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社論 生死之間的輕重緩急
FB Plurk Twitter  

生死之間的輕重緩急

 ││用路人若依循道路交通規則,發生交通事故的機會當會降至最低,只是不少人有挑戰社會規範的習性,才會出現憾事。





 「馬路如虎口」這句交通安全的口號,主管單位不知道已經宣導了多少年,可是言者諄諄,聽者藐藐,許多人根本不把他當回事。「十次車禍九次快」大家都知道開快車容易出車禍,但許多人還是忍不住要開快車。「開車不喝酒,酒後不開車」大家都會講,卻偏偏做不到。很多車禍都是酒後駕駛惹的禍,重則喪命,輕則遭判刑、罰款、吊照,但即使政府一再勸導、加重刑罰,還是遏止不了酒駕事件的發生。一位服役於海軍陸戰隊兩棲偵搜大隊的林姓士官,日前於住家附近聚餐後,騎機車載著五歲和三歲的女兒,經過高雄市鼓山區一處路口時,疑似車速太快剎車不及,撞上違規左轉的計程車,造成自己顱內出血,昏迷送醫搶救,三歲女兒傷重不治。吳姓計程車司機被依業務過失致死罪嫌移送法辦,檢方裁定交保;林姓士官經抽血換算酒測值每公升一點一六毫克,嚴重超標,二個女兒未戴安全帽,相關責任也待釐清。

 這起車禍事故有許多值得檢討之處。首先是交通規則明文規定,轉彎車應讓直行車先行;其次,多時相號誌路口,左轉車須等左轉號誌亮起才能左轉;再者,依照《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九十三條規定,行車時速不得超過五十公里,部分道路時速不得超過四十公里。如果依照目擊者所說,計程車司機三項規定全部都犯了,而林姓士官也犯了車速過快一項。此外,政府一再宣導不得酒駕,近年並不斷提高罰則,但林姓士官還是酒駕、超載,還沒讓二個女兒戴安全帽,小女兒甚至是站在前踏板。這麼多的問題,終於釀成這起天人隔絕的悲劇。

 交通規則訂在那裡,執法人員天天在抓,但是酒駕的問題還是無解。我們分析酒駕者的心態不外乎三種:逞強、偷懶、僥倖。逞強者認為自己喝了酒還照樣能開車,偷懶者有車即使喝了酒也不願叫計程車或請人代駕,心存僥倖者認為自己不會那麼倒楣剛好被抓到。但就是這三種不負責任的心態,可能就得賠上自己或其他無辜者的性命。這起事件中,計程車司機無疑要負起最大的肇事責任,法律會給予應有的制裁;但是反過來想,最有機會避免憾事發生的,卻是這位酒駕而傷身傷心的林姓士官。

 許多車禍或意外,往往事後想起來都覺得不值。喝了酒,何必逞強繼續騎車呢?家中有兩位年幼的孩子,何必一定要帶去參加聚餐呢?何必喝那麼多酒呢?還有,何必騎那麼快呢?這其中,只要有一個答案是否定的,這件悲劇就不會發生,問題是,在那三種心態之下,有誰願意靜下心來思考這樣的後果呢?凡事必須考量輕重緩急,對於我們一生所有追求的理想或目標,最重要的是要有健康的身體,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其他的東西跟生命比起來,都會變得無足輕重。另外有人說「重要的事情都不急,急的事情都不重要」,雖未必盡然,但凡事都有個先後順序,我們不能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而失去理性,冒險開(騎)快車,引發危險。

 近年來,酒駕事件已經引起極大的民怨,除了加重刑責的呼聲之外,有些人認為還要「同車共責」連坐懲罰,甚至對賣酒的店家也要究責。但是,如果大家不改變一喝酒就要拚到醉、喝輸人就沒面子的偏差心態,如果不改變喝了酒還要逞強、投機和僥倖的心態,酒駕事件有辦法杜絕嗎?酒駕關係到的是生命的存亡,在生死之間,呼籲大家先考慮清楚其中的輕重緩急。

發佈日期: 2018-08-21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