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社論 募兵制並非一條不歸路
FB Plurk Twitter  

募兵制並非一條不歸路

針對人力、財力不足,且有戰爭風險的國家,募兵制乃亡國之制,執政團隊卻堅持,難怪有人質疑蔡總統心不在台灣



從馬英九政府實施募兵制開始,外界對於募兵制可能造成後果,如招募兵源不足、人事成本大幅升高、素質可能下降的評價,從來沒有間斷。不論是監察院或立法院正式公開的報告,以及媒體的分析都顯示,當初實施募兵制之前,各方所提出的各種可能缺點,都已經浮現出來。而瑞典及立陶宛等國,因為外在強敵威脅,從募兵制恢復徵兵制之後,台灣國防部門仍然一意孤行,不願面對現實,而將募兵制當成不可逆轉的不歸路,不僅不負責任,恐怕也會弱化台灣的國防。

監察院在今年初所公布的調查報告中指出,為了招募足額人數,將原有招募門檻一再降低,為增額錄取專業軍士官班而減少測驗科目,導致體能標準及訓練成果受限,致使國軍總體戰力並沒有因為志願役人力比重增加而提升。特別因為人事成本逐漸升高,對軍事投資預算造成排擠效應。在明年度國防部三千四百六十億餘元預算中,人員維持費約一千五百六十五億餘元,佔國防預算比例雖較前一年度些微下降,但佔比仍逾四成五。高額人事成本必然會排擠軍事投資及軍備研發的預算。

事實上,兵員招募問題並非仁智互見的政治議題,而是牽涉到整個防衛戰略需求及可招募人數的客觀存在問題。防衛戰略需求是指在外在軍事威脅下,台灣必須具備一定軍隊規模才能有效捍衛國防安全。台灣現有軍隊規模約二十一萬人,已經是最小限度,如果還要裁減軍隊規模,恐怕無法達成防衛作戰的任務。另外在招募人數方面,因為少子化的趨勢,可招募人數逐年下降,加上高中畢業生對於升學就業的選擇性增加,最終選擇從軍人數必然受到影響。這也是各常備部隊編制與現有人數比例無法提高的主要原因。在這種因素制約下,無論投入多少預算,舉辦各種活動,成果仍然有限。

在國際經驗方面,北歐國家瑞典在二○一○年因為冷戰結束,國際格局改變,將實施一百多年的徵兵制改為全面募兵。原本瑞典軍隊規模約有六萬人,為採取全面募兵,裁減到兩萬人以下,原本預期每年招募四千到六千名瑞典青年人即可維持規模。但是因為年輕人價值觀、多元選擇及少子化等因素影響,也面臨兵源不足的窘境。從六萬裁減到兩萬人的軍隊規模無法因應俄羅斯擴張的新國防安全情勢,不得不恢復徵兵。

另外如東歐立陶宛的例子,二○○八年廢除徵兵制後,二○一五年同樣因為地緣戰略的威脅升高,再度恢復徵兵。因為立陶宛擔憂俄國入侵後,將成為下個烏克蘭,必須增強國防戰力,確保國防安全。要強化防衛武力,人力資源是重要的基礎,而且必須長遠考量,及早準備,不能等到軍事威脅臨頭後,才想改回制度,屆時一切都來不及了。

平心而論,當初改為募兵制本來就有討好年輕人的政治考量,雖以國際經驗及美日等國實踐成果為依據,逐步提升比例的實施募兵,從實施經驗與過程來看,為求募足人數的政策扭曲與預算投入,已經影響兵員素質與戰力。實在有必要對兵役與招募制度進行廣泛性的檢討,從而凝聚共識,及時改善兵源不足的缺點。募兵制並非不歸路,為了國防資源妥善分配,強化國防戰力,政府應該要有魄力重新檢討兵役制度,改變錯誤的政策。政府對於年金改革與潛艦國造等艱難議題,都能憑藉堅強毅力與政策說服的耐心逐一完成,如果要改回徵兵制,或繼續維持徵募並行,相信只要政府有決心,必然能成功。



發佈日期: 2018-08-25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