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社論 梟雄的崛起
FB Plurk Twitter  

梟雄的崛起

 ││第七次修憲後變成民、國兩黨獨霸政壇,可是近日柯文哲卻有能力打擊兩大黨、因為兩大黨早就被自己打敗了。





 年底的九合一選舉尚未正式登記,雖然還剩下一百天,台北市長的選情出現很大的變化。根據各方民調的結果來看,原本三分天下的態勢,國民黨的丁守中應該有先天上的優勢,迄今卻只能維持三成左右的支持度。民進黨的姚文智總算如願獲得黨的提名,儘管是最年輕的候選人,由於黨中央有自己的盤算,里長、及議員選人只好應付了事,支持者更是因為訊息模糊而提早表態棄保。

 柯文哲四年前以政治素人投入台北市長選舉,主要的理由是官逼民反,加上民進黨在台北市怯戰而禮讓,讓他異軍突起。在民進黨操盤者的思維中,藍營在台北市的基本盤遠大於綠營,既然自己沒有選勝的勝算,不如讓柯文哲守住山海關,蔡英文就可以好整以暇問鼎九五之尊。雖然他的競選團隊看起來是散兵游勇所組成的拼裝車,時勢造英雄,終於輕易打敗不為年輕人所喜的連勝文。

 柯文哲的大戰略是仿效毛澤東的聯合陣線,也就是結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等到坐大了,就毫不客氣跟腐敗的次要敵人對決,摧枯拉朽。當年中國共產黨面對中國國民黨的圍剿,剛好日本進軍中國,毛澤東表面上對蔣介石俯首稱臣,國共聯手抗日、共赴國難,骨子裡頭算計的卻是如何擴張實力。柯文哲自稱深綠出身,讓民進黨頭人自我催眠他是同路人,竟然相信可以羈縻府州來節制。

 認真檢討柯文哲的政績,並不突出。台北是首善之都,公共建設是全國最好的,市民邊際要求不多,因此,即使五大弊案雷大雨小,老百姓不以為意;相對地,市民期待市政府能加速都更腳步,卻也諒解難有突破。關鍵在於人民討厭國民黨,卻又不喜歡民進黨,尤其是二十到四十歲中間的年輕人,他們不滿人生只能有小確幸,而柯文哲至少願意裝瘋賣傻討好他們,讓他伺機攻城掠地。

 柯文哲深知安內必須攘外,所以,先以親民黨的「兩岸一家親」來跟中國示好,又可以安藍營的心。深綠終究選民以他跟中國眉來眼去而大加撻伐,民進黨當然不方便繼續放水;臨時抱佛腳,選民一看就知道是虛應故事。柯文哲沒有想到中央執政的民進黨竟然如此弱不禁風,送到口中的肉,豈有不吃的道理。事實上,他目前已經在盡情清掃戰場,積極著手佈局二○二○年的總統大選。

 柯文哲日前拜訪前總統李登輝,當然是要獲得他的加持,至少可以裂解部分的獨派選票。接著又宣布設置黃信介紀念廣場,不止要拉攏民進黨、更是要與黨外經驗接軌。傳聞他要組「台灣民眾黨」,儼然是以蔣渭水的接班人自居;民進黨組黨之際擔心被取締而沒有在黨名加上台灣,如今被柯文哲拿來用,想必為之氣結。當時代力量領導者為文幫他緩頰,光譜上藍綠白菊通吃,宛如戰慄黑洞。

 民進黨自始把國民黨當作最大敵人,那是最大的戰略錯誤。軍師以為可以拿柯文哲一魚兩吃,自曝沒有自信、及派系傾軋之短,讓他看破民進黨的手腳。安祿山曾經向唐玄宗交心:「只知有皇帝,不知有太子」;柯媽媽早先向小英保證兒子不會出來搶總統,要是賴清德就不一定,似曾相似。當皇帝不能信任諸侯,得寵的節度使只好進京清君側。一個汪精衛般的政權,不藍不綠,不能惡紫奪朱。
發佈日期: 2018-08-20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