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社論 和平解決朝鮮議員需有周延的路線圖
FB Plurk Twitter  

和平解決朝鮮議題需有周延的路線圖

 ││有關朝鮮半島的糾葛,川普靈活與快速的決斷讓金正恩與習近平感到不安與迷惑,文在寅也如此,川普再宣示其主宰地位。





 在六月十二日美國總統川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舉行了「川金會」之後,世人都期待有個和平、穩定與發展的朝鮮半島。但坐而論道容易,起而力行困難。朝鮮問題極其複雜,又是個長久以來一直無法順利處理的問題,恰似一個長期的痼疾,要短時間內看到結果,並不容易。

 一方面,在民主國家,民意期待的殷切,以及反對陣營與媒體,往往是無情的對手,另方面,集權國家的國內進度操在統治者手中,除非川普對北韓再祭出制裁壓力,否則金正恩大可從容應付,更何況,過去幾個月來,美中矛盾加劇,中國不可能配合川普,甚至也許還在背後扯後腿,也不是不可能的事,由此觀之,川普內心承受的壓力應該不小。

 八月二十五日,川普突然透過推特表示,「由於北韓去核化的進度差強人意,加上近期與中國的貿易衝突下,讓中國不願像過去一樣配合美國推行北韓去核,因此指示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取消八月底出訪北韓的行程,可能直至美、中貿易爭端告一段落後,會再讓蓬佩奧赴北韓。」問題是,何時美中貿易爭端會告一段落?這個說法,讓外界十分困惑,像霧裡看花?那麼,究竟是怎麼回事呢?川普在想甚麼?要甚麼?

 有一說,近期有多份報告顯示北韓仍未完全撤除核子設施。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引述《華盛頓郵報》未具名的美國官員曾警告:「北韓似乎正在建設新的洲際彈道飛彈。」不過,這種說法不大具說服力,即便是,那也可能只是金正恩的一種計謀。畢竟,金正恩願意坐上談判桌,且只直接和美國,就是因北韓已受不了經濟制裁,且美朝協商機制好不容易建立好,金正恩獲得不少戰略利益,沒必要去破壞既得之成果。因此,這種說法應該不是主要原因。

 其次,以蓬佩奧國務卿這一層級的會面事前必然做很多先遣的溝通與作業,而蓬佩奧並沒有計畫與金正恩直接會面,可見談的內容不會到最高層次,而如今喊停的既非蓬佩奧,也非金正恩,而是川普。因此,深入理解川普的謀略應該才是事情的重點:

 (一)主動而短時間下決定取消蓬佩奧的訪北韓行程,川普想告訴世人,他才是朝鮮半島的主宰者。而對於金正恩的去核化過程,川普也藉機表達不滿意。

 (二)川普在推特表示「美、中貿易爭端告一段落後,會再讓蓬佩奧赴北韓」,另一層意義也在告訴中國,他對美中貿爭端的處理,耐心有限,給予的時間不會太多。

 (三)南韓總統文在寅與金正恩擬於九月初在平壤第三次會面,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則將於九月九日北韓國慶日期間,訪問平壤。金正恩究竟會變出甚麼把戲,以及習近平會出甚麼招數,川普想再等等,觀望情勢,再出手,來個後發制人。

 南韓智庫「韓國統一研究院」資深研究員洪敏(音譯)說,川普取消蓬佩奧之行恐迫使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重新考慮九月的平壤行,「這將給中國帶來更大的政治負擔,並增加中國不會去北韓的可能性。」但以中國人愛面子的習性看,習近平如果這樣做,會顯示其被動與怯懦。可能性應不高。但川普的靈活與快速的決斷,卻會讓金正恩與習近平感到不安與迷惑。文在寅也不例外。川普再宣示其主宰地位。

 不過話說回來,川普雖然有謀略,也有決斷力,但當民主國家遇上集權國家時,在時間與時機的掌握上,就沒那麼寬裕。同時,我們不能將期待放在川普個人的風格與謀略之上。美國與南韓需共同商議出一套有關朝鮮半島無核化的詳細路線圖,包括北韓無核化的時間表以及獎勵北韓的時間表,以及因應中國存在的事實,這才是穩妥與可行的正辦。
發佈日期: 2018-08-28 08:10:00