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專論 兩岸談軍事互信的可能性 沈明室
FB Plurk Twitter  

兩岸談軍事互信的可能性      沈明室



有關兩岸信心建立措施建立的討論與研究,歷經數階段而有不同的發展趨勢,但最終並未反映在兩岸情勢緊繃消弭與危機解除上。例如在陳水扁政府期間,已經有許多相關信心建立措施的研究,甚至軍方內部也有類似討論,但是中國對台政策從「聽其言、觀其行」改為官方互動停止後,已經沒有信心建立措施發展的空間。即使陳水扁政府企圖建構兩岸和平穩定的互動架構,但因為連胡會後,中國已經取得與國民黨互動管道,並採取「經美制台」政策,一直到陳水扁任期結束,兩岸信心建立僅淪為台灣單方面的期待。

到了馬英九總統任期,雖極力想要推動以軍事互信促成簽訂和平協議,但因為莫拉克風災後,支持率降低,為避免影響總統連任,在兩岸互動上維持,但是在政治互動與軍事信心建立措施上,不敢有積極性作法。即連中國退役將領李際均第一次到台灣參加研討會,也由不具官方色彩的單位邀請,以後更難以維持。而且有關軍事互信的討論多半是由台灣退役將領至中國參加交流會議時,列入相關議題,即使討論熱烈,但在未獲得政府授權下,僅淪為空談。

有趣的是,在兩岸瀕臨衝突的陳水扁時期並未建立可以避免衝突的信心建立措施,反而是斷絕官方海基海協往來,僅憑民間管道互動。而到了兩岸互動漸趨密切的馬英九時期,衝突可能性降低,但對於軍事互信討論熱衷,並已展開非官方的軍事互信對話。可見此時開啟軍事信心建立措施的目的,並非在消弭衝突,反而是藉由類似互動與談判改變兩岸互動的內涵與形式,促進兩岸統合。

軍事互信本來就有一些敏感性,如不同區域的信心建立措施都是國與國之間的行為,尤其軍隊代表國家,軍隊與軍隊的互動就代表國家之間的互動,這在兩岸關係發展上也會受到限制。從中國十七大提出兩岸建立軍事安全互信機制後,改變過去完全排除兩岸建立軍事互信的看法。因為中國原本認為與台灣進行國與國之間的軍事互信,等於承認台灣的國家地位。中國發現一再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結果,反而阻礙兩岸的進一步互動,是一種自我設限的做法。

當兩岸互動從經貿文化準備進入政治領域時,理所當然的必須碰觸主權與定位問題,「九二共識」反而成為中國大陸催促台灣與其政治互動的重要前提。因為中國大陸目的在促進政治互動或是簽屬兩岸政治協議或和平協議,在政治接觸與互動敏感情況下,透過軍事互信機制的互動或談判,也可以達成類似成果。因此,中國大陸在十八大政治報告或相關文件中,也一再強調軍事安全互信的議題。

中國如要迫使台灣要現階段追求統一,即連國民黨現在也不敢接受;若追求獨立,兩岸內部及國際社會恐無法支持;相對若走向法理獨立,也使中國無出兵藉口,台海自然維持和平現狀。如果兩岸現在都認同主權問題無須現在解決,以全力解決內部問題,但又在周邊出現機艦繞越、島礁軍事化等議題,實在有必要透過信心建立措施的方式,消弭衝突,以避免戰爭。應由國家安全層級的主導,透過民間或二軌的管道,建立溝通機制,使信心建立措施得以順利開啟。在目前兩岸情勢雙方可能發生衝突,但都不致挑起爭端的情況下,可以考量建立實質信心建立措施時機。

(本文作者為政治學博士)

發佈日期: 2018-08-03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