦解,新的秩序也無法適時取代,因而產生嚴重的空窗期,人性遭到汙染、價值觀、法紀觀也都隨之出現扭曲變調的現象,對於國家社會的發展,都是負面的影響。人性善惡是法律的根本,正本才能清源,而在沒有定論的狀況下,我們必須將當前可以克服的環境因素導正,將司法公正公平予以落實,讓生命和司法都有尊嚴,也讓兇殺案件降到最低。
發佈日期: 2018-07-31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